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literature > essay >

从欧美封杀中兴到哈工大水变油事件—再谈谈技术人员素养

author:zhoulujun    hits:

从欧美封杀中兴到哈工大水变油事件—再谈谈技术人员素养-格物致知,我们对已知的事物,都要持怀疑的态度,去论证。

前几天,中兴事件闹的沸沸扬扬。

首先,撇开政治不谈—本人还是畏惧跨省追捕的小人

这里,只是想说下,中国目前的技术氛围。

之前写过《天朝科技发展不起来的原因在于天朝政府太有钱!》,现在回国头来还是太嫩。

现在再来回顾一下水变油事件:

1995年6月4日上午9点,400多位教授、专家汇集哈尔滨工业大学“教师之家”考察“水变油”实验。实验的第一相程序是成立专家组,推选5名德高望重并且过去从未与“水变油”打交道的物理、化学、材料、航天系的教授作组员,由国内著名的化学系教授周靛担任专家组组长。

9点20分,众目睽睽之下,周靛指挥4位组员往1个水箱注入750公斤经品尝检验的自来水,然后加入250公斤0号柴油,接着的一幕是周靛亲自往水箱里注入约10克“洪成膨化剂”。10分钟后制成1吨“膨化柴油”,专家组从水箱里放出100公斤产品,进行燃烧和行车实验。实验非常成功,得到在场400多位专家教授一致认可和称赞。那些曾对杨士勤、吴林支持“水变油”发明表示不满的教职员工在铁的事实面前,不仅收回过去的偏见,成为“水变油”发明的坚定支持者,有的还在日后为王洪成发展“水基燃料”产业出谋划策!

在1995年12月31日王洪成入狱后,哈工大顶着巨大的政治压力,仍然不改初衷,坚定地支持王洪成及其“水变油”和“洪成类永动机”伟大科学发现。化学实验室副教授刘廷勋、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导师王仲仁等多次上书中央,继续为“水变油”鼓与呼,践行了知识分子“先天下之忧而忧”利民兴邦的社会责任。


400多位教授、专家,里面可是有:化学系教授周、化学实验室副教授刘廷勋、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导师王仲仁。

然后,这个骗局并没有被终止。

即使现在这个骗局被终止了,浪费了那么多人血汗钱(可惜,国人没有纳税人的概念!)

但是,跟这次事件相关的人员,没有没有体现出多大的处罚力度。直接推动人,杨士勤为何能当校长到2002年?这个是未解之谜!

但是,现在,还有无数人为此事洗白!

从建国以来,打鸡血、亩产万斤、大炼钢铁,就是蛮干瞎干山寨伪科学,最奇妙的卫星是用中药炼钢,往土高炉内投放槐角、鸡胃和龟甲等中药,据说可以去氧脱硫、调解炭素构成,而且“试验成功”了!再举个卫星例子,比如当时一台解放牌货车,出厂的载重指标只有四吨,却非要挂上五十节拖车,载重一百五十六吨,成火车了,这叫技术革新技术革命,“双革出标兵”。

073627i1d5n0x11x5ntoi1.jpg

格物致知:


《礼记·大学》:“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

Screen Shot 2018-04-18 at 16.20.41.png

格,至也。物,犹事也。穷推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所谓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穷其理也。盖人心之灵,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惟于理有未穷,故其知有未尽也。是以《大学》始教,必使学者即凡天下之物, 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穷之,以求至乎其极。至于用力之久,一旦豁然贯通,则众物之表裏精粗无不到,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矣。此谓物格,此谓知之至也。”

我们对已知的事物,都要持怀疑的态度,去论证。

有点事,有空再来续

觉得这个话题,也聊出老学究的精神。

转载本站文章《从欧美封杀中兴到哈工大水变油事件—再谈谈技术人员素养》,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literature/essay/2018_0418_8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