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SpecialTopic > business > 中欧商业评论-封面 >

    生物界告诉我们的竞争|中欧商业评论

    Author:zhoulujun@live.cn Date:

    殊死搏斗并不是生物界的唯一形态,甚至算不上主流模式。不要动不动就被“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弄得精神紧张。

    企业间竞争的激烈程度引起广泛关注。对此,人们众说纷纭。一些人总结道,你死我活的竞争会损害长期利益;也有人认为,竞争或有助于市场找到最佳的资源配置方式,但通常代价高企。从战略上讲,竞争与合作才能促进良性发展。一种非常有趣的类比是,从生态学角度重新审视竞争与合作。
    生态学家将“真正的竞争”定义为:“因彼此都要求获得有限的相同资源而引起个体或种群之间的交互,进而导致竞争者生存、发展和/或繁殖率下降。”商业竞争表现为争夺有限的资源。例如,需求特定产品或服务的消费者,或用于生产的自然资源。一家企业可以通过蓄意摧毁所有竞争者的方式获得更多稀缺资源,但并非“华山一条道”。无论是在生态系统还是在商业社会,都可通过合作的方式获得稀缺资源。
    不管是生物还是企业,抑或是一个行业,竞争方式无非如下两种:
    开发(the scramble, or exploitation) 某一种群或个体掠夺了其他种群或个体的资源,受损害方未直接阻拦。比如牛群吃光了某区域的草,羊被迫迁徙,羊既未示威于牛,也没有打算和牛群战斗。种群间竞争通常就是这样,与其为了一块小饼干大动干戈,还不如寻找另一块大蛋糕。
    争夺(the contest, or interference) 对企图取代自己或争夺资源的种群或个体做出直接回应,典型如领土或统治地位之争。资源很丰富,所以值得斗一斗;同时,在一定范围内,还守得住。此类竞争有多种形式,包括围困、捣乱和明火执仗的战斗。

    有限的物种间竞争

    在稳定的环境下,相对于那些“极端”的个体,“平和”者会繁衍出更多后代。                    

    物种间的竞争通常只会涉及部分资源,如食物和住处,而且这些资源仅占彼此需求的一部分,只有重叠部分才有竞争。生态学家观察发现,完全仰赖同一资源的两个物种,无法在相同时间和同一地点共存。根据竞争排他原则(the principle of competitive exclusion),其中一个物种必将会被挤兑出当地生态系统,或者灭绝。然而,如果两个物种数量能自我节制一些,竞争排他现象根本不会出现。一个物种在其他物种灭绝之前停止增长,这并非不可能,只要一方占据了稍微不同的资源位(resource niche),或者双方都受其寄生母体的控制。差异越大,独立的种群数量控制就越可能,共享资源也能共生的可能性就更大。
    如果两个物种有相同的资源需求,它们会为领土而竞争,将对方排挤出去。一个物种可能向另一个物种进化,最终“真假难辨”,或者完全不同;反之亦然。一般地,低一级物种可能会选择放弃领地,或者转向其他资源。
    在稳定的环境下,相对于那些“极端”的个体,“平和”者会繁衍出更多后代。跑得极快且极具进攻性的物种,留下的后代相对较少。因为如果跑得快,欺负、进攻其他种群会消耗太多能量,留给繁衍后裔的能量就会不足。但是,当环境或稀缺资源发生变化时,最为成功的种群(有最多后代)是那些能够适应环境变化的。然而假以时日,进化仍然会更多选择非进攻性等特质,否则的话,千里马的数量就应该比现在更多,而每个物种的奔跑速度也会越来越快才对。
    自然选择并不总是意味着种群适应力的提升。竞争者“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能导致进化。比如,植物A占动物X、Y、Z草料的30%。若X只食用A,则X的适应力下降了。但是,假如X吃掉了占Y、Z草料更多的植物B,导致A占X食物的40%,而占Y和Z的50%,则X就具有更强的适应力,尽管X的适应力也下降了。
    在许多生态系统,竞争性均衡在不断变化。资源增加或者掠食者减少,会导致某些物种没有动机或时间去发现新的资源位,从而适应力下降,将来可能灭绝或者不得不“离乡背井”。在极地,资源匮乏,气候恶劣,多样性水平和资源位差异化水平都很低,赤道附近的资源则极大丰富。但即使是深海,只要有长期的稳定性,也会呈现出物种多样性。在稳定系统中,种群内的竞争更为激烈。
    商业系统与之类似。例如,“邻近”行业(类似的产品和相同的消费群)中的新进入者提供现有产品的替代品,进而蚕食客户。久而久之,在位者份额下滑,利润缩水,资本则向替代型竞争者转移。双方不得不积极投放大量广告,为市场份额而你争我夺。这种竞争非常昂贵,长此以往,可能陷入“竞争排他”的境地,要么有一家会消失,要么寻求其他资源位。要想赢得战争,最俭省的办法就是让政府出面使这些竞争者离开,但前提是政府有足够的理由支持你。此外,专业化——竞争双方避开资源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在商业中,通常是指产品差异化,区位或者垄断竞争。

    种群内竞争:控制数量

    发现新的资源会导致种群数量暴增,最终加剧种群内的竞争,又导致种群数量下降。

    种群内的竞争通常比种群间的竞争更加激烈,因为同一种群中的个体有着相似的生存需求,必然导致一些个体难以存续。
    大多数动物同种个体间的斗争通过领地化(territoriality)和等级序列(dominance hierarchy)来减少激烈的争斗。有些动物选其一,也有并用者,比如狼群。许多动物在个体尚在襁褓之时就确定了等级序列。在群养的动物中,也许在出生后的一小时内,等级就建立起来了。这种制度减少了进攻性行为,通过对食物的优先享用权,使得至少有一个后代可以生存下去。

    ……

    (本篇全文发表于《中欧商业评论》20135月号。订购热线:021—28905977


    转载本站文章《生物界告诉我们的竞争|中欧商业评论》,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business/CEIBS-cover/2016_0218_7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