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res > literature > 国学 > > 正文

什么是正统?什么事正宗?再看——梁启超的论正统

发布人:zhoulujun@live.cn    点击:

看了现在伪国学越来越厉害,之前学什么弟子规,三字经,然后现在学习什么繁体字,说什么多有文化!操,NM……你丫的怎么不去写小篆,说什么汉子拉丁化,就是反革命!再看梁启超写的 论正统!明显是戊戌变法过后为立宪

看了现在伪国学越来越厉害……

之前学什么弟子规,三字经……

然后现在学习什么繁体字,说什么多有文化!

操,NM……你丫的怎么不去写小篆,

再不过……甲骨文……

说什么汉子拉丁化,就是反革命!

比如……

blob.png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128001/answer/94739610

……

再看梁启超写的 论正统!

中国史家之谬,未有过于言正统者也。言正统者,以为天下不可一日无君也,于是

乎有统;又以为天无二日、民无二王也,于是乎有正统。统之云者,殆谓天所立而民所

宗也;

    正之云者,殆谓一为真而余为伪也。千余年来,陋儒龂断于此事,攘臂张目,笔斗

舌战,支离蔓衍,不可穷诘。一言蔽之曰,自为奴隶根性所束缚,而复以煽后人之奴隶

根性而已。

    是不可以不辩。

    “统”字之名词何自起乎?殆滥觞于《春秋》。《春秋公羊传》曰:“何言乎王正

月,大一统也。”此即后儒论正统者所援为依据也。庸讵知《春秋》所谓大一统者,对

于三统而言,《春秋》之大义非一,而通三统实为其要端。通三统者,正以明天下为天

下人之天下,而非一姓之所得私有,与后儒所谓统者,其本义既适相反对矣。故夫统之

云者,始于霸者之私天下,而又惧民之不吾认也,乃为是说以钳制之曰:此天之所以与

我者,吾生而有特别之权利,非他人所能几也。因文其说曰:“亶聪明,作父母。”曰:

“辨上下,定民志。”统之既立,然后任其作威作福,恣睢蛮野,而不得谓之不义;而

人民之稍强立不挠者,乃得坐之以不忠不敬、大逆无道诸恶名,以锄之摧之。此统之名

所由立也。《记》曰:“得乎丘民而为天子。”若是乎,无统则已,苟其有统,则创垂

之而继续之者,舍斯民而奚属哉!故泰西之良史,皆以叙述一国国民系统之所由来,及

其发达进步、盛衰兴亡之原因结果为主,诚以民有统而君无统也。借曰君而有统也,则

不过一家之谱牒,一人之传记,而非可以冒全史之名,而安劳史家之哓哓争论也。然则

以国之统而属诸君,则固已举全国之人民视同无物,而国民之资格所以永坠九渊而不克

自拔,皆此一义之为误也。

    故不扫君统之谬见,而欲以作史,史虽充栋,徒为生民毒耳。

    统之义已谬,而正与不正,更何足云。虽然,亦既有是说矣,其说且深中于人心矣,

则辞而辟之,固非得已。正统之辨,昉于晋而盛于宋。朱子《通鉴纲目》所推定者,则

秦也,汉也,东汉也,蜀汉也,晋也,东晋也,宋、齐、梁、陈也,隋也,唐也,后梁、

后唐、后汉、后晋、后周也。本朝乾隆间御批《通鉴》从而续之,则宋也,南宋也,元

也,明也,清也。所谓正统者,如是如是。而其所据为理论以衡量夫正不正者,约有六

事:

    一曰,以得地之多寡而定其正不正也。凡混一宇内者,无论其为何等人,而皆奉之

以正,如晋、元等是。

    二曰,以据位之久暂而定其正不正也。虽混一宇内,而享之不久者,皆谓之不正,

如项羽、王莽等是。

    三曰,以前代之血胤为正而其余皆为伪也。如蜀汉、东晋、南宋等是。

    四曰,以前代之旧都所在为正而其余皆为伪也。如因汉而正魏,因唐而正后梁、后

唐、后晋、后汉、后周等是。

    五曰,以后代之所承者所自出者为正而其余为伪也。如因唐而正隋,因宋而正周等

是。

    六曰,以中国种族为正而其余为伪也。如宋、齐、梁、陈等是。

    此六者互相矛盾,通于此则窒于彼,通于彼则窒于此。而据《朱子纲目》及《通鉴

辑览》等所定,则前后互歧,进退失据,无一而可焉。请穷洁之。夫以得地之多寡而定,

则混一者固莫与争矣,其不能混一者,自当以最多者为最正。则符秦盛时,南至邛僰,

东抵淮泗,西极西域,北尽大碛,视司马氏版图过之数倍;而宋金交争时代,金之幅员

亦有天下三分之二,而果谁为正而谁为伪也?如以据位之久暂而定,则如汉唐等之数百

年,不必论矣。若夫拓跋氏之祚,回轶于宋、齐、梁、陈;钱镠、刘隐之系,远过于梁、

唐、晋、汉、周;

    而西夏李氏,乃始唐乾符,终宋宝庆,凡三百五十余年,几与汉唐埒,地亦广袤万

里,又谁为正而谁为伪也?如以前代之血胤而定,则杞宋当二日并出,而周不可不退处

于篡僭;而明李槃以宇文氏所臣属之萧岿为篡贼,萧衍延苟全之性命而使之统陈,以沙

陀夷族之朱邪存勖不知所出之徐知诰冒,李唐之宗而使之统分据之天下者,将为特识矣。

而顺治十八年间,故明弘光、隆武、永历,尚存正朔而视同闰位,何也?而果谁为正而

谁为伪也?也以前代旧都所在而定,则刘、石、慕容、符、姚、赫连、拓跋所得之土,

皆五帝三王之故宅也,女真所抚之众,皆汉唐之遗民也,而又谁为正而谁为伪也?如以

后代所承所自出者为正,则晋既正矣,而晋所自出之魏,何以不正?前既正蜀,而后复

正晋,晋自篡魏,岂承汉而兴邪?

    唐既正矣,且因唐而正隋矣,而隋所自出之宇文,宇文所自出之拓跋,何以不正?

前正陈而后正隋,隋岂因灭陈而始有帝号邪?又乌知夫谁为正而谁为伪也?若夫以中国

之种族而定,则诚爱国之公理,民族之精神,虽迷于统之义,而犹不悖于正之名也。而

惜乎数千年未有持此以为鹄者也。李存勖、石敬瑭、刘智远,以沙陀三小族,窃一掌之

地,而然奉为共主;自宋至明百年间,黄帝子孙,无尺寸土,而史家所谓正统者,仍

不绝如故也,而果谁为正而谁为伪也?于是乎而持正统论者,果无说以自完矣。

    大抵正统之说之所以起者,有二原因:

    其一,则当代君臣自私本国也。温公所谓“宋魏以降,各有国史,互相排黜,南谓

北为索虏,北谓南为岛夷,朱氏代唐,四方幅裂,朱邪入汴,比之穷新(原注:“唐庄

宗自以为继唐,比朱梁于有穷篡夏,新室篡汉。”)运历年纪,弃而不数。此皆私已之

偏辞,非大公之通论也。”(《资治通鉴》卷六十九。诚知言矣。自古正统之争,莫多

于蜀魏问题。主都邑者以魏为真人,主血胤者以蜀为宗子。而其议论之变迁,恒缘当时

之境遇。陈寿主魏,习凿齿主蜀,寿生西晋而凿齿东晋也。西晋踞旧都,而上有所受,

苟不主都邑说,则晋为僭矣,故寿之正魏,凡以正晋也。凿齿时则晋既南渡,苟不主血

胤说,而仍沿都邑,则刘、石、符、姚正而晋为僭矣。凿齿之正蜀,凡亦以正晋也。

    其后温公主魏,而朱子主蜀,温公生北宋而朱子南宋也。宋之篡周宅汴,与晋之篡

魏宅许者同源,温公主都邑说也,正魏也,凡以正宋也。南渡之宋与江东之晋同病,朱

子之主血胤说也,正蜀也,凡亦以正宋也。盖未有非为时君计者也!至如五代之亦然

目为正统也,更宋人之讏言也。彼五代抑何足以称代?朱温盗也,李存勖、石敬瑭、刘

智远沙陀犬羊之长也。温可代唐,则侯景、李全可代宋也;沙陀三族可代中华之主,则

刘聪、石虎可代晋也。郭威非夷非盗,差近正矣,而以黥卒乍起,功业无闻,乘人孤寡,

夺其穴以篡立,以视陈霸先之能平寇乱,犹奴隶耳。而况彼五人者,所掠之地,不及禹

域二十分之一,所享之祚,合计仅五十二年,而顾可以圣仁神武某祖某皇帝之名奉之乎?

其奉之也,则自宋人始也。

    宋之得天下也不正,推柴氏以为所自受,因而溯之,许朱温以代唐,而五代之名立

焉。(以上采王船山说。)其正五代也,凡亦以正宋也。至于本朝,以异域龙兴,入主

中夏,与辽、金、元前事相类,故顺治二年三月,议历代帝王祀典,礼部上言,谓辽则

宋曾纳贡,金则宋尝称侄,帝王庙祀,似不得遗,骎骎乎欲伪宋而正辽、金矣。后虽惮

于清议,未敢悍然,然卒增祀辽太祖、太宗、景宗、圣宗、兴宗、道宗,金太祖、太宗、

世宗、章宗、宣宗、哀宗,其后复增祀元魏道武帝、明帝、孝武帝、文成帝、献文帝、

孝文帝、宣武帝、孝明帝。岂所谓兔死狐悲,恶伤其类者耶?由此言之,凡数千年来哓

哓于正不正、伪不伪之辩者,皆当时之霸者与夫霸者之奴隶,缘饰附会,以保其一姓私

产之谋耳!而时过境迁之后,作史者犹慷他人之概,龂龂焉辩得失于鸡虫,吾不知其何

为也!

    其二,由于陋儒误解经义,煽扬奴性也。陋儒之说,以为帝王者圣神也。陋儒之意,

以为一国之大,不可以一时而无一圣神焉者,又不可以同时而有两圣神焉者。当其无圣

神也,则无论为乱臣,为贼子,为大盗,为狗偷,为仇雠,为夷狄,而必取一人一姓焉,

偶像而尸祝之曰,此圣神也,此圣神也。当其多圣神也,则于群圣群神之中,而探阄焉,

而置棋焉,择取其一人一姓而膜拜之曰,此乃真圣神也,而其余皆乱臣、贼子、大盗、

狗偷、仇雠、夷狄也。不宁惟是,同一人也,甲书称之为乱贼、偷盗、仇雠、夷狄,而

乙书则称之为神圣焉。甚者同一人也,同一书也,而今日称之为乱贼、偷盗、仇雠、夷

狄,明日则称之为神圣焉。夫圣神自圣神,乱贼自乱贼,偷盗自偷盗,夷狄自夷狄,其

人格之相去,不可以道里计,一望而知,无能相混者也,亦断未有一人之身,而能兼两

涂者也。异战,此至显、至浅、至通行、至平正之方人术,而独不可以施诸帝王也!谚

曰:“成即为王,败即为寇。”

    此真持正统论之史家所奉为月旦法门者也。夫众所归往谓之王,窃夺殃民谓之寇。

既王矣,无论如何变相,而必不能堕而为寇;既寇矣,无论如何变相,而必不能升而为

王,未有能相印焉者也。如美人之抗英而独立也,王也,非寇也,此其成者也。即不成

焉,如菲律宾之抗美,波亚之抗英,未闻有能目之为寇者也。元人之侵日本,寇也,非

王也,此其败者也。即不败焉,如蒙古蹂躏俄罗斯,握其主权者数百年,未闻有肯认之

为王者也。中国不然。兀术也,完颜亮也,在宋史则谓之为贼、为虏、为仇,在金史则

某祖某皇帝矣,而两皆成于中国人之手,同列正史也。而诸葛亮入寇、丞相出师等之差

异,更无论也。朱温也,燕王棣也,始而曰叛曰盗,忽然而某祖、某皇帝矣。而曹丕、

司马炎之由名而公,由公而王,由王而帝,更无论也。准此以谈,吾不能不为匈奴冒顿、

突厥颉利之徒悲也,吾不能不为汉吴楚七国、淮南王安、晋八王、明宸濠之徒悲也,吾

不能不为上官桀、董卓、桓温、苏竣、侯景、安禄山、朱泚、吴三桂之徒悲也,吾不得

不为陈涉、吴广、新市、平林、铜马、赤眉、黄巾、窦建德、王世充、黄巢、张士诚、

张友谅、张献忠、李自成、洪秀全之徒悲也。彼其与圣神,相去不能以寸耳,使其稍有

天幸,能于百尺竿头,进此一步,何患乎千百年后赡才博学、正言讜论、倡天经明地义

之史家,不奉以“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钦明文思、睿哲显武、端毅弘文、

宽裕中和、大成定业、太祖高皇帝”之徽号!而有腹诽者则曰大不敬,有指斥者则曰逆

不道也。此非吾过激之言也。试思朱元璋之德,何如窦建德?萧衍之才,何如王莽?赵

匡胤之功,何如项羽?李存勖之强,何如冒顿?杨坚传国之久,何如李元昊?朱温略地

之广,何如洪秀全?而皆于数千年历史上巍巍然圣矣神矣!

    吾无以名之,名之曰幸不幸而已。若是乎,史也者,赌博耳,儿戏耳,鬼域之府耳,

势利之林耳。以是为史,安得不率天下而禽兽也。而陋儒犹嚣嚣然曰:此天之经也,地

之义也,人之伦也,国之本也,民之坊也。吾不得不深恶痛绝夫陋儒之毒天下如是其甚

也!

    然则不论正统则亦已耳,苟论正统,吾敢翻数千年之案而昌言曰:自周秦以后,无

一朝能当此名者也。第一,夷狄不可以为统,则胡元及沙陀三小族在所必摈,而后魏、

北齐、北周、契丹、女真更无论矣。第二,篡夺不可以为统,则魏、晋、宋、齐、梁、

陈、北齐、北周、隋、后周、宋在所必摈,而唐亦不能免矣。第三,盗贼不可以为统,

则后梁与明在所必摈,而汉亦如唯之与阿矣。然则正统当于何求之?曰:统也者,在国

非在君在,在众人非在一人也。舍国而求诸君,舍众人而求诸一人,必无统之可言。更

无正之可言。必不获已者,则如英、德、日本等立宪君主之国,以宪法而定君位继承之

律,其即位也,以敬守宪法之语誓于大众,而民亦公认之,若是者,其犹不谬于得丘民

为天子之义,而于正统庶乎近矣。虽然,吾中国数千年历史上,何处有此?然犹龂龂焉

于百步五十步之间,而曰统不统正不正,吾不得不惟其愚而恶其妄也!

    后有良史乎,盍于我国民系统盛衰、强弱、主奴之间,三致意焉尔。



 他在这篇文章中说过秦朝以后中国各朝代一个正统也没有,又说像外国那样立宪法,君主上台后发誓守法,这样才能差不多算是正统,明显是戊戌变法过后为立宪张目。

其实,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谁,拳头大,谁正统!

————毛泽东,——枪杆子里出政权!

现在什么中华明国!————蒋介石,还是联合国缔约者呢!

谁,鸟他!

加油吧!骚年!

————等你成功了,你放的屁,都有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