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SpecialTopic > business > 中欧商业评论-人文 >

    党派、帮会与生意人:虞洽卿在上海|中欧商业评论

    Author:zhoulujun@live.cn Date:

    在20世纪前半叶,上海商人既是革命活动或政治投机的资金提供者,又是各种政治力量得势后的经济受益者。无论情愿抑或被迫,多数上海商人被各种政治力量所绑架。虞洽卿就是这样一个上海

     

    党派、帮会与生意人:虞洽卿在上海


    在20世纪前半叶,上海商人既是革命活动或政治投机的资金提供者,又是各种政治力量得势后的经济受益者。无论情愿抑或被迫,多数上海商人被各种政治力量所绑架。虞洽卿就是这样一个上海商人。

    1936年10月1日,上海的西藏中路锣鼓喧天,人潮涌动。这里正在举行马路命名仪式。西藏中路北通苏州河,南接法租界,中间联结南京路和静安寺路,可谓上海的通衢大道。上海开埠后,素有“无宁不成市”之称,宁波商帮会所“宁波旅沪同乡会”即坐落此路。上海这条显赫的马路,却为了一个来自宁波的生意人而更名,从那天起,它叫“虞洽卿路”。


    上海滩上“阿德哥”

    虞洽卿,字和德,1867年生于宁波镇海,时人尊称“阿德哥”。宁波靠海,山多人少,宁波人自古就有外出经商之传统。1881年,虞洽卿15岁,来到上海望平街,在瑞康颜料行当学徒。坊间传言,虞洽卿初来上海时恰逢雨天,因担心打湿布鞋,赤脚步行至颜料行,老板惊呼为“赤脚财神”。1902年,虞洽卿成为华俄道胜银行买办,次年转任荷兰银行买办。在旧上海,买办分为三类:银行买办、洋行买办与一般买办,其中外商银行买办地位和收入均最高,每年收入约在2万两到5万两之间。

    虞洽卿不只埋首于经济事业,他广泛结交社会名流、权贵人士,甚至与上海帮会的关系也维系得甚好。上海帮会势力强大,著名的实业家经常遭敲诈、勒索甚至绑架,但虞洽卿与帮会关系非同寻常。虞洽卿曾营救过黄金荣,并且经常和杜月笙共进晚餐,经济紧张时,虞洽卿还多次向杜氏开办的中汇银行借钱。

    虞洽卿和宁波商帮的头面人物如朱葆三、严筱舫也关系密切,与宁波籍的旅日实业巨子吴锦堂更是姻亲关系。所以,自朱葆三等人之后,虞洽卿一直被视为宁波商帮之领袖。

    尊贵的职业地位、精明灵活的头脑、四处逢缘的人际关系,使得虞洽卿这个来自宁波的生意人,在这个交织着各种政治力量的都市,在那个革命民族主义涌动的年代,纵横捭阖,左右逢源。


    三北航业与四明银行

    1913年,虞洽卿敏锐地觉察到航运业大有可为,遂创办三北轮埠公司。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大部分外商轮船回国,货多船少,运价大涨,三北航运集团获得空前的发展。战后,进出中国各口岸的外国轮船大幅度增加,虞洽卿咬牙苦苦支撑,他在政治上的远见极大地帮助了三北航运渡过难关。1919年12月,段祺瑞政府财政部按照规定借给三北航运集团的鸿安、三北银圆30万元,弥补了资金的不足。

    与蒋介石的亲密关系,更让虞洽卿获益颇厚。虞蒋二人不仅有同乡之谊,在蒋介石发家之前,虞三次施恩于蒋,奠定了两人以后发展的基础。北伐战争中,国民军曾多次征用三北航运的船只,蒋介石支付350万航业公债抵偿,由财政部担保发行,三北航运所享受的优惠政策比轮船招商局还要多,令人瞠目结舌。

    旅居上海的宁波籍工商业者面临发展实业的资金问题,虞洽卿联合陈薰、周金箴、李威如等人于1908年创办了四明商业储蓄银行,行址设在宁波路江西路口。虞洽卿是四明银行的首创者和投资者,并同四明银行总经理孙衡甫保持较好的私人关系。孙衡甫大量贷款给他,而虞洽卿也投桃报李,将孙衡甫的亲信安插到三北航运集团。有一次,四明银行发生挤兑风潮,孙衡甫无法应付,只得与虞洽卿暗地商量,由虞洽卿亲自押运几箱银圆到行,应付兑现,另以石子装运百余箱尾随其后,以示现金充裕,终于度过难关。从此,四明银行是虞洽卿发展实业稳定而可靠的资金来源。“三北航运集团大多数船只的买进,都是向四明银行做抵押款后,才使他的航运业得以日益发展壮大。”

    虞洽卿还联合荣宗敬、张寿镛等社会各界名流于1920年10月创办了劝业银行,在政府的支持下,享有钞票发行权,经营国库券,兼办商业、储蓄、信托。该行股本商股占60%,官股占40%,暂定资本为500万元。同时,在上海和北京设立分行,虞洽卿任总行协董并任上海分行的实际负责人。虞洽卿又为三北航运集团开辟了一个可靠的资金来源。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截至1936年12月,三北航运集团共向四明银行结欠本息金额总计4623742元。当时四明银行有3000万放款不能收回,三北集团占15%以上。1936年6月开始,直到1941年春虞洽卿离沪之时,虞洽卿在四明银行的地位下降,最后被要求限期还债。

    1936年10月,在孔祥熙的支持下,其亲信李嘉隆着手整理四明银行的账目。据称,四明银行亏损2469万元。财政部注入366万多元公债作为“官股”,而将原有商股按15%处理,虞洽卿原来在银行的股本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李嘉隆担任四明银行总经理后,要求虞洽卿“迅收三北、鸿安其他产业,全部交与本行存底”。甚至一度传出国民政府财政部要以“债权人”的身份处置三北航运集团的资产。古稀之年的虞洽卿,上海滩的赤脚财神,人人敬重的“阿德哥”,成为国民政府一只待宰的羔羊。幸好,依靠着与蒋介石亲密的私人关系,加上后来抗日战争的爆发,虞洽卿的三北航运公司才幸免于难。

    在20世纪前半叶,无论对于民族主义的革命者,政坛上的投机客,还是上海社会的黑道大亨来说,上海商人都是举足轻重的力量:他们既是革命活动或政治投机的资金提供者,又是各种政治力量得势后的经济支持者,无论情愿抑或被迫,多数上海商人被各种政治力量所绑架。而从这些商人的角度来说,为了生意利益而周旋于各种力量之间,在各派力量之间进行赌博式的投资,实是迫不得已之举。在这点上,虞洽卿是上海商人的代表之一。

     


    转载本站文章《党派、帮会与生意人:虞洽卿在上海|中欧商业评论》,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business/CEIBS-cultural/7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