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literature > essay >

债务与通货膨胀—浅说你手中的钱如何被稀释被抢走的!

author:zhoulujun    hits:

自2008年至今,国内M2已增长了近4倍,在国内流动的人民币比全世界流动的美元还多近1倍的情况下,居然还实现了汇率稳定、物价稳定(不算地产)。在“双稳定”的同时,实现翻倍的印钞计划,

不管是美帝、日帝和欧帝的政府债务,或者是中国的企业债务、地方政府债务,全球主要经济体的问题,追根溯源都可以归结到债务问题。

640.jpg


从债务部门来分,实体经济债务可分为企业债务、家庭债务与政府债务——

其中,政府债务已经让主要发达经济体(美日欧)都不堪重负。

下图就是主要国家的政府债务与GDP比值(用地图比例+数字表示),为了保障图片清晰,请横屏查看。

20171204113946864068569.jpg

熊猫说要给自己瘦身,蜗牛说要给自己减负,政府说要降低债务,央行说要货币保值——这可谓当代装逼式四大谎言……

当然,我们知道,市场经济分两种:

一种是市场经济;

一种是特色主义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下的美帝、欧帝和日帝,其最大头的债务负担都落在了政府头上,比方说美帝国债规模高达20.4万亿美元,而日帝的国债/GDP的数字更是高达230%,位居全球之冠。

 

特色市场经济当然不能这么俗气,债务绝对不能由领导们负担——

根据公开数据,2016年底中国的政府债务/GDP仅为41%,即便是考虑到地方债的发行和诸如铁路总公司这样的企业,中国的政府债务也不过在60%左右……


60%的这个政府数据,简直能让美帝、欧帝、日帝等发达经济体羡慕得哈喇子流1000米,在羡慕、嫉妒和恨得牙根痒痒的时候,他们转身却发现,原来,特色市场经济的最大特色就是国有企业债务高得吓人。


在市场经济国家,与政府的公共债务相对应,“企业债务+家庭债务”通常上被称为私营部门债务,但这个概念到了特色市场经济中就不能再这么说……

 

因为,我们的经济体中,除了政府永远牛逼之外,还有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也是“共和国的长子”,某种程度上说,其债务其实也属于公共债务,更不必说,还有无数地方政府的城投债,不过是挂着公司的名义,暗地里这些债务其实也是由地方政府的信用来担保。

 

在中国,只有小老百姓的家庭债务+民营企业债务,才能称之为私营部门债务。

 

三四年前,中国政府就开始说要降低债务,但三四年下来,总债务却越降越多,目前企业债务+居民债务的水平已达极度危险的200%以上的水平——


在分析了2146家中国上市公司之后,路透社得出结论称,截至2017年9月底中国公司的债务总额同比增加了23%,是2013年以来的最快增速! 

在家庭贷款方面,中国当前的家庭贷款规模相比2016,暴涨了30%!

 

下图就是1980年以来不同国家经济危机爆发之时企业+居民债务的情况,为保障图片清晰,请横屏查看(2016年底数据与中国处于同一水平的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已经各自爆发了房地产和汇率危机)。

640.jpg

按照2016年底全球74亿人口计,217万亿美元的债务平均到每个人头上有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0万元——如果按照每家4口人计算,全球不分穷国和富国,每个家庭平均负债80万元人民币。

 

对所有那些全部财富加起来都不足80万元的家庭来说——

生而为人,你很抱歉!

因为,债务平均,你家欠了80万!

 

不要以为,这些债务都和你无关!

 

在信用纸币时代,这么高的债务比例,根本不可能靠正常的经济发展还清,唯一能解决这些债务的办法,就是印钞、印钞、印钞!


自2008年至今,国内M2已增长了近4倍,美元同期仅增长1.5倍,在国内流动的人民币比全世界流动的美元还多近1倍的情况下,居然还实现了汇率稳定、物价稳定(不算地产)。供给侧改革如此成功,要感谢新时代,在“双稳定”的同时,实现翻倍的印钞计划,凭空就让社会财富增加一倍,让低×人群中分离出一批中×人群,仅用十几年,就完成了资本主义社会几百年来才完成的财富积累。

 

央妈每一次印钞和信贷大放水,都意味着你手里的钱被稀释……

 

谨慎生活、量入为出、尊老爱幼、诚实善良的我们,禁不住要发飙怒骂:

滚你妈的,到底哪些龟孙们欠下这么多钱?

 

当你真的以为,政府必须要靠印钞来解决这些债务问题的时候——

 

你又忽然听到,到处都是传言缩表、加息、去杠杆的声音,中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突破4%,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突破2.3%……

 

政府和央妈真的有意愿、有能力加息和紧缩么?

不妨把不同利率水平下,实体经济每年要支付的利息给大家算一下。

640.png

美帝政府一年财政收入只有3.3万亿美元,就算利率升到最普通的6%的水平,美国政府总收入有1/3以上都要用于支付利息——

你觉得,美联储会使劲儿加息,让美国联邦政府破产么? 

中国的企业+居民债务,也按照最普通的6%的水平,一年都要支付9.4万亿元的利息;如果按照10%左右的利率水平,一年更是要支付15.6万亿元——

你觉得,中国央行会加息,让中国企业和借债民众全部破产么?

债务重压之下,央妈和政府会怎样装逼?

你觉得,中国央行会加息,让中国企业和借债民众全部破产么?你觉得,中国央行会加息,让中国企业和借债民众全部破产么?


中国债务的极限在哪里?又与你何干?


普及一下当代信用纸币体系下的真理:债务和信贷(货币)是一张纸的正反面。

每一笔债务,对于欠钱的人(政府、企业和家庭部门)来说,这是债务;

切换到另一面,对放贷的人(央妈及整个金融体系)来说,这叫信贷!


为什么我们的债务这么高?

答案很简单:我们印钞(及衍生出来的信贷)太多了!


为什么整个社会的货币+信贷泛滥?

答案很简单:我们借债太多了!

640.jpg

问题来了,我们中国的债务到底有多高?

 

我们亲爱的央妈有一个统计数据叫做“社会融资规模”,其定义是:

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全部资金总额。

 

根据开篇所讲的原理,你可以反过来理解,这就是中国整体的债务规模(不考虑实体经济内部部门之间的借贷,更不考虑私人借贷)。

 

这个数字有多大呢? 

根据央行的统计,截止到2017年10月份,这个数字是172.21万亿元,这就是明面上中国全部债务总额的统计。 


中国2016年的GDP规模为74.4万亿元,这样算下来,中国当前的债务规模大约是GDP的231.5%。

 

当然,因为没有考虑影子信贷,这个数字是偏低的。

 

相比罪恶的美帝、欧帝和日帝,中国的金融体系总体来看并不复杂,主导信贷的是国有商业银行,而非投资银行。绝大部分债务也主要来自稳定的银行信贷而非企业债券和股权融资。

 

麦格理集团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曾经估计,2015年底,中国的银行贷款占到了非金融债务的58%、债券占20%,其余来源于影子银行。

 

根据他们的估计,2015年底中国的非金融的债务为GDP的245%,其中分为国有企业贷款、私营企业贷款、居民贷款、中央政府债务、地方政府债务等。

下图即为2002-2015年中国非金融债务的变动情况。

640.jpg
将这些债务分成居民债务、企业债务(国企+私企)和政府债务(中央+地方)的话,中国与美帝、日帝以及泡菜国2015年比较结果见下图。

640.png

2014年以来,由于外汇储备减少导致的外汇占款开始下降,整个中国影子信贷增长十分迅速(见下图)。

640.jpg

按照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的估计,考虑影子信贷的规模:

2015年底,中国非金融部门债务规模175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为254%;

2016年底,中国非金融部门负债规模205万亿、占GDP的比重为277%。




汪涛估计,2016年底,在中国的总债务构成中,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约为68%,居民部门的债务约占45%,非金融企业债务约为164%——对应的数字分别是50、33和122万亿元。

640.png

这里政府债务,不仅包含中央和地方政府所发行的债券、也包含了城投债和其他通过企业资产负债表进行的部分准财政融资(政策性银行融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遗留债务及铁路总公司负债等。

2015年以来,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债务管控十分严格,但地方政府为实现经济增长目标,依然通过一些准财政渠道绕开监管增加了债务规模,在2016年底其规模大约达到了33万亿元的规模(相当于GDP的45%),如果中央政府不放松管控的话,这很有可能就是地方政府负债的极限。

640.jpg

按照任何一个标准看,国有企业债务都已经陷入借新债还旧债的庞氏骗局之中,而为了维持这个庞氏骗局——当然,庞氏骗局也可以维持很久,但如果还要增加债务,这就如同东北特钢、丹东港已经宣布债券违约,你还要借给它钱……

 

我在“债务重压之下,央妈和政府会怎样装逼?”一文中提到,因为利率很低,企业发债冲动强烈,在政府的大力“去杠杆化”之下,路透社通过研究2146家上市公司之后得出结论:截至2017年9月底        中国公司的债务总额同比2016年增加了23%,是2013年以来的最快增速!

 

更值得说道说到的,是居民债务快速增长的事儿。

因为,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居民债务水平看上去并不高(见下图)。

640.jpg

正是这个“不高”,让我们周小川行长在2016年初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信心满满的对财经媒体说:

“个人住房加杠杆逻辑是对的。住房贷款应该有大力发展的阶段。个人住房贷款在银行总贷款的比重还是偏低的,有的国家占到40%-50%,中国只有百分之十几,所以银行觉得还是比较安全的产品,所以有很大的发展机会.”

 

既然行长说“有比较大的发展机会”,那自然就要大力鼓励居民贷款买房咯!

 

大城市如此高的房价,如何能让居民继续涌入房地产市场?

那当然就是涨价+央妈放松信贷咯!

于是,2016年中国房价飞涨——

 

在房价飞涨中,在争先恐后的贷款买房发财潮中,居民部门债务成功暴增至GDP的45%,不知道可否满足了周行长的要求?

 

其实,这个“不高”不过是个假象,我们的周大行长似乎没有考虑到:

中国的居民部门债务低,是因为中国民众整体可支配收入低!

因为可支配收入低,中国的居民债务比率应该与印度、俄罗斯、墨西哥等国比较,而不是与美国、日本这些因房地产泡沫爆发金融危机的发达国家比较;

更不能与香港、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全球公认房地产泡沫经济体比较。

 

如果考虑居民部门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率,就知道中国居民部门的债务杠杆率一点儿都不低——从2007年的不足35%,已经暴增至90%(见下图)!

640.jpg

相比之下,美国日本当年房地产泡沫破裂前夕,其居民债务与可支配收入比值均达到了120%以上,而在泡沫破裂后已经回落到100%的水平——这说明,中国的居民部门债务已经基本到达极限。

 

如果我们剔除国有企业,把民营企业+居民部门视为实体经济中有能力增加债务的私营部门的话,其债务增长速度2015年以来极为惊人(具体见下图)。

640.jpg

总结:


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国有企业、私营企业、居民部门这五大非金融部门中,有能力增加债务的,除了伟光正的中央政府,其他部门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2016年底中国债务达到277%的高点之后,如果中央政府不主动发行更多国债的话,中国的债务极限只能达到相当于GDP规模300%的水平!





什么明斯基,什么经济危机,滚粗!

它们压根儿不适合中国。

 

这就怪了,债务这么高,接近庞氏骗局,为什么看起来没事?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国运昌盛、天佑中华”?

 

哎,哪有那么神奇啊?!

无非是外国鬼子们不懂特色市场经济的构成,误会了很多东西而已。

 

他们不知道,中国的企业分为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国有企业有政府兜底;

 

他们不知道,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一直在玩投机融资和庞氏融资,一直在赌央妈会不断放水来稀释债务,赚钱了当然是自己的;如果不幸玩砸了,形成银行坏账不用自己承担,最终有央妈印钞兜底;

 

他们不知道,中国的国有企业、国有银行以及地方政府的债务和信贷,对于伟光正的中央政府来说,无非是钱放在身上哪个兜里的问题,反正最终通过印钞由全体屁民承担;

 

……

 

不同的危机,有不同的原因和表现形式。

但在中国,这都不是事儿!

 

第一,亚洲金融危机式,不怕不怕啦!

 

亚洲金融危机为什么爆发?

根本原因是泰国、韩国、印尼、马来西亚等小龙小虎们,资产虚高,汇率自由,外汇储备太少,不足以应对大量外债到期和外汇兑换冲击。

 

可这个问题,在中国根本不存在。

 

截止2017年10月份,中国外汇储备仍然高达3.1万亿美元,而全口径外债余额仅为1.6万亿美元左右,其中一半左右还是人民币债务。

640.jpg

另外,中国还有持续的货物贸易顺差,每年大几千亿美元呢!

 

最重要的是——中国存在严格的资本管制且相当有效,你普通人想兑换个美元,嘿嘿,先报上来再说,我批不批另说,你还有什么说的?

 

只有那些实施浮动汇率而又高度依赖外部融资的国家,当外国投资者突然撤资或资金流入停止,才会爆发亚洲金融危机式的经济动荡,中国连基础都不存在。

 

有谁知道,1994年1月1日中国汇改前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由5.7瞬间调整到8.3并稳定),中国有外债840亿美元,可全部外汇储备才210亿美元。

 

存钱根本不够还外债,纸币瞬间贬值30%,这该是多大的事儿——

但是,那个时候爆发金融危机了么?

 

没有!

那个时候都没有,今天又怎么可能爆发这种典型新兴市场金融危机?

 

第二,内部庞氏融资链条断裂式危机,不怕不怕啦!

 

因为某个事件(如加息或某系统重要公司破产),投资者恐慌抛售金融资产,由于所有人都想抛售资产,一时间卖家远远超过买家,市场流动性迅速枯竭,从而引发资产价格大跌,并触发进一步的抛售……

 

这是典型的“明斯基时刻”,2008年金融危机就是这么发生的。

 

不过,诚实的说,自从1971年全球各国央妈掌握了点纸成金的魔法之后,经济体庞氏融资链条断裂,从来都不是问题!

 

2008年因雷曼兄弟倒闭引发危机,是因为美联储坐视不救造成的恐慌——因为雷曼是私人公司,美联储出手相救会引发道德危机。

 

像我们天朝,主要金融机构都是国有,任何一个稍具系统重要性的银行、券商、保险机构乃至大型国企出现问题,央妈肯定立即出手,根本不会考虑什么道德危机,更不会任由恐慌蔓延。

 

       更进一步,中国的所有融资活动中,银行贷款占了60%左右,而债券融资又占了20%左右,其余的才是股权融资和影子信贷系统。    

640.png

在银行、保险、证券、信托、期货五大金融行业里,银行资产规模占了绝对大头(占比近85%)。

640.png

在银行业里面,工农中建交五家国有商业银行又一下子占去近40%。如果考虑到和政府部门类似的三大政策性银行的规模(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2017年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26万亿元),银行业资产占据了整个金融业95%以上的份额。

 

一个95%以上资产规模属于国有、可以由央妈印钞兜底的金融体系,你还担心它爆发什么金融体系内部的庞氏链条断裂风险——

 

您,您,您,脑子是怎么想的?

 

中国的金融体系就决定了,只要银行业不出大问题,其他行业的任何问题都是小问题——即便爆发像2015年年中那样剧烈的股灾,或2016年末的萝卜章债灾,都不过是小Case罢了。

 

不信,你再看看2016年迄今东北特钢、渤海钢铁、丹东港债券违约事件,动辄都是几百亿上千亿的规模,庞氏融资链条断裂,搁国外早就造成大危机好几次了,可在中国,你看见爆发什么金融危机了?

 

另外,正因为大型银行基本都是国有,对大银行的信任如同对中国政府的信任,政府对于金融市场的控制能力,要远超发达国家(美帝、欧帝和日帝),中国也不太可能出现大规模银行挤兑危机。

 

第三,日本长期通缩式危机,不怕不怕啦!

 

日本1990年初期金融泡沫破裂至今,绝对是个研究金融危机的绝好样本。

 

中国很有可能发生的一种情况,就是日本式衰退——

但这个也是有前提的。

 

1990年,日本的债务过分集中在房地产和股市上,欠下巨额债务之后:

对民众而言,信贷的崩溃让人们持续减少消费,量入为出,消费减少进一步导致了社会生产力衰退,而老龄化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状况;

对企业而言,高债务使其专注偿还债务而缩减开支,没有了扩张冲动,由此导致整个生产体系陷入停滞;

对银行而言,高的坏账率的提高,严重抑制了贷款的发放和增长。

 

因为以上原因,导致日本整体的生产、消费以及银行信贷都陷入萎缩状态,有人称之为整个社会的“资产负债表衰退”症。

640.jpg

然而,今天的中国和90年的日本大为不同:

对居民来说,过去30年可支配收入和消费能力的增长虽没有以前强劲,但并未明显萎缩,再加上中国城镇化仍在推进过程中,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镇再到农村的梯级消费链条,不断在升级,不断需要新的满足,由此导致整体消费不会出现明显萎缩;

即便是欠下巨额的庞氏债务,但中国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却并不缺乏生产扩张冲动,2016年到2017年上半年的信贷井喷证明,即便负债率已经比较高,债务不可持续,但是出于政绩考虑,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还会继续投资;

对银行来说,因为不是私人商业银行,行政指令很大程度上可以决定中国银行业放贷的积极性,即便是商业银行不愿放贷的领域,我们还有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继续放贷,不会太考虑收益情况;

 

第四,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式,不怕不怕啦!

 

在罪恶的美帝国,他们的地方政府是对下面的民众负责而不必对联邦政府负责,那反过来联邦政府自然也不必为地方政府负债负责。

 

由此导致一个很糟糕的结果就是——

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可能枯竭,没有钱花了,政府也可能破产(甚至中央政府都可能关门),例如底特律市政府,加州政府等……

 

在中国,地方政府都是对上面的中央政府负责,地方长官也由中央任命,可以说是中央政府的亲儿子,这样一来地方政府的债务,其隐含的也是中央政府担保,一旦真正出现问题,中央政府一定会全力解决。

 

换句话说,就是整个中国政府实质上就只有一张资产负债表,如果这张表上负债太多,那么可以由央行出面印钞解决,这还能爆发什么危机?

640.jpg

就在三年前,2012-2014年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以城投债为主)到期规模太大,一度传出危机谣言,但2014年下半年,财政部和央妈共同出台政策,先是允许地方政府借新债还旧债,央妈则接受地方债作为抵押品——

 

说白了,就是地方债直接由万能的央妈给货币化了。

 

时间换空间,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规定,不知不觉中就轻松化解了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地方债问题;更早的,从1999年到2009年,本应被坏账烂账死账拖破产的五大国有银行通过四大AMC公司起死回生(想了解的请点击:阿三,你怎敢向我们学习?)……


哪一次不都是一样的套路?


地方政府债务都可以这么解决,中央政府债务问题更不必说——尽管当前中央政府债务很少,无需货币化。

 

像美帝联邦政府那种,国债上限导致政府没钱花,动不动遭遇政府关门的事儿,真是要被我们的大灵导们笑死!

第五,房地产崩溃式危机,不怕不怕啦!

个人认为,中国金融体系最大的风险来自价格虚高的大城市房地产——

如果大多数投资房产的民众选择抛售或不能支付房贷,将导致房价大幅度下跌,中国的银行体系将首当其冲,随后整个经济体系将遭受重创。

 

这个可能性的确存在,但在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出台了大量限购和限售政策(全部都是为了保护房价),阻断了房地产的流动性,迫使投资房地产的人不得不将房产变为长期持有,不至于一下子卖到市场上形成价格冲击,从而避免了房价急剧下跌。

 

另一方面,在房价2015年大幅度上涨以来,中国一直实施很高比例的房贷首付政策,这确保了购房者有足够的能力偿还后期房贷,只要控制房地产不发生暴跌,断贷的一定都是个别现象。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城市土地都是国有——如果某地的房地产出现了大跌迹象,政府可以通过控制土地供应阻止房价进一步下跌!

 

所以美国式的房地产泡沫崩溃危机,中国也不会发生……

640.jpg

五种可能性都被我给否决了!

 

总之,中国经济体量已经这么大,而且各经济部门产业类型齐全,内循环足够,外循环也不怕,内部民众又吃苦耐劳容易满足——

内部问题,印钞全解决;

外部问题,资本全管控!

 

所有传统意义上的金融危机,都不可能在中国发生!

 

最糟糕的情况,像1994年那样突然大幅度调低汇率,调整劳动法,制造业成本立马下降N个点,接下来,产业基础完备、人员素质足够,外资潮水般涌入……

 

有什么危机可言?

 

我们这些屁民,天天替老爷们担心什么危机,担心什么债务过高(我前面的文章里说过,中国持续近40年实质负利率,一直都在补贴各种债务人),总感觉像老农民担心皇帝的金饭碗丢了怎么吃饭的问题……

 

---------

看了以上描述,所有的突然性的剧烈金融危机都不会发生,感觉中国就像童话里的美好世界。

 

难道,我们真的生活在美好的“中国梦”中?

640.jpg

真是做梦!

 

凡事皆有两面性——我们不会遭遇剧烈金融危机的那些原因,也正是我们经济体最隐蔽糜烂的伤口!

 

只要最终由中央政府担保,所有的债务其实都不是问题,因为——

当代信用货币体系下,印钞机可以解决一切债务问题!

 

但是,央妈出手解决任何一笔庞氏骗局式债务,都会让我们的财富被不知不觉中被稀释那么一点,我们辛苦血汗所创造的财富,就这样一点点的被这些庞氏债务所吞噬,变成某些隐秘的人群的庞大财富。

 

当然,有一些债务央行不会帮忙解决——

比方你欠银行的债务,你欠其他人的债务,别人欠你的债务……


这些债务,永远不可能有谁来帮你解决——这真用到了国际歌里的那句话:

世上从来没有救世主,一切都要靠自己!



转载本站文章《债务与通货膨胀—浅说你手中的钱如何被稀释被抢走的!》,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literature/essay/2017_1204_8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