• home > SpecialTopic > business > 中欧商业评论-封面 >

    吴晓波:庙堂弱则江湖强|中欧商业评论

    Author:zhoulujun@live.cn Date:

    如果庙堂更有秩序,人都愿意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生长。如果那些支撑庙堂的支柱,如价值观、善恶、司法体系、社会精英的阶层构成等等没有修缮,人们对庙堂失去了信心,就会趋利避害,自

    《中欧商业评论》(以下简称CBR):商业社会出现江湖化的原因是什么?
    吴晓波
    :如果庙堂更有秩序,人都愿意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生长。如果那些支撑庙堂的支柱,如价值观、善恶、司法体系、社会精英的阶层构成等等没有修缮,人们对庙堂失去了信心,就会趋利避害,自然投向另一种形态——江湖。从商业环境看,有秩序、规范、能稳定获益的地方,江湖就会变小。

    CBR:为什么中国商业去江湖化很难?
    吴晓波:
    从公司治理的角度,不管是东方、西方,不应该有截然相反的游戏规则。可是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太快,造成人的贪婪,突破道德、法律的底线。而中国的法律惩戒体系又不够,一些违规者的获利远大于受到的惩罚。就像宗庆后、史玉柱、周鸿祎,现在成为中国商界大亨了。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法律不受尊重,违法成本太低,最终舆论制造出一个个“成功者”。我们现在是“唯成功论”,只要你赚钱就成。同时,中国知识分子太软弱,他们本身对商业文明的理解程度不高,这个短板太明显。就像木桶理论,水位越来越高,财富越积越多,但水更容易溢出去,然后整个环境就被破坏了。如果不能进行很好的反思和处理,水最终都将流走。越野蛮的人,在这个游戏规则中获利越大。

    CBR:怎么看待宗庆后和吴长江等企业家与投资人的纷争矛盾?
    吴晓波
    :从早前宗庆后和达能之争,到现在的雷士事件,本质上都是同一个逻辑。他们在用中国人的方式对抗法律约束效应的契约问题,最终都获胜了。雷士事件比当初的达娃之争更恶劣。在达娃之争时,舆论界与法律界对于很多界定还不是非常清晰。而雷士事件是一个很明确的事情,最终还是通过绑架经销商、内部员工罢工这样的方式来推翻契约。虽然大家对吴长江的做法不以为然,但大多数情况下,最终妥协的还是资本。资本最容易疲软,独立性也最强。一般资本都会选择一个最安全的方式,这就是阎焱的选择。
    当然,如今也有进步的部分。例如陈晓和黄光裕会干上,说明这个国家的舆论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如果在20年前或者10年前,陈晓根本就没机会去鼓动媒体。包括雷士事件也一样,大家会慢慢进步。法律也是一个不断被违背、被突破、被修补的过程。

    CBR:其实江湖文化也有一些闪光点,该怎么看?
    吴晓波:
    江湖文化中好的一面也在发扬,比如NGO组织其实就是一种江湖模型,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干一些没有功利的事,组织内可还有一些契约。在民国,张謇、卢作孚、陈嘉庚、杜月笙,都是代表。他们在小地方开始做起来,那就是江湖实践。今天的中国没有这样的条件,企业家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就变成另外一种NGO了,企业家在一起去做点扶贫帮困的事,以此来实现他们的社会责任。


    转载本站文章《吴晓波:庙堂弱则江湖强|中欧商业评论》,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business/CEIBS-cover/2016_0218_7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