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literature > essay >

中国需要科技明星—从中国诗词大会的红火感叹中国的未来

author:zhoulujun@live.cn    hits:

春节期间,武亦姝火了。我知道的时候人民已经沸腾了,朋友圈尽是这小姐们的传奇:“才女”,“满足了人民对古典才女的全部幻想”,是“00后的正确打开方式”,“什么比能背两千首古诗词更可贵”百度关键词几乎全部被

春节期间,武亦姝火了。我知道的时候人民已经沸腾了,朋友圈尽是这小姐们的传奇:“才女”,“满足了人民对古典才女的全部幻想”,是“00后的正确打开方式”,“什么比能背两千首古诗词更可贵”……

尼玛,百度关键词几乎全部被占满。下图是武亦姝与中国诗词大会百度指数

武亦姝与中国诗词大会百度指数

发文时,武亦姝与中国诗词大会百度指数已经临近尾声。

但是,我们就不明白,一个考验记忆能力的大赛,为毛会这么火?

16岁妹子PK掉北大博士获得全国诗词冠军,的确是顶头条的胜利方式。但这个主旨就是比一比谁能多背几首诗的比赛,本想着和咱大车圈里,车企比销量、自媒体比阅读量似的,诗友们内部自high一下就完了,竟然毫无防备地神展开变成了全民的狂欢,简直撩不着戳的是哪个G点?

或许,什么行酒令啥的,吃瓜群众们以为需要多高的智商。但是,君不见,现在新闻类栏目,现在逐渐为人工智能采编了吗?

我们来冷静地思考一下比赛考察的核心“背诵”技能,从十几年前开始就是我朝电视才艺竞技的主要项目,经久不衰。早先还不流行背诗,流行背圆周率,出过不少圆周率“神童”。

圆周率 神童

圆周率神童

其中,这一篇文章,可以深思一下:

还记得那些名噪一时的“神童”吗?长大后命途迥异!_来揭秘

我上初中那会,说圆周率,我大概能背到3.1415926-3.1415927(因为这是中国最伟大的数学家祖冲之——绝对没有之一——算出来的租率),已经很超纲了,算题的刚需只用到3.14;中考那会,开始用“智能计算机”,则一键承包,方程都能随便上。特不是,但是记的化学原子分子的分子量常数啥的,考试卷子上面都有……

(现在觉得,中学老师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拼的就是记忆能力——老师水平也实在太有限——不唧唧歪歪了……)

到了高中,PC真正普及,“知识”比人民币贬值更快,获取知识的成本变得非常低。我们不再需要通过背诵去掌握常识以外的冷知识,爆炸般的信息能够被机器秒杀。

现在,我们处在更先进的位置,在一个人工智能呼之欲出、可以代替人类驾驶、甚至写作的时代,却调头沿袭十几年前初等教育体系的思维,为能多背几首诗欣喜若狂,热捧“知识英雄”,简直就像又看到那个圆周率神童似的,不知意义何在?


如果每个00后都这么打开,中国反而是没有什么可贵的希望。


我们需要的是创新人才。上面教师、律师、医生、投资专家……统统可以AI代替。

比如:2014年5月,Deep Knowledge Ventures,一家专注于再生医学领域的香港创投公司,任命了一套名为VITAL的算法为董事会成员。“VITAL能够通过分析财务状况、临床试验和知识产权等等资料,提出投资建议,并和其他五位人类董事一起投票决定是否投资某家公司。”

IBM的癌症分析机器

ibm 肿瘤分析

现在的记忆能力,只值个毛线钱!

而我们的小学,却还是,填鸭教育!特别是,习大大上台后,个别学校,甚至复辟啥:三字经、弟子规等等伪国粹让学生囫囵吞枣。尼玛!只是一群7-8岁的小屁孩,去读么子鸟屎古文。唐诗三百首。请问,他们的老师又有几个了解其中的意境!瞎鸡巴扯蛋!


有人会把背诗背古文上升到传承我大中华传统文化的高度。诸如此类的自我陶醉,也不是第一次,比如时不时随国学类节目上下浮沉的繁体字复兴运动也是一例。


朋友圈中也有同在哀叹这种复辟,“白话文运动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还原语言本身的功能,降低掌握语言的门槛,提高普通人的思维能力,我手写我口,言之有物,不让繁复的文法对仗用典规则束缚人的思想和语言发展,裹脚布脱不到100年又穿回去了。”


文以载道,说到底,语言是种沟通工具。我们缀以其上的“附加值”,一小撮是传统沉淀下来的,更多的则是基于意淫。就像说武亦姝满足了一种幻想,其实不是我们对古典才女的幻想,确切地说,更是对一个“中国人”的幻想。


我们都在强调传统文化,但其实我们对传统文化的认识很单薄,才会使得背唐诗宋词,成为我们对传统文化的粗暴定义,看一个背诗的栏目就被撩骚得不行。盛世的背面,其实是文化的荒芜。


这种对语言“传统”空乏的执着,也不是敝朝的专利弊病。


1961年,哈佛大学时任校长Nathan Pusey决定哈佛大学的毕业证书不再以拉丁文书写,改用英文,瞬间引起了毕业生的强烈抗议,认为太藐视传统。他们甚至霸占图书馆示威,要求撤回。Pusey校长对学生的“保守”想法很诧异,做了一首小诗:


What’s pat in Latin

Or chic in Greek

I always distinguish

More clearly in English


语言文字在使用和更迭中保持活力,不能随时代迭代的语言方式终究只能留在历史里。我们有过遗憾,还将会有更多,但同时我们也在创造新语言工具的价值。


不过Pusey校长的智慧小诗没啥卵用,示威最后还是警察撸平的。那届拿到英文毕业证的学生,据说后来又在ebay上拍了张拉丁文的挂在自己墙上。


从工具的角度来说,遗憾和复辟都是一种怀旧的小情绪,但这些回望阻止不了技术大发展。不会有人想回到前抽水马桶时代,就算刷马桶的姿势可能很优雅,就算蹲坑的马步可能很非遗。


同样地,当自动驾驶全面降临的时候,对驾驶和操控的追求,也将会变成一种怀旧趣味。我们会像收藏老爷车那样,收藏人力驾驶车。


怀旧总是凄美的,因为它本身即是一帖墓志铭。



最后,我们还是要质问,中国的未来是什么?


别再想着用吊诡的还魂术把老八股掘出来,全民一道背诗能背出个毛未来?不如想想如何培养下一代科技人才,把诗集压缩到一个人体可吸收的芯片里,可以让人秒速加载海量的文化知识,在此基础上创造新价值——才有点风华可言。


转载本站文章《中国需要科技明星—从中国诗词大会的红火感叹中国的未来》,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literature/essay/2017_0214_7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