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OMD > Marketing > > 正文

王思聪撸周杰伦背后的商业机密揭底

发布人:zhoulin    点击:

周杰伦、王思聪、刘耕宏、林更新,如果这帮人相约去打一场高尔夫,只能构成一条娱乐花边。贵族运动很符合他们的身份,所以这不是新鲜事。然

周杰伦、王思聪、刘耕宏、林更新,如果这帮人相约去打一场高尔夫,只能构成一条娱乐花边。贵族运动很符合他们的身份,所以这不是新鲜事。然而这帮人组了一个LOL直播局,在聚光灯下大谈自己对这项屌丝娱乐项目的喜爱甚至沉迷。

在公众面前,这场秀是明星们借着LOL四周年与全民同乐。直播过后,网友们热议的焦点是这场比赛的参赛者们实力发挥是否有放水,甚至“竞技演员”的成分,这可能是一场“9保一”——9个演员当绿叶衬托周杰伦单人的发挥。

图样图森破,其实场上的10个人,都是演员。而被保的,是一款游戏,或者说是一个游戏产业——电竞。在这个时间点,这样的一场秀和两位主角的出现,在小猎看来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势在必行之举。

中国电竞仍不成熟

 

在中国,电竞一直有,却说不上是一个条框分明的成熟产业。从2010年至2014年,最初以FPS、RTS(即时战略)为主,到中后期的MOBA和近期兴起的TCG(集换式卡牌),电竞游戏开枝散叶,却没有形成一套完善的商业化产业运作链条。

涉足电竞的游戏厂商虽不多,但也都是巨鳄级别:腾讯、网易、完美世界。电竞俱乐部和战队也星罗棋布于各大城市:上海、成都、武汉、西安等。乍看之下,电竞在中国发展得还可以,不过仅限于宏观上。

细节上,中国电竞就是一个“乱”字支撑产业链运作的资金、从业人员的待遇、比赛的规范化都无从谈起。就拿赛事奖金来讲,国外像DotA2邀请赛,奖金由两部分构成,一小部分是主办方的投放,另外很大一部分从玩家日常升级消费或购买虚拟门票的金额中抽取25%作为奖金池。反观国内,不止没有这样的机制,更偶有电竞大赛过后主办方在奖金发放前夜“失联”的诡异新闻。

再看看选手和主播,除了站在行业金字塔尖的寥寥数人,电竞选手待遇底薪低,竞技年龄短, 3线主播即使颜值再高也过得很是拮据。

行业需要一股力量来整合规范,之前的老板们懂电竞又没有钱,力量薄弱。有钱的不懂运营好电竞,力气出在了刀背上也是徒劳。

直到“国民老公”王思聪来了。

王思聪下了5年棋 开始收官

 

王思聪100%控股的北京普思投资公司,凭借其社会知名度和背后的财力成为福寿园和天鸽控股的“基石投资人”,何谓基石投资人?在社会上有钱有名的企业A,在B公司上市前承诺购买其股份,锁定3到6个月,为B公司上市奠定强大的基石,A就是B的基石投资者。相对于普思投资论财力,被投公司看中的更多的是这家企业背后的知名度,直白地讲,是这家企业老大的知名度。

2010年11月3日的绿厂和鹅厂之战,王思聪公开批判腾讯,开始挑起社交网络“风纪委员”大梁。2013年,一条“《小时代》爱好者请主动取消关注”让其在青年屌丝人群中炸出口碑。随后王思聪每每抓住社会舆论风口就开嘴炮,甚至自家万达上映的影片都能劈头盖脸地骂。因为家底雄厚,在网友眼中,他的评论会自动与水军软文划清界限。

5年来,王思聪微博上除了社会热点评论,还有一类信息十分显眼——游戏。他为自己营造了沉迷游戏的纨绔子弟的形象, 2011年8月,王思聪就宣布自己进军电子竞技产业,并收购国内新豪门CCM战队,更名为IG俱乐部。彼时的舆论认为,王思聪投资游戏是要烧钱来玩,完全是不务正业之举。

王健林给他5亿去犯20次错,成不了事就回万达上班,被网友恶搞出“王健林给王思聪5亿资金,我相信他好好努力,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千万富翁”的段子。这样的舆论符合王思聪的心思,他要的就是这种“不会下棋乱摆谱”的形象。

事实证明,王思聪并没有毁了这笔资金,相反,他游刃有余地投出了5家上市公司,而且准备专精他最懂行的游戏产业。在其投资的5家上市企业中,2家是与游戏直接相关的:乐逗游戏、云游控股;还有2家是可以与游戏产业联动的:天鸽控股(视频社交)、无锡先导(智能设备)。其中最成功的一笔已经投出5倍回报,这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背地里却是风投好手。

今年ChinaJoy,王思聪不请自来,在媒体面前高调曝光。9月5日,王思聪坐在舞台的PK桌前,直播自己与周杰伦的LOL对局,从开局就借着队名“潘达踢威”宣传自己的直播平台Panda TV,心机十足。

微博刷脸炒作自己,有了群众基础后适时抛出投资意图,收购战队,开直播平台,参加表演赛。在游戏产业布局5年的大棋下得不紧不慢,而且借着这一场表演赛开始收官。

如果没有前面在社交网络下的功夫,王思聪就是一个普通的富二代,“万达集团董事长之子投资电竞行业”这种没有嗨点的新闻网友肯定多看一秒都嫌浪费生命。而今,刚刚成立的Panda TV借着主人的知名度,迅速成为了社会热点。

而这场表演赛上的另一个主角周杰伦的入局,也毫无违和感。

推新利器“小公举”周杰伦

 

周杰伦,2000年以前最后一个天王,粉丝群通杀80到00年间出生的年轻一代。昆凌在婚前就对媒体表示婚后两人还是要多赚点钱,所以这个音乐影视动漫多栖的男人在结婚后不久就复出开工,频频亮相于镜头前赚奶粉钱。

好声音节目组盯上了他,腾讯紧随其后,目的当然就是揽旧推新。老玩家中肯定有很大一部分是听着周杰伦的歌曲长大的,而周杰伦的人气可以为LOL泵进多少新鲜血液?大家都想知道结果。2014年至今《英雄联盟》玩家已经基本稳定,约为7000万,而同时在线玩家最高纪录在750万。然而,在这场LOL四周年明星表演赛,在线观看视频的围观群众达1600万人次,也就是以往LOL同时在线玩家数最高纪录的2倍。

很多周董粉丝,包括很多女粉丝,都纷纷表示为了看懂这场偶像的比赛,专门花了一天去学习游戏规则和实战模拟。而这场比赛的关键词则登顶新浪微博热门话题、实时热点、热门搜索三榜。

人气BUFF和近期正好在大陆录制综艺节目的便利固然重要,却并不是LOL眷顾周杰伦的最大原因。周杰伦本人,早年在泛娱乐领域一直有自己的动作,漫画翻拍成电影《头文字D》,为《十万个冷笑话》TV版中的太2真人配音,最近更是曝出几条和LOL有关的花边。

2014年7月,撸友们在网上爆照,相片内容是周杰伦和台湾麻吉战队的合照;11月,麻吉战队队长黄立成(黄立行的兄长)袒露周杰伦沉迷LOL,但是水平“呵呵”;而周杰伦自曝在参与狮门电影《惊天魔盗团2》期间,有四天宅在酒店里不出门,斋打LOL,饿了就点餐。

电竞主流化仍需时日

 

这些花边不管是不是有意而为的预热,最终都把周杰伦推上了这场表演赛队长的席位。在这中间你能嗅得出些微商业营销的味道,但是没有逻辑矛盾,没有牵强附会,王思聪和周杰伦,这个舞台上的每个人都坐在了自己应该坐的位子,LOL无需添油加醋就施放了1加1大于2的品牌传播效应。

在大谈泛娱乐的游戏圈,能把网红和歌手的明星效应玩得毫无违和感,腾讯游戏《英雄联盟》全网独家。但无论如何,我们玩家对这样的秀喜闻乐见,甚至说早就应该这么炒作了,简直恨铁不成钢。因为我们玩家在那帮非玩家人群中实在太非主流了。

这样的表演赛只有一场显然不足以充饥——对产业链是这样,对玩家而言更是如此。玩家们憧憬的,是能在吃过晚饭后的闲暇中,开一听啤酒,坐在电视前的沙发上收看每周一期的电竞PK直播,就像追NBA季后赛一样自然,像追电视剧一样惬意。在同一块电视屏幕上,我们玩家也需要有属于自己的节目。这是电竞的阶段胜利,是符合这个信息时代的必然趋势。

2015年,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超过200亿,电竞赛事及衍生收入增幅超100%,但由于行业缺乏正确引导,赛事未走上规范化等原因,在主流价值观中电竞仍有撕不掉的“不务正业”标签。换言之,电竞整体上仍有很多市场潜力等待挖掘。中国这么大,一定还有很多“王思聪”们和“周杰伦”们仍未浮上水面。在中国群众的主流意识形态中,电竞能否挤进主流竞技项目的范畴?小猎对这个问题表示乐观,但一定还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