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bout > 心路历程 >

十二月,再别深圳……

Author:[email protected] Date:

人,总是这么地过着……眼睛一睁一闭就那么地过来,或许 一觉不起,也就是场长梦样那么地过了。所以,没有必要地 那么地较真,忧愁的时候哼一段曲,快乐的时候唱一首歌,

十二月,再别深圳……

 

十二月,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季,连气候也不再中规中矩,像

 

个喝醉酒的孩子,变得疯狂。气温总是高低起伏着,不再跟

 

随着历史的轨迹滑落,整个世界将变得越来越乱,不安,被

 

热量鼓动着,伴随着全球的废气四处弥漫。恐惧——冰川的

 

溶化;回味——等待的或许是沧海桑田……

 

于是,都跟着回首过去:水是那么地清,天使那么地蓝,鸟

 

儿似乎无拘无束地飞翔着,飞翔着……

 

然而并没有时空穿梭机,即便有也罢,禁不住一问,原始社

 

会环境肯定相对来说是非常好的,但是,谁会愿意回到原始社

 

会?愚昧,无知,人类的童年只不过是值得回想……

 

人,也不过如此:幼稚的时候幻想未来的机智,等到理智了,

 

又怀想懵懂的过去……

 

而,时间,依然流淌着,逝者如斯……打磨着身心,不知道

 

当脸上紧布着那曾经激情澎湃而不由自主地萎缩干枯的河

 

床时,夜是否如今一样漫长?肯定,那时的回答应该更狡黠—

 

—因为:人,也和那水中的石头一样——刚出来的时候总是

 

棱角分明,所以受到的摩擦也就越大,但终有一天会磨光,

 

变成河床的鹅卵石,跟随着潮势挪动着,任凭大理滔天,或

 

风平浪静……不然,结局就是沙子,变的异常渺小,当然也

 

有被痛苦孕育成珍珠的,但总的来讲,都将化着泥土,或许

 

这就是堕落红尘。而不然,哪来的天庭,天堂,极乐世界?

 

 

 

毕竟是子虚乌有……

 

 人,总是这么地过着……眼睛一睁一闭就那么地过来,或许

 

一觉不起,也就是场长梦样那么地过了。所以,没有必要地

 

那么地较真,忧愁的时候哼一段曲,快乐的时候唱一首歌,

 

嘻嘻哈哈就那么的过,躲进被窝成一桶,管他冬夏与春

 

秋……然而,想归想,总得找点安慰人家的话。

 

心里的疮疤总是不断地积压着,却拿着不同的面具粉饰

 

着……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说皇帝没有穿衣服地是个小孩,而不是

 

精挑细选出来的达官贵人……纯真跟幼稚只不过是隔着一

 

墙白纸,只是遭遇的境遇不同……

 

所以才有:君子之于兰,它独立于山谷之巅,与明月为伍,

 

以清风为伴。昂,只求不负于天;俯,之求不愧于地……所

 

以君子注定被世人抛弃,或许只是在逃避……

 

但历史中的君子好像都是学富五车,要不然陶渊明也不过是

 

一介农夫罢了……

 

俺不是君子,这是肯定的!或许,连小人都不够格,因为幼

 

稚,心里没有那么多疙瘩,也就藏不主什么东西。只是迷迷

 

糊糊那么地混着,像一头拉磨的驴子,也就没有资格去谈那

 

什么隐居或脱俗的话题。不知道那天是尽头?之是不停地重

 

复着,重复着……没完没了,无论到哪都一样

 

所以强迫着使自己忙起来,别给自己留下太多的思考空间,

 

像一天机器,被指令驱动着……其实,早已麻木了,只是不

 

停地梦呓着重复的话语。也不再又太多的想法,因为无效—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好像经常在说,是因为不像天有

 

不测风云那样偶然。在这个处于变革的时代,奔波在物质与

 

欲望的空间,太多的东西被遗忘。追求的总是发展,或者被

 

改变,剩下的只是疲惫的身躯和日新月异的四海新貌,希冀

 

恒久的美好。其实,人类一直追求着永恒:从金字塔大秦始

 

皇兵马俑。但,已经物是人非。人,始终就像流星一样一闪

 

而过……

 

所以,跳槽,也就没有什么稀奇,不得已不停地变换,渴求

 

着“《变色龙》”那样的本能,变成套子中的人……

 

其实,也有点无奈——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不停地被煎熬,不由得心冷,跟着这天气一样,时好时坏……

 

大雪,这一天里,今年尤感凄寒,感冒,又莫名地冒出来,嗓子,鼻子,都来犯,而这,只是开始,似乎预兆着什么,或许是新年,或许是新事……

 

 

 

 

 

罢 罢 罢

 

也不想去多想(再次重复……),找个安慰的理由就是,头昏脑胀……

 

09年即将过去,也是没有什么值得回首,当然只是对于我来

 

说,就像老鹰乐队说唱的:Some dance forget ,some dance for

 

remember……其实,已经老掉牙,但是依旧千万次地听着,

 

喜欢歌词中隐约的那种堕落,倾轧,不安……

 

夜已静,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

 

沉默啊,沉默……

 

——不是在沉默中爆发,而是|死去……

 

 


转载本站文章《十二月,再别深圳……》,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about/diary/2009_1208_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