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SpecialTopic > business > 中欧商业评论-封面 >

    “心”长征,在路上|中欧商业评论

    Author:zhoulujun@live.cn Date:

    童年印记导致一代人在自信问题上的集体失语,是当下中国的现实之一。如何塑造企业人的“安全感”和“被尊重”?请看心理学家与企业高管的各自支招。

    人心的躁动

            内心贫穷来自不安全感,造成不少人敛财再多,心理上仍是穷人,而专制则成为另一个带来不安全感的因素。


            《中欧商业评论》(以下简称CBR):由于时代背景的变化,越来越多人的心理问题成为了管理者的隐患。如何评价当下的“人心”变化给管理环境和组织领导力带来的挑战?

            孙时进:如果说原始森林时代的领导力,崇尚的是年轻力壮、行动敏捷的能力,因为不是这样你可能会被野兽们吃掉。而在如今,个人的力量和速度已不是致胜关键,相应的人际沟通和情商就会变得很重要。而且,随着科学技术和社会的进步,女性与男性越来越平等,比如一般说来女性的的空间定位能力不如男性,但如今一个GPS就可以解决问题了。未来的管理构建势必也越来越依靠于情感沟通。就像过去麦当劳这样的全球连锁餐厅,在一定意义上把很多厨师个体给取代了,它的一系列管理变化看起来不需要“人”,但是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以及商业环境的进一步发展,企业对于“人”的管理需求又会涌现出来。

            比如,从精神层面来看,现在说“土豪”的那些段子,实际上反映了社会的进步。这些人,摆脱了原始的生计问题,开始寻找金钱以外的精神家园,我把这种趋势定义为中国“第三次长征”的开始。

            CBR:在你接触过的很多企业家中,你觉得他们心里的不安全感最大的诱因来自何处?

            孙时进:从心理学的角度,不安全感不只来源于现实,更来源于一个人的过去和历史。大多数情况下,人的童年经历和创伤是其不安全感的一个重要来源。为什么所谓的“贪官”或“奸商”又好钱、又好色、又好权?网上有一种说法,问“到底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实际上是坏人变老了(笑)。贫穷、专制、封建愚昧时代长大的人,童年时期形成的心理创伤阴影是挥之不去的。这种不安全感,使得他们挣再多钱,心理上仍是穷人。所以,这样的人都想拼命赚钱,他们对钱的需求是非理性的。就像刘志军,给他1亿都不够,拼命地敛财却又舍不得花钱。

            相比之下,在物质富裕、个人受到尊重、开放包容的家庭和社会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他们就比较有安全感。他们对钱和名就比较淡漠,所以,我们现在社会存在的问题固然和当今的许多问题有关,但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还和过去有关,一个人会把他童年的问题带进现在。“内心贫穷”不是随着有钱就能解决的。


            章琦:观察一些已经有所成功的企业家,发现他们多少表现出某种“不安全感”。他们尽管有了钱,但行为举止似乎有些焦躁,总想要掌控什么,难见他们的淡定。反过来,为了求得心安,他们会去参加一些所谓的修炼。于是呈现出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土豪开始念经书了。

           一方面,修炼是希望能够内心平静,降低某些欲望,甚至是要去掉欲望。但另一方面,他们又有很强烈的索取诉求,本能地去追逐效益,这种内外的反差和冲突会使得他们更加纠结。作为企业的管理者,我能够感受到他们的那种痛苦:面向佛时说要放下,一旦转身又要拿起,只有心理能力强大、获得佛学真谛的人,才能做到内外的平衡,否则那种纠结和痛苦都会外化到其管理风格中。


          CBR:这种“不安全感”在当今成功的企业家人群心理中,所占比例有多大?仍是主流吗?

          孙时进:这跟年龄有关,跟童年经历有关。早期的企业家人群中这种心理比较典型,但总体看80、90后的孩子,他们生活在相对富裕和宽容开放的时代,有比较强的安全感。他们对名利的需求就不是那么疯狂,他们可能有时就不理解为什么年纪大的人对钱有如此疯狂的追求。此外,专制则成为另一个带来不安全感的因素,如果一个很聪明的孩子从来没有得到过尊重,都是父母说了算,或者老师说了算,任何反抗都于事无补,那就会导致很多人长大后拼命地索要被尊重、要出名。实际上人对尊严的追求,是人的本能,所以很多人争权夺利,从心理学角度看都和弥补小时候缺失的尊重有关。很多心理上的压抑,包括婚姻出轨、学历造假、人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都会因为早期的尊严和安全感的缺失而反弹。从这点来说,百年树人,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是有道理的。30多年的时间实在还太短,在给中国点时间吧。


            章琦:企业家人群还有一种普遍的心态,就是起步期为了追求成功,被丛林法则所逼迫,为求生存,时时要低三下四,整个过程难免有一种被羞辱的心理伤害。如今有了订单,赚到钱了,就会转变心态,此时,寻求被尊重就会成为企业家人群新的心理需求。这其中,有些人转型得不错,能平静地看待运作中的企业,另有一些人仍处于焦虑状态之中——后者当业绩非常好的时候欲望就会膨胀,但一旦遭遇新挫折,又很难用一种平和、平静的心态来面对和接受,这也是企业家人群心理问题集中显现的原因之一。


            孙时进:中国人眼下出现的心理问题,并不是随着时间的过去不加处理它就会过去的问题,每个人都会带着历史走向未来,过去是甩不掉的。就像很多人小时候没有安全感,童年就觉得周围的人不可信,每个人都像刺猬一样,试问长大了怎么能够信任员工和业务伙伴?

            所以,中国现在是最艰难的时候,是要从管理、教育等各种方面去考虑时代安全感的问题,要让人对自己过去、历史、对社会有一个觉悟:第一,不要害怕;第二,让大家学会自我觉察,“正心诚意”、“修身齐家”都是可以用于个人成长和社会和谐的,基于这一系列做到内省;第三,知易行难,要做到知行合一,是需要一系列的自觉和个人修炼的。在我看来,终极的道德跟终极的心理健康应该是一致的,就像一些贪官,讲反腐比谁都深刻,但腐败起来比谁都厉害,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它就是一种心理疾病。

    ……

    (本篇全文发表于《中欧商业评论》2014年2月号。订购热线:021—28905977


    转载本站文章《“心”长征,在路上|中欧商业评论》,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business/CEIBS-cover/2016_0218_7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