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res > money > 中欧商业评论-人文 > > 正文

信什么,得幸福?|中欧商业评论

发布人:zhoulujun@live.cn    点击:

这个时代的愚昧,一半来自庸俗心理学,一半来自民间智慧。大多数人躲得过邪教,却躲不过伪科学。

英国莱斯特大学的心理学家艾德里安·怀特(Adrian White)援引《幸福星球指数》(The Happy Planet Index)的数据,把世界各国人民的幸福感以色彩标记,画了一幅“幸福感世界地图”(图1)。颜色越深,主观幸福感(SWB,subjective well-being)越强。由是观之,我们中国人的主观幸福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人均GDP不足,空气、水和食物有“毒”,老人跌倒没人敢扶……凡此种种,何以幸福?靠的是“信念”这种获取控制感的方式。问题是,信什么?

让自己接受自己

过度文饰是最不上进的一种人生观,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神经官能症”。

心理学家把人类控制环境的行为分成两类:初级控制(Primary Control)和次级控制(Secondary Control)。前者改变环境以适应自我,或改天换地,或“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走为上计”;后者则改变自我(对现实的看法、价值观等)以适应环境。

被维基百科列为伪科学的心理分析理论(其他在列的心理学理论还有催眠术、测谎仪、NLP等等)认为,每当我们感觉世界亏待了自己而又无力改变世界时,我们的自我就受到威胁,于是开始怀疑:我有价值吗?有能力吗?有错吗?为了让自己接受自己,我们就动用自我防卫机制。美国精神病学专家乔治·瓦利恩特(George Vaillant)把自我防卫机制分成四个档次:病态级、幼稚级、神经症级、成熟级(表1)。

我们可能采用病态的自我防卫机制,例如,扭曲现实,在加入公司时把公司和老板理想化、天使化,在愤然离开公司时则将其魔鬼化;也可能采取虽不病态但幼稚的心理防卫机制,例如投射——无意识中不能接受自己觊觎一个机会,于是坚信别人在觊觎这个机会,这是青少年常有的心态。

面对失落的传统,有人言必称西方,这属于理想化,是另一种幼稚级的自我防卫机制。其实“天下同此凉热”,美国人也有东方图腾。经济不景气时期的美国人曾言必称日本,殊不知日本的经济也是难兄难弟。家庭关系不和睦的美国人曾言必称中国,殊不知中国人的家庭矛盾连清官都难断。当然,我们也可以采取“神经症级”(因其过多使用容易导致神经官能症)的防卫机制,例如,吃不到的葡萄一定是酸的,到手的柠檬反而觉得挺甜的。此即心理学所称“文饰”(或“合理化”)(rationalization),这样的自我安慰确实奏效,否则哪还有穷人的活路?!过度文饰是最不上进的一种人生观,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神经官能症”。

当然,心理健康的人会更多地采用成熟的自我防卫机制,例如,难言之隐,幽默了之。幽默的两个条件,一是逻辑意外,一是提升自尊的快感。拿大人物开涮的政治笑话,快感来自打击权威而提升自我;拿其他民族开涮的种族笑话,快感来自打击圈外人(outgroup)而产生的安全感和优越感;下流的色情笑话,快感来自粉碎禁忌的瞬间精神解放;拿残疾人开涮的歧视性笑话,快感来自对比弱势群体(即老弱病残)而带来的虚幻优越感。

科学是另一种迷信?

科技不能拯救我们,科技甚至不过是另一种迷信。

英国科学委员会(The Science Council)花了一年时间给科学下了一个定义:科学是基于证据、通过系统方法理解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过程。系统方法无非是客观观察、量化、实验、统计分析、归纳。在科学学者圈内,研究过程和结果必须可复制(replicability),研究报告在发表之前必须经过同行评议(peer review)。

……

 (本篇全文发表于《中欧商业评论》2014年1月号。订购热线:021—28905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