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OMD > Marketing > > 正文

“忽悠”的时代以及过去,请脚踏实地来些干货

发布人:zhoulujun@live.cn    点击:

忽悠改变不了世界,锤子手机是最好的注脚——忽悠经济:小米落地,锤子悬空

一位在科技圈浸淫多年的哥们儿告诉我说,“我一直以为那谁谁在深圳科技圈儿是最能侃的,去了北京我发现,把那谁谁丢过去,一定会被淹没”
没错,你会发现在媒体经济繁荣的北京,行业大会、线下沙龙、训练营黑马营创业赛以及各种培训活动层出不穷。去北京总有跑不完的会、参不完的展,如果啥都没,还可以去专供你“海聊”的场所:一堆主题咖啡厅。
 
更能说明北京是“忽悠”圣地的是,那边确实产生了不少大师级人物:雷军、黄太吉、马佳佳、老罗、周鸿祎,他们为科技界输出了大量的思想:互联网思维、风口和猪、微创新、颠覆式创新,还有情怀。
 
 


“忽悠”并不是一个贬义词,一方面成王败寇的互联网文化将成功者的话奉为金玉良言,并有专业人士为其操刀理论化,媒体为博眼球又乐于帮助其输出;另一方面,一些人已将“忽悠”当作一种经济,通过信息的收集、分拣、演化等方式来折腾一些所谓的思想、理论、哲学,在输送的过程中获得匹配的利益。

周鸿祎发布奇酷手机 雷军 周陆军

在注意力稀缺的时代,谁说得对已经不再重要。谁的声音够大、谁的声音更特别,谁就有机会出位。忽悠经济大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听上去放之四海而皆准,但实践时又发现好像还是不清楚——比如互联网思维、微创新。存在即合理,罗永浩的粉丝与日俱增竟然还有不少脑残粉,锤子ROM和手机更是让罗永浩从忽悠大师落地到认真的工匠。

 

罗永浩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忽悠经济的受益者。



先要明白罗永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很多不了解罗老师的人会认为他是一个大忽悠,不,他绝对不是,他只是把自己忽悠了而已。但是这个更糟,也是所有问题的根源。

 
我们要认识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看他做成过什么事。老罗在新东方的平台上是巨大的成功,可是那是网络知名度的成功,他的讲课,在新东方从来也不是最好的,但网络上的影响力给他造成了错觉,把自己给忽悠了。他离开新东方后,做成过任何一件事吗?罗老师有理想、为人真诚、还有,嗯,有情怀。可是,新东方以外,他做成过任何一件事吗?他不多的真正的朋友,应该都会为他因为网络知名度而自我蒙蔽,一 再浪费自己和他人的资源和机会感到遗憾和惋惜。
 
被自己忽悠后,他好大喜功、脾气大、易放弃,有意无意地忽略投资人、员工以及其它相关方 的利益。他出来做牛博网,私下他说过要把牛博网做成中国的纽约时报,可是后来,连个域名都因为自己的遗忘而没能保住。接着做培训学校,公开声称要做国内第 二,结果亏损得一塌糊涂——他在演讲中和大家说的盈利可不是在忽悠大家,而是他真的被自己忽悠了。他说要拍电影拯救中国电影业,那个电影大家自有判断就不 说了。包括很多小事,比如他说要学弹吉它、要减肥20斤,结果呢?
 
这些事情,除去外因,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罗老师自我估计过高,对做好做成一件事情所需的时间、资源、专业技能、团队判断严重不足。如果这个改不了,做任何事都会是这个结果。
 
具体说到手机。对老罗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行业,同时在高度工业化专业化的情况下,其协调统筹的难度之大,行外人是难以想像的。这个行业,光靠理想主义和 情怀的话,我就呵呵了。牛博网靠老罗的私交找些知名人士写稿甚至只要复制粘贴旧稿就行,所以这也是老罗做得相对成功的。但学校除了教学就还要人员招聘、管 理、产品定位、定价、销售、售后服务等等诸多环节,尽管老罗在市场方面有一定优势,但其它方面他无知到令人发指,最后的巨亏也就毫无意外了。
 
老罗的粉丝们

相比众人轻叹的一句“情怀终究抵不过现实”,我想更值得思考的是,锤子失败的经验对整个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向上走的启示。

品牌溢价究竟是怎么来的?老罗一开始竟然肤浅的认为,仅凭一张嘴,几张上档次的真机“艺术照”,找几个国外大牛为锤子OS背书,做出一个双面玻璃或者为锤子设计一个精美的LOGO,价格就能提上来了。抱有此想法的中国企业,赶快收手吧。你们认同忽悠改变世界,别人认同创新改变世界,这才是做不出溢价的原因。

早在罗永浩在手机圈忽然声名鹊起之时,我就非常困惑:工匠精神必然就是专注于产品。真正深耕产品,扎根行业的人,哪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天天在微博、媒体上哗众取宠。为什么这么多人只听老罗说了什么,却不看看他曾经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他要转行做手机,为什么会天天把”情怀“、”工匠精神“挂在嘴边?老罗整天把情怀挂在嘴边,时时以东半球第一自居,相比雷军专注做屌丝机,深耕低端市场,他尚且差距巨大:

乔布斯苹果iPhone4发布会 周陆军 雷军 周鸿祎

做产品的硬实力
锤子T1手机之前不断曝光的质量问题,更是反映出罗永浩根本没有对产品对行业做深入考察。牛逼的品控的前提,是牛逼的硬件研发能力,工业设计最大的原则是有所取舍,美观、生产、实用三者一个有短板都不行。
 
以苹果为例,简洁、美观、摄人心魄的工业设计背后,是数年专注智能手机的技术积累。苹果早在2004年年底就开始 iPhone的研发,更有库克这样的管理专家经营供应链超过10年,成功地降低了新技术的使用成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2007年第一代 iPhone发布到iPhone 4s才走向成熟,才真正成为了一个含金量极高的品牌。杰出的工业设计、大规模生产下的良品率、稳定的实用性能,要一同拔高三者是非常非常难的。
 
小米一代刚出来的时候,其实也是问题颇多,以至于雷军在硬件团队面前摔了手机,这反映出了做出一款大规模生产下良率有保证、性能稳定的手机有多么不容易,况且小米还妥协了外观设计。以此对比,锤子拥有简洁漂亮类似 iPhone 4s的外观,但是在还不到大规模生产的情况下( 1000台)就暴露出良品率的问题,背后恐怕工业设计的不成熟。
 
更何况,锤子终究不像雷军,手下拥有更多更牛逼的产品人、硬件工程师。一句话,锤子做产品的硬实力连一般厂商都不及,空中楼阁迟早要塌的。

产品不管吹得如何天花乱坠,到了消费者手中,就会原形毕露,尤其是三千元消费的用户显然是比较挑剔的,这和米粉1999就可以用到宇宙神机的宽容有天壤之别。目前的质量问题很丰富,有天然的,有必然的,有偶然的。比较明显的三个问题是:
 
1大灰屏,和红米差不多。原因是屏幕贴合的不好,导致屏幕反光发灰,类似你贴膜没贴好气泡反光发灰。
 
2屏易碎,推测原因是在屏幕上加了三个实体键之后,导致屏幕受力不均,这是设计问题,无可挽回。几个手机友商反馈买了几个回去基本测一下就都碎了。所以请一定买碎屏险。
 
3手感差,因为手机太重太厚以及上下玻璃采用边缘突出的设计方式,导致有割手感,而实体按键需要的回馈距离比较长,手指按着比较辛苦,而且很多按下去,还回不来。而包括iphone4在内的几款手机,都会让中框凸出,避免割手的情况。
 
说实话,尽管罗永浩号称工匠精神,但从产品角度完全是个不合格的产品经理,花样很多但都不合逻辑。整体设计实际上是采用了历史上卖的最好的两款手机的设计,就是iphone4以及诺基亚5800的合体,其实是一个投机的表现,希望满足更多用户需求。对称的音量键完全是累赘,不管左右手持机,拇指和食指都可以分别很好的完成音量调节工作。而同时按抢拍功能,对焦难不说最容易导致的就是松手就摔机。九宫格没有文夹是很麻烦的,而内在的螺丝大小不同,又带来更高的维修成本。还有一个可信任网络下无须锁屏功能最有意思,锁屏的目的第一位是防止误触屏幕,其次才是不让别人翻手机,把后者当作主要目的是很可笑的,而且,就算是在公司或者家里这样的地方,一样需要锁屏,防止小孩或者其他人乱翻,这种无意义的设计被当作产品创新,是锤子营销最鲜明的特征。
罗永浩对锤子手机的退货处理

生产计划不对

小米当年做手机合作方是英华达,名不见经传的山寨小厂,之前生产的手机品牌叫OKWAP。这样的合作方选择自然是因为这样自己才更有话语权,你一上来做就跑去和富士康合作,有些过于自负。至今为止,小米大量的生产还是放在南京,富士康只有一部分。而锤子一上来就找的富士康代工,逼格虽够,但量小没有话语权,出了问题也没办法。

雷军确实用即将超越中华酷联的手机出货量来证明了自己,罗永浩却没有做到:锤子手机已经跳票一年的情况下,近日在接受预定之后再度跳票。原因被其归结为富士康产能不足,良品率只有20%。产能不足和良品率的问题又被其归纳为因为锤子提出了极高的品控要求,“如果稍微放宽就可以提升良品率”。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就是瞎扯淡。一是富士康以及锤子之外的厂商被拉下了水,二是手机作为成熟产品,锤子并没有采用曲面屏等新技术,良品率如此之低实在不可思议。要知道同样采用富士康且应用电子墨水屏技术在智能手表这一新兴产物上的土曼手表良品率也有50%啊!有无可能是被高通这样的上游处理器厂商卡住脖子了呢?问题是你还在几千台。
 
在认真做情怀手机的故事抛出去之后,罗永浩的落地竟然是如此不堪。“雷军在外忽悠时家里有一帮牛逼的兄弟在帮他落地,把事儿做好、做成,罗永浩在外面忽悠的时候连一个联合创始人都没有,家里聘请再牛逼的团队能那么拼命吗,落地不漂亮”,一位哥们儿给我总结两位大师的差别。碰巧的是就在今天,雷军撰文高速大家说,做事儿最重要的是要有诚意。思维、认真什么的都是过去式了,现在我们进入诚意时代。
 
如果要有诚意地总结的话,罗永浩忽悠过度,落地无力,空虚内心的外表再强大也无济于事。我问一位传统硬件老板说“你们现在算在做有情怀的事儿吗“,对方赶紧说“千万别提情怀,马上被忽悠大师们玩烂了”。互联网思维尚且被一些传统企业惧怕、追捧、接纳、学习,最多稍加批判和看不懂,情怀和认真恐怕不会有这样的待遇。
 
让人难以接受的地方是,每一次罗永浩都要抖机灵,每一次都要牛逼哄哄地自诩为乔布斯第二,每一次在夸大自己的时候都不忘踩踩竞争对手。在他最近转发的一条微博中,一个粉丝问他是否会“像傻逼们一样做可穿戴”罗永浩回答“会”——这种见人都是傻逼的心态恐怕正是不少老罗和罗粉气质相投之处。
 
“你们做的都是傻逼,老子做一个牛逼的出来”,一众脑残粉起哄膜拜,做了一年又一年,但改变世界的并不是他们。

营销模式的溃烂
 
同质化的智能手机,要想脱颖而出,宣传推广非常非常重要。国内国外,无论是苹果、三星、小米、华为都有自己的宣传手段,都具备营销上的一定竞争力。相比老罗干传销出身,雷军多年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过的媒体,涉及的领域罗列出来会让人吓一跳。社会化营销、发烧友推广、QQ 空间、论坛、粉丝、水军,小米今天之所以无孔不入,就是他触角伸的足够广,涉及的领域足够多,掌控了一定的媒体话语权。
 
君不见,驱动之家、Zealer中国、雷锋网都是雷同学的嫡系,连安兔兔都要特别召开一个发布会,“修正 ”使用了麒麟920处理器的华为荣耀 6跑分超过米 3成为世界第一的 “谬误 ”。掌握了媒体话语权,就拥有了翻云覆雨颠倒黑白的能力,雷军和它的小米的杀手锏几乎就在媒体资源引导舆论上。
 
更何况,雷军还是双重定价+期货+线上拉动线下的“O2O”销售模式的首创者,1999的定价可不是凭空出来的,背后是对这片土地人心的深刻挖掘。相比小米,锤子就靠老罗一个人吆喝,人少势不众,黑了太多厂商树敌太多,营销模式上又毫无“创新”之处。一上来3000以上的定价,虽然背后有做品牌初始阶段的考量,以及供应链掌控薄弱成本确实不低,但是在一般用户看来,这完全是侮辱消费者智商的行为。损失规避心理下,消费者对收益的正感知,不如对损失的负感知,雷军为什么要搞饥饿营销,罗永浩是真正明白了吗?
 
锤子如今的窘境,对比小米一目了然——还是做手机的资源、实力不够。智能手机市场的三个核心竞争点,供应链管理、营销、系统和软件差异化,锤子除了第三者不输对手,前两个最重要的领域,呵呵……

缺乏核心的东东…………

作为Google粉丝,我对基于Android倒腾一些主题和图标做ROM的行为不是那么感冒。我从来不觉得锤子ROM或者MIUI有多么牛逼,更别说自称“OS”了。如果让我选择Android设备我更倾向原生Android的Nexus。我确实是Nexus7在中国的早期用户,用了原生系统后再看所有Android ROM都是浮云。当然,我现在已全线转移到了iOS设备,Android成为备胎。
 
去年我写过一篇批判人人做ROM的文章,彼时罗粉还没那么多,脑残粉更少,此文并未受到太多激烈反对。当时是“煤油(魅族粉丝)”的时代,同一时间一篇类似的吐槽魅族的文章反而受到魅族脑残粉的猛烈攻击。
 
现在看来用小众需求去揣摩群体需求,用个人审美去强奸大众审美的锤子ROM们对Android体验碎片化的毒害恐怕比屏幕大小还要深。Andorid 应用设计标准不再有任何意义,为安卓打造的App放到别的ROM上总是那么别扭,因为每家ROM都强调跟别人的不一样。
 
Flyme、MIUI、锤子ROM都认为自己是最牛逼的ROM,甚至有ROM认为自己比Andorid还要有牛逼。阿里云OS是极端,当它宣称与Android没关系时Google不答应了。现在Google在推出新的Android TV、Android Wear和Android Auto时已经开始将UI的控制权收回,去你的ROM——侵蚀Android用户体验的流毒。
 
世界需要更多色彩,更多的ROM可以满足不同用户群体的多样化需求。问题是ROM不少是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为了形成独特风格而差异化,只有少数是站在用户体验角度去改进:SmartianOS、Flyme和MIUI。谁赢谁就是标准,小米MIUI俨然已经形成自己的生态,但这并不意味MIUI就是一个牛逼的ROM了,它与当初的番茄花园做的事情本质并无不同。
 
ROM不值得鼓励,也不值得讨厌。唯有锤子ROM,将自己置于Android之上是个例外。除了宣称是OS之外,还在多个场合贬低Android高捧苹果,并将苹果的交互体验硬生生搬到SmartianOS上。锤子手机在跳票多日后的出世同样是这样的逻辑:所有Android手机都是垃圾,只有我大锤子才能狂砸天下。但从产品理念到产品设计来看,锤子并没有什么新意,唯有高额的定价展现了一点勇气。这是一个平庸的产品,却有一个不甘于平庸的“大师”为其站台。
 
遗憾的是,从难以如期发货到没有诚意的借口来看,忽悠不是万能的。

感慨:

尽管罗永浩的社会影响力可能还高于雷军,但雷军的行业影响力则大大高于罗永浩。尽管如此,雷军还是投资了包括驱动之家、安兔兔、zealer等各种公司,以保证从媒体到跑分到评测等各方面话语的可控,加上业内的关系资源,使得在舆论方面,小米还是可以挡住四面八方的米黑的。

罗永浩显然没有这些资源,也不太讨主流舆论喜欢,加上东西的槽点有很多,声势闹大了又有话题性,加上方舟子,出现公关危机也非常正常,靠微薄长信只能感动铁粉,是影响不了舆论的。而投资人看的是舆论,可不是铁粉感激的眼泪。

很多人跟我说,情怀如何如何,一个英语老师能做出手机不容易如何如何,其实我倒觉得大部分山寨厂家没有花一亿八千万,做的手机也都还可以。一个消费品最终评判的标准还是产品不是,并不是生产者的情怀,一个慈祥的老妈妈有肝炎一样不可以做厨师。我一开始不喜欢小米的原因是因为产品还没出来,就有一群米粉出来骂你,这让你觉得深深的担忧,总觉得小米在利用这些底层用户见识上的不足来忽悠他们购买,忽悠的方式可以参考最近的奥氏体304。

但小米不管怎么忽悠,总有一点是好的,就是产品价格还算合理,并无太多暴利。后来听说还有很多米粉痴迷者加入了小米公司,也算是尽到了对这些群体的社会责任。但锤子以情怀的手法去忽悠销售一个暴利的产品,就不仅仅是自卖自夸这么简单了,这和廉价保健品卖高价去谈什么健康理念和美好事业的没有什么不同。所以,如果能到此为止,也算是一个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