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SpecialTopic > business > 中欧商业评论-封面 >

    从拷贝学徒到平行生态|中欧商业评论

    Author:zhoulujun@live.cn Date:

    中国互联网企业,从跟着美国亦步亦趋的拷贝学徒,转变成拥有独立商业体系的平行生态。

          

          世界上有两个互联网,一个在美国,一个在中国。

     
          随着移动互联网逐渐成为这两个人口与经济大国基础设施的一员,其代表前沿科技的色彩正在褪去,公众开始坦然接受且习惯不间断连接网络的生活,如同重演“水电煤”的普及历史。


          海洋国家和大陆国家的基因差异也在这两个互联网强国呈现出来:前者富有冒险和开拓精神,极力主张贸易自由,并对制定游戏规则情有独钟;后者则奉行浓郁的保守理念,强于凝聚力和消化力,有着较高的领土意识。因此,自从计算机革命以来,美国一直都是互联网创新的领导者,从物理规则到底层技术,均由那些胸怀改变世界理想的极客主导,进而再由商业社会进行检验,经历优胜劣汰之后,最终形成通行于全球的标准。


         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互联网带来的消费豁口与产业颠覆,反而比西方国家更加汹涌。这也让中国的互联网很快从一个跟着美国亦步亦趋的拷贝学徒,转变成一个拥有独立商业体系的平行生态。


         厘清这种分道扬镳的事实,有助于我们理解中美互联网在应用层面的巨大差异,及其衍生出来的不同玩法。

     

    在线短租:美式文化与中式解构
    风靡欧美的Airbnb模式在中国遭遇的,远远不是“水土不服”这么简单。

          今年夏天,在线短租平台Airbnb完成1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估值达到255亿美元,超过经营历史近百年的万豪集团。与管理着逾4000家酒店的后者相比,提供住宿服务的Airbnb并不实际“拥有”任何屋宅资产。


        成立时间比Uber还早2年的Airbnb,是共享经济的一杆旗帜。颇为黑色幽默的是,私有产权是资本主义的制度基础,然而,出于物质过剩和优化效能等经济考量,“使用而不占有”成为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正在流行的新兴概念,而互联网的信息匹配能力,则成为实现这一切想象的必备工具。


        Airbnb说服那些有着多余房间——哪怕只是客厅里的空余沙发——的个人,将这些过剩的空间挂牌出租,让短期租客能够以低于经济酒店的价格获得容身之处。


        值得一提的是,Airbnb之所以风靡欧美,与西方近十年的“沙发客文化”密不可分,早有非营利性网站Couchsurfing专为全球游客撮合各地的寄宿家庭。只是,相较Couchsurfing的温吞,Airbnb的运营清晰明确,同时在商业化和驱动增长方面也表现出了更强的决心。


       作为旅游业发达的大国,中国在短租市场存在天然的市场空白,但是,由于过高的信任成本和传统文化,中国用户很难跨越心理门槛,让陌生人住进自己家里。根据赶集网旗下蚂蚁短租前CEO翟光龙的介绍,中国短租市场的主体是一群“二房东”,他们在与真正的房东签订长租合同之后,再将房源转手介入短租生意。另外,很多中国在线短租平台在创建初期始终无法解决房源问题,因此不得不投入资本,以租户身份拿到自有房源,再以极其优惠的价格进行市场推广和教育用户。很多职业房东,也因担忧短租模式对于房屋的损坏或是盗窃等隐患,而更加青睐虽然经济收益看上去不及短租、却足够省事的年签租户。


        毫无疑问,这和Airbnb提倡的“Renting from real people(从有血有肉的人那里租房)”背道而驰,也与共享经济的核心,即“大规模的业余化”南辕北辙。


       小猪短租的创始人陈驰反对简单地用“水土不服”来解释Airbnb模式在中国市场上的受阻,他认为是“环境影响了人的行为,而不是人的行为影响了环境”。小猪短租一方面效仿Airbnb,雇佣摄影师去为优质的个人房源拍照取景、同时起到核实和认证作用;另一方面,则用“房客点评”和“房东日记”作为打消潜在用户顾虑的情感媒介,为交易行为增添心理溢价。


         小猪短租房管部负责人王华曾向媒体承认,在线短租的用户体验涉及变量很多,尤其与酒店的标准化管理系统相比,如何保证用户的主观感受是一大挑战。因此,尽管一再宣称完整继承Airbnb的轻运营模式,但是小猪短租仍然开始在线下投入资源,包括贴钱帮助房东装修房间、计划帮助房东安装智能门锁及远程可视猫眼等设备,为供需双方打消不安定因素。


        君联资本是小猪短租的投资方之一,在敲定投资意向前,时任君联资本总经理的刘二海并没有问及客单价、回头率和转化率等经营数据,他更关心交易环节里的安全问题,以及未来如何面对监管等趋势问题。这个细节,足以说明Airbnb和它代表的共享经济在中国仍然任重道远,所有人都不会否认激活一个存量巨大的闲置市场将会产生超乎想象的商业价值,只是放在一个敏感而又难以预估的国情底下,其中的风险恐怕要远高于美国市场。

    外卖送餐:汝之砒霜,吾之蜜糖
    对于中国的O2O创业者来说,“苦脏累活”谁干得多,谁就筑起了更高的壁垒。

         拉近信息对称是互联网的重要功能,美国的Yelp——它在中国的对标是大众点评网——就是一个典型的产品:用户评价餐馆,网站聚合数据,最终影响更多用户的选择决策。


       GrubHub比Yelp多走了一步,它于2004年由芝加哥的两名程序员创立,在这个以高等教育中心闻名的繁华城市,GrubHub除了提供基于地理位置的餐馆选项列表之外,还连接了各家餐馆的外卖系统,用户可以一键下单,等着送餐上门。
     

    ……

    (本篇全文发表于《中欧商业评论》2015年8月号。订购热线:021—28905977


    转载本站文章《从拷贝学徒到平行生态|中欧商业评论》,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business/CEIBS-cover/2016_0218_7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