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SpecialTopic > business > 中欧商业评论-封面 >

    “熔炉时刻”|中欧商业评论

    Author:zhoulujun@live.cn Date:

    每个人都有一生中意义重大的“熔炉”。“熔炉时刻”是人生升华和重新出发的发令枪,它爆发出来的力量你无法预期,关键是你能否得到“顿悟”。如此观之,对中国草根老板而言,如今的骑

    “熔炉时刻”
    —草根老板“涅”榜样

    每个人都有一生中意义重大的“熔炉”。“熔炉时刻”是人生升华和重新出发的发令枪,它爆发出来的力量你无法预期,关键是你能否得到“顿悟”。如此观之,对中国草根老板而言,如今的骑虎难下焉知非福。

    整理·潘东燕  潘芸


    36岁那年,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在聚光灯前作采访并发现自己不是唯一有那样经历的人(因在童年时被人强奸,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坏女孩)。从那一刻起,她想要帮助他人,赋权别人来为自己的生活承担责任。奥普拉·温弗瑞的转变被哈佛商学院教授比尔·乔治(Bill George)称为是“熔炉”后的“顿悟”。他认为,“许多人经历一个‘熔炉’后,会发现自己人生的故事,那是生命中起到决定作用的一个艰难时刻。”

    在经济和社会转型期,中国老板群体集体面临事业和心灵双双“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正如《泰坦尼克号》中老年露丝(Rose)在描述她的劫后余生时所说的:“小船上的700多人就在大海上等着,等着死,等着活,等着做忏悔,遥遥无期。” 泰坦尼克号最终沉没,中国老板又将何去何从?

    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认为,一个战争的幸存者比任何一本管理书籍更能教会一家公司走向卓越。为帮助中国老板们找到某些可能的“涅路径”,我们选取了五位已经从老板蜕变为企业家的优秀代表—鲁冠球、曹德旺、蒋锡培、李书福、何享健,试图为老板们解读一二。选择他们出于以下几方面考虑:区域分布上,他们覆盖了老板群体最多的闽浙苏粤地区;学历和家庭背景方面,他们都是农民出身,学历普遍较低,成长全靠自己奋斗;从创业动机来看,他们和大多数草根老板一样从为“讨一口饭吃”开始逐渐进化;在企业规模和个人成就上,他们无疑都是当下中国民营企业家中最优秀的代表(见表1)。

    正如比尔·乔治所言,每个人都有一生中意义重大的“熔炉”。一个人从中提炼出意义,获得对自己的重新定义。“熔炉时刻”是人生升华和重新出发的发令枪,它爆发出来的力量你无法预期,关键是你能否得到“顿悟”。

    如此观之,对中国草根老板而言,如今的骑虎难下焉知非福。


    蒋锡培:

    梦想的“N+1”次转移

    “没有什么能阻止时间的前进,一个男人最应该有的品质就是拿得起放得下。” 蒋锡培这句话是他过往人生的写照。

    1981年高考落榜后,蒋锡培成为大学教授的梦想破碎了。他南下浙江学习修钟表,设定了新的人生目标:赚到5万元,买一辆豪华客车跑客运。“但这个梦想很快就实现了,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可以做更大的事。”蒋锡培没有去开客运公司,而是以对钟表仪器的了解为基础开了一家仪器厂,这是他人生目标的第三次转移。两年后,工厂亏损50多万,蒋锡培背负30多万债务。那是1987年,他最困难的时光。此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蒋锡培回乡办起了电缆厂,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这是蒋锡培人生梦想的第四次转移,他说:“人就是这样,实现了一个梦想,就会有另一个梦想,永不满足,不断追求是人的本性和动力。”

    “企业家要有眼光、有胆力,最重要的是不停止脚步。”要不停止脚步,就必须要有信仰。蒋锡培说:“人没有信仰是很难过的一件事,我的信仰就是中国一天比一天好。我最大的兴趣就是工作,比如某个项目解决了很多人没有解决的问题,我就特别高兴。天冷时,有些人会放弃那些本该要做的事,其实这正是考验一个人毅力的时候。”为此,就必须要学习,“每年三个月的学习时间是要保证的”。通过自学,蒋锡培先后获得本科和工商管理硕士学历。

    著名心理学家弗兰克·卡德勒(Frank Cardelle)说过,“生活中最伟大的行为之一是给予,最大的收获则是经由给予得到的回报。”蒋锡培说:“有钱只为自己谋幸福,幸福就会变得狭小。”远东集团先后招聘数千名残疾员工,目前在职残疾员工就有1000多人。2007年5月17日,远东集团成立远东慈善基金,专业为残疾人士提供帮助。这是蒋锡培的第五次转身。远东集团的“远东诤言”真正袒露了蒋锡培的内心世界:我是一名远东人,我充满自信,我将战胜恐惧,征服忧虑,抛弃借口,我拥有无限的能量,我拥有明确的目标,我不再害怕挫折和失败,今天的我必然超过昨日的我????蒋锡培说:“也不知道要否定自己多少次,每一次都像是羽化,都像是大决战,最终又都不是。”


    曹德旺:

    无中生有有还无

    说起自己的过去,曹德旺会哭。他自幼家贫,14 岁辍学。放过牛,卖过烟丝,当过厨师,贩过水果,修过自行车,当过像乞丐一样被人看不起的业务员,在一些人的白眼下艰难谋生。经年累月一日两餐食不果腹。让曹德旺印象深刻的一次是,他搬了两捆稻草围了个棚子, 用包装纸写了个“高山修理所”的牌子,帮在工地上干活的人修板车。“我28 天没刷牙没睡觉没洗澡没理发没吃饭,最后压根不像一个人, 黑得像木炭一样。那段日子太苦了,妈妈每天叫醒我之前,都先坐在床头流泪。”但后来他却说,“我之所以能赢,要感谢我是从零开始的。”

    对于富豪与企业家的区别,曹德旺认为,“富豪是有钱就毫不保留地追寻享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他要开最豪华也是运转成本最高的汽车,要吃最名贵也最徒有虚名的菜,要喝最顶级也最华而不实的洋酒,穿最叫得响又最无实用价值的名牌服装。总之,享受是富豪们生存的目的。企业家考虑的是如何把企业做大做强,让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对个人生活享受看得很淡。”

    曹德旺是一位佛教徒,他不止一次表示,“把财富用于最需要帮助的人是企业家最好的选择。佛说,修行分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布施是第一位的,布施又分为—财布施、法布施和无畏布施三类,财布施又是最低的一层。我今天拥有的财富,不是因为我伟大,而在于我背后有无数普通人默默无闻的努力和贡献。我不认为赚钱就是最大的成就和乐趣,关键是我们向社会所做的贡献。人活一世,就是要给他人带来幸福。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人要有良心,企业家要有人格。在家里,为人子要尽人子之责,为人夫必须尽人夫之责,为人父要尽人父之责,在社会上,要尽公民之责。”

    《金刚经》中有这么一段:阿难随侍如来佛,在如来佛要圆寂时,阿难问如来佛,师傅死后,应以谁为师?如来佛答曰:要以戒律为师。人们都在费尽心机追求不平凡。殊不知,真正的不凡不过是:醒觉自己的方位,做个本分人,做好本分事。


    何享健:

    “第五级”领导者

    如今的何享健已年过花甲。他小学辍学, 干过农活, 当过学徒、工人、出纳。1968 年,何享健带领23 位北滘人集资5000 元,创办了生产塑料瓶盖的“北街办塑料生产组”;2009 年,何享健功成身退,将美的电器完全交给职业经理人团队。“美的是上市公司, 不是我个人的。”美的集团决策层没有一个何享健的亲属。何享健的太太作为当年的创业者之一,1993年被劝退时还只是一个仓库管理员。

    何享健不爱抛头露面, 沉默寡言, 性格内向甚至有些羞涩。曾因讲不好普通话而从电视台“临阵脱逃”。“不背包袱、不扛大旗、不要冒进”、“宁可走慢一两步,不能走错半步”、“不冲动、不标榜、不要虚名”、“少说、多做、悄悄干”,这些都是何享健管理企业的座右铭。何享健就是吉姆· 柯林斯所定义的第五级领导者:谦逊而坚定,腼腆但无畏。吉姆· 柯林斯认为,第五级领导者最看重的是公司的兴衰而不是个人的荣辱,他们会选择极其优秀的继任者,希望公司在下一代人手里更加辉煌。

    何享健说,“我的工作动力来自几个方面。首先,几十年来都是我带着美的,我对它很有感情,企业不断变好是我的精神支柱;其次,说大了也为了中国民族工业的壮大,我很自豪的是美国、日本的合作伙伴都非常尊重我们;第三,我希望企业越做越好,能促进社会进步,最重要的是为员工的发展创造更多更好的平台。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不会固步自封,必须不断地充实自己、更新观念才能完成自我超越。我的人生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将企业做大做强,这里有我毕生的心血和汗水,我很珍惜它。”何享健认为,企业要持续稳健经营,靠老板、靠感情、靠物质激励都不可能长远。长期以来,美的非常重视公司治理、企业管控、三权分立和集权、分权体系,做到“集权有道,分权有序, 授权有章, 用权有度”,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职业化管理的基本模式,在经营实践中培养了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团队。

    如今,何享健被称为“中国家电行业最潇洒的老板”。他没有手机,一下班就回家, 一刻也不在办公室多留。他每天6点起床快走,每周都会带着球杆到高尔夫球场好几次,晚上仍要在泳池里短短地游几个来回。


    鲁冠球:

    革命不息,奋斗不止

    作为中国民营企业家中的常青树,鲁冠球用四个字总结中国民营乡镇企业的发展。从“穷”字里逼出来,从“田”字里跳出来,从“卡”字里冲出来,从“干”字里站起来。

    鲁冠球说:“人一旦看透了就两种结果—一是消极地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所谓天也空,地也空,人生茫茫在其中;金也空,银也空,死后可曾在手中;官也空,职也空,无数冤孽恨无穷,翻身不觉五更钟。另一种选择就是干,从自己做起,从实事做起????我在办企业过程中,遇到过各种挫折,有些足以让我的事业半途夭折。但我都挺过来了,靠什么战胜自己?靠对贫困生活的不满,靠不但要自己富,也要周围人富的精神支柱。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前功尽弃。事业是无止境的。列宁说得好,革命者的休息地是墓地,革命不息,奋斗不止。作为企业领导者,也要这样。”

    鲁冠球认为,做企业注定是要创造、奉献和牺牲的。“企业家精神就两个字,一个是韧,一个是闯。企业发展要靠四万精神—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交万人友,创万年业。对于管理,要做到思想上要放心,工作上要放权,经济上要放利。让员工想主人事,干主人活,尽主人责,享主人乐。我们做企业要赚很多的钱,但千万注意不要做钱的俘虏,物质大厦需要精神的有机榫入,一失足成千古恨,要自尊、自爱、自勉。”


    李书福:

    该受的苦我来受,该走的路我清楚

    高中毕业后,19岁的李书福就开始做小生意。从废品中提炼金银开始到开照相馆,从做电冰箱到做高端建材市场,从房地产到摩托车,最后成就于汽车行业。27岁时,他赚到了100万,他思考怎么用这笔钱去做更大的事业;当从生产镁铝曲面板中赚到几个亿时,他立刻着手向摩托车行业进军;当财富积累得更多时,他又向汽车行业发起进攻。李书福感性地把这一过程形容为:“一股力量在风中回荡。”

    拥有巨额财富的李书福住的是十多年前的旧房子,吃的是职工食堂,开的是吉利汽车,穿吉利皮鞋和吉利工作服,他的西装价格不超过300 元。员工说:“李书福对物质享受几乎没有要求。”在职工食堂,李书福要求职工做到碗光、桌光、地光,残渣入盘成堆,“三光一堆”成为吉利的企业精神。李书福自嘲地把“苦行僧”般的生活方式比喻成“傻瓜”,这不是自我贬低,而是一种为了目标的忘我执著。

    在美国电影《当幸福来敲门》中,加德纳对儿子克里斯托弗说:“如果你有梦想,你就得保护它,人们自己做不到,就想要让你相信你也做不到。”李书福曾说:“我们的产品没有尊严,售价总是比别人便宜,总被别人看低一眼,这个局面我接受不了,我们要让中国汽车走遍全世界。”一位记者写道:“一直以来,李书福都有一种非凡的本事:令看客们很想看到他的失败。在正经功利的商界,他活得就像个笑话,然而总是他笑到最后。对于苦孩子李书福来说,搞汽车就像一场战役,而他就是斯巴达将军,不是凯旋就是阵亡。吉利一位高管透露,在一个私下场合,李书福对他说,‘我要你知道一件事,一旦我开始收购沃尔沃,唯一能阻止我的办法就是杀了我’,这位高管说,‘看着他的眼睛,你就知道他是认真的。’”

    李书福说:“我感到幸福,不是因为有钱,而是因为我的理想正在一点点变成现实。”他不喜欢去歌舞厅,但他的车上、卧室可以随处找到他作词的歌曲。歌手陈琳演唱的《我清楚》真正抒发了他的心声。“????不低头不认输,擦干泪坚持住;该受的苦我来受,该走的路我清楚。”李书福又在《力量》中写道:“坎坷的道路承载着我们的理想坚实地伸向远方,因为活着是为了更好地死去。”

    ******

    从蒋锡培到曹德旺,从何享健到鲁冠球,再到李书福,中国老板群体羽化成蝶的“道”究竟是什么?

    对于过去,著名摇滚歌手崔健说得好,“我所有的知识都来自犯错误,谁要是剥夺我犯错误的权利,谁就是我的敌人。”对于未来,海明威说得好,“人生不是为了被打败的,人能毁灭,但就是不能被打败。”如果还没有梦想,去找到它;如果有梦想,就捍卫它。

    李书福把企业比作是自己的情人,而被称为“20世纪第一情人”的玛丽莲·梦露则说,“如果你不能应付我最差的一面,那你也不值得拥有我最好的一面。” 谨以此言与中国老板们共勉。


    转载本站文章《“熔炉时刻”|中欧商业评论》,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business/CEIBS-cover/2016_0218_7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