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bout > 心路历程 >

十一月,艰难继续着

Author:[email protected] Date:

时间,不经意地在指间流淌。像暗恋中的姑娘,等待是那么地漫长,回忆是那么一瞬,留下的只是遗憾。而最近,对于时间好像已经失去了概念,太忙了。或许是,麻木了吧

十一月,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一大半,还是过去那样,毫无结果,变的是天气。可谓年年岁岁人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好冷,和去年一样,只是更加的落寞,独立于茫茫人海,黑压压人头一片,不由得迷茫……任凭寒风头骨而过——其实已经冻僵——灵魂已经麻木——只是冻不断那未老先衰的细骨(可能是深圳还不够冷,或许还伤的还不够,还不够山崩地裂……

   记得上个月前,过客迷梦在包夜,俺说他别包了,改睡觉了,对身体不好……现在经典的一句总难忘记: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哥不是要包夜,只是任时间快磨洗……你不懂——好像是这样说的,现在回想,记忆就像西藏的空气,零零碎碎,像枯叶一样,但是却像老红木的胞浆,黑的发紫。

……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周边的朋友个个总是那么的不顺,彪失恋了,听说哭了一夜(也可以安慰下自己——幸好还又光棍节过……),偶然中是必然吧,更不知道咋的,人为什么: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却还要去追查个究竟——结果总是那么的凄美——难道:化蝶的传说还不够?孟姜女的眼泪能够哭道长城,为什么浇不灭也时的热诚?或许想鲁迅《野草》中那样:地下的烈火越是压迫,喷发的越是惨烈?所以雷锋塔压不住底下的呻吟?情爱好如同桂花香(院长个人观点!不由得又提起《单飞》那首没有来头的曲子:爱,是最美的花香,美的太虚幻……到此转笔吧,不想在文字中穿插过多的碎语。连伟大的文学家莎士比亚也不明白:“有谁能够解答这个哑谜:究竟是爱由境造,还是情随境迁?”——《罗密欧与朱丽叶》。所以俺这号辈的人也就没有资格再所下去。不懂的事情太多太多,或许,我真的还是个孩子——不由得人家半笑半不笑地说:”这孩子太可爱了!”幼稚的可怜……总是在云里雾里,醉死梦生地活着,每次想越狱出去,但是无论换到什么地方,还是那样,重复着,不断地重复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那重复之间(眼睛一睁一闭),一辈之就这样果了,就下脚下的一棵野草,一脚下去,也不知道它又没有来到这个世上?

真他妈地窝囊——说的正是自己!(或许你自己也得对自己说上一句!鼻炎就像魔鬼一样,在阴冷之中猖獗。所以,吭吭咳咳地噼噼啪啪地敲着键盘。钱,本应该是一种享受性的东西,却折磨着。像沙漠中的胡白杨,渴求着水分。不好意思在说下去,出来几个年头,连最根本的衣食住行都解决不了!

回味珊姐的日记——

我只想过着朝朝暮暮的生活………………

却是那么地难

    

这段时间都倒霉着:或许像他说的那样吧!但是,真的不想再倒霉下去(但是不由自己、……),所以不得不走(被现实推却着,积压出来……

路漫漫其修远兮,那似乎是一个笑话!因为不管你多有才,你总归是人——群居动物。那就得随波逐流……现在检讨自己,原来或许真的错了。人情世故,这一博大精深的学问,在中国,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有才能的不一定混的好,还又可能满门抄斩,没有才的会混,照样鹤立鸡群……例子?稍又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所以,这就是潜规则!只是心里还驱除不掉那点侥幸的心里:改革,或许会变……

    时间,不经意地在指间流淌。像暗恋中的姑娘,等待是那么地漫长,回忆是那么一瞬,留下的只是遗憾。而最近,对于时间好像已经失去了概念,太忙了。或许是,麻木了吧。下半个月,依然是奔波,而且还是不稳定,不中的下一刻会漂泊到哪。只是希望把php,jsp搞精,3dmax深入点。工作,依然是无哩头的设计,(其实是美术民工……希望在新公司会又点改变,期盼着……但是,行动还是得靠自己,然而,事情总是不由自己控制的,只是——尽力做好自己的事,让别人去下蛋吧!老天要整我也好,日子,依然是,重复着,重复着……


转载本站文章《十一月,艰难继续着》,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about/diary/2009_1120_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