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bout > 心路历程 > > 正文

站在孤独的拐角处,瞭望

发布人:zhoulujun@live.cn    点击:

睡了一下午,醒来时,已是夜半十分。头,依然昏沉着,浑浑噩噩间,在床上辗转。闷热,让意识仿佛如同菜叶在沸水中游荡。勉强支撑着身子爬起

睡了一下午,醒来时,已是夜半十分。头,依然昏沉着,浑浑噩噩间,在床上辗转。闷热,让意识仿佛如同菜叶在沸水中游荡。勉强支撑着身子爬起。有些茫然,呆望着羊城的夜空。

 

瞭望……

 

只是一片灰蒙蒙的夜空。看不见明月的踪迹,更别提点点繁星。如果人生用苍白来形容的话,面对这夜空还真的不知道如何来形容这一片迷蒙的夜。只是让思绪起起伏伏地恣意游走着……

 

就这样静静的静坐这,所谓的韶华,青春,岁月,生命……就这样漫不经心地愣着。人,就如同枯木一般,呆着,静坐……

 

打开笔记本,漫无目的地浏览着各种新闻,无所事事地消磨着时间。不经意间又鼓捣下qq,晃荡着……

 

翻看之前的日记,都是些幽怨,都是对生活种种不甘的倾述……

 

其实,小时候的日记是应付作业,后来的日记开始怀着共产主义式乌托邦记录着所谓的远大前程,再后来,日记也成一个宣泄发泄的文字空间……而如今,日记,已经是一个遥远的字眼。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写日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突发,就这要漫无目的地瞧着键盘。算作无所事事地感慨感慨唠叨唠叨吧。其实也难得空下来静下来,因为太多的目的太多的事情要去完成。然后太多的疲惫与劳累消磨着余下的时间。偶尔的空暇,也只是为下一个目标充电。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一不小心,然后有棋差一着,然后又比别人矮了一大截,然后又低了一个阶层……然后匍匐这,颤颤巍巍地被蹂躏着,却要每时每刻都警醒着,因为不这道那一刻,还会继续往下一层跌。即使对现状再多的不如意再多的愤慨,甚至对自我的抱怨,为什么就这样地蜷缩着?为什么?但是,即使时不时地找一些所谓“人比人气死人”或者“一山更有一山高”的道理来搪塞自己:西藏还有那么多人那么终其一生都是那么地贫苦与无助,伊拉克在这二十一世纪中还是被暴力充斥着,乌克兰还是打闹着……有时候,会听到一些声音:回农村去、种田去!或者突发打鸡血般的赞叹:哇塞,多美的风光啊……其实,真实是真的没有体味过那种田地、山地,劳作之苦的记忆而已。当太阳将汗水熬成盐花,当稻叶将手腕割如锦绣繁华,当沉重的谷包压在脊椎上,当厚实的脚掌深入浅泥下……烈日的灼痛,稻叶的割伤,汗水流进眼中带出的眼泪流进嘴中,那种味道有点像稀释的海水味道,那种感觉就像在海浪中游泳突发脚抽筋,又不得不奋力挣扎。但是那味道比在这人山人海的城市拥挤与宣泄下的疲倦还是浓厚不少……所以,当疲惫一次次地临体,和这相比,这又算什么?

 

只是,只是,只是那种苍茫……

 

……

 

就是这种苍茫,让人好像一个还未懂事的童真小孩,突然被妈妈丢失在白茫茫的雾气中。你在其中竭力寻找着,游走着,希望找到一个手掌。那个手掌一旦抓住,就无以畏惧,即使在那白茫茫寻不见方向与任何物体的苍白世界中,你的心,似乎就此落定,就那么顺着手掌的牵引,跟随着。如果真的要用类比的话,或许只有上帝的指引或者所谓的醍醐灌顶来匹配吧。

 

只是,这这种苍茫的黑夜中,再也无法像当初不懂事的小孩去寻找牵引。也知道没有指引,也不想去寻找所谓的向导。迷失或沉沦在这黑夜中,不眠不休……

 

也不知道,何时,就不再是偶尔地陷入这种无休止的状态

 

曾几何时,一躺上床,就如同躺尸一样,任何的动静,都无法惊醒,直到第二天自然醒来。

 

而现在,这种状态,只是一个深深的渴望……

 

睡眠,只是浅尝辄止……

 

睡觉,也是一件奢侈品……

 

……

 

不知道多少个晚上,也不知道熬过了多少个晚上

 

睡觉,睡觉觉,shuijiaojiao,shuijiaojiao……

 

就那么梦呓着,半睡半醒间,那么反反复复恍恍惚惚地梦呓着。

 

跨过了13,14也渐行渐远,1314……

 

一年的时间,转眼即逝&

 

生命就那么样,一年复一年地,不断消去……

 

悲观地讲,生命,只从出生的哪一天,就慢慢地走向死亡。

 

而诺言,承诺,在此,又何不是神马浮云……

 

“我害怕,还怕你哪一天会失去你,你终我而去……”

 

“我等你一年,一年之后,如果……”

 

就那样梦呓着,等着,一年的光影悄然消失……

 

现在回想,不觉有些孩子气……

 

只是时间过去的,守着莫名的的等待,就这样悄然老去,留下一个单薄的身影在这苍茫的夜色静坐着,剩下的只是一个已被岁月侵蚀而荒芜的心,在夜空中,漂浮着,呆呆的看着闪烁的霓虹

 

不又得搜出《soundof  silence》,继续沉迷在苍茫的夜色中,瞭望夜空

 

静静地观望这路上的路上那人群,车流,以及闪烁的霓虹,似乎要看破红尘,穿越时空。

 

然后不觉间,似乎灵魂飞上天空,像个幽灵,审视着这世间的一切。似乎将这一切都置乎事外。

 

那路边的歌手依旧在唱着动听的情歌,只是那些音乐对于一颗苍老的心,似乎在无病呻吟,什么爱啊,失恋啊,舍不得走啊。只是发现这像是一个小孩打碎瓶子然后坐在地上哭闹着 ……酒吧依旧是放着散漫的摇滚,已经不屑与进去一瞟里面的galagalahappy。似乎像是一群顽皮的孩子在追逐着,打闹着,扭动着……小路上的KTV也传出混合的歌声,像是一个小孩对着对面的山头大喊啊 、呜、喔……看那琳琅满目的橱柜,服装,已经吸起心中的兴趣。身体,一片刚刚脱离枝头即将落地的枯叶,在空气晃溜着……

 

很多时候,整整一天,灵魂就像看戏般看着身体的在人生的舞台上表演着。

 

工作,如同吃饭睡觉一样程序化,本能地前进着。

 

人际,其实一颦一笑,对方的内心基本在自己心中解码定格,然后回放自己动作。

 

生活像是一场无休止的梦!

 

……

 

小时,人们常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

 

如今,已经黑白颠倒,已经无法区分黑夜白昼的概念。

 

这或许就是真实的梦想,因为每一刻都是做梦,而梦中所想,难道还不是梦想?

 

人生,就像一个梦的拼图。每一个梦,不管醒着活睡着,都是一个独立的精神体的,或说人生中的一个自成体系的小人生。梦醒即是她的诞生,梦中即是她的人生,梦终即是他终亡。而历史,或许就是有这么一个个的梦的堆积。

 

对狭义的梦来讲,即晚上睡觉大脑的活动波动。但是这个梦,醒来时的感觉与现实生活的感受是一样。这个梦,你记住了。他在生命的中的记忆与实际生活的记忆也是一样。只是他是一个独立的事件。但是与昨天相比,这个梦和昨天都只是人生记忆的一部分。或许还可以辩解,关于昨天的记忆都是有夜色分割的连续节点。而睡梦,只是一个单独的感受载体。甚至一个独立的记忆空间,在这个记忆空间中,往昔与之前的人生经历。

 

但是,如果回放人生,调出三五载的记忆。曾经的曾经,也如同睡梦,跟现今的自我已经蝶变般,与曾经的自我已是一个天一个地。 那些曾经人生,也如同睡梦,已经化为一个人生的一个记忆碎片。很多东已经无法勾勒出原型。只是浅浅的回忆,曾经欢乐开怀曾经的悲痛欲绝,现在让它们在脑海中票过,也如同看电影般。曾经的爱,依然铭刻在心底,尽管经过岁月无数的冲洗,依然萦绕心间。还不间断地流淌出丝丝黑血,渐融与鲜血中,于是你的身体还是残留这丝丝酸痛。于是,不敢再任意恣情,严格地控制自己的情感。尽管你还是相信爱,相信爱能够化解一切,能够穿越一切,超越一切。尽管,新的可以替换就的。只是,记忆是无法替换。如同潭水一样,可以抽换,即使还有曾经残存的点滴,也会被一次又一次地稀释到浓度无限接近与零。只是,每一个过去的曾经,都是一个梦,一个记忆的碎片,构成人生,你无法拆解。只是,现实是现在还是孤身呆坐在这苍茫的夜色中。只有孤独地舔舐这溃烂的伤口。

 

到如今,或许只要一个合适的,即使没有爱情,也可以欣然结婚,然后生活,营造一个港湾。

 

到如今,没有目标也可以照样工作,因为那已经不是一种技术,而是一种条件反射。甚至一种本能。

 

到如今,没有梦想,也可以照样生活。

 

……

 

只是,会发现生命中,少了点什么?

 

似乎需要一个支点,支撑着自己;似乎需要一个港湾,来平息内心的种种疲惫与焦灼……

 

更确切地说,需要一些鼓励,需要一些陪伴,需要一些关注,需要温暖的拥抱,需要细致关怀,需要额外的关注……

 

于是,在这苍茫的夜色中,不觉感到孤独像海风,阵阵袭来,你漂浮在海面上,奋力地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于是就胡乱挥舞。

 

无聊的看些新闻,也懒得去评论,然后想打个电话叫些狐朋狗友出来吆喝下,却兴致黯然……

 

于是,开始正视到,你无法正视到的孤独。

 

这种与生俱来的孤独,却很少用心来照料,来品尝。

 

一个人孤独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终将孤独地离去。而人却往往把它别开,害怕灵魂的孤独,就像小时候一个人害怕丢失在一个人白茫茫的雾气中,找不到方向而着急,需要抓取什么来获取自己的安全的。

 

于是,不得不把每一时刻安排的分毫不差,去找各种东西去充实自己。甚至难得的闲暇,都有各种新闻电视剧或者旅游塞满。

 

然后,又然后,

 

然后呢,发现不断充实人生,丰富人生,只是一场孤独的狼追赶灵魂的绵羊的游戏。

 

而,至始至终,都没有正视孤独,拥抱孤独……

 

然后,然后……

 

于是觉察到,寻找孤独,就是一场寻找自我的旅途……

 

人,从母体中分娩出来,于是就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生活起来。但是,人,还没有真正地独立。不管怎么独立的孩子或者自生自灭的,都是没有独立起来。即使植物的种子,也是在考种子残留的养分完成最初的发育过程。

 

然后,一个人慢慢成长,开始有了自我的意识,然后有了叛逆,开始想努力挣开一切束缚。但是,在本我之中,还是无法割舍的牵绊,无法真正正视孤独的存在。无法游离在这世间,独立在物质与精神上。

 

夜,依然如此苍茫。

 

夜未央,人未眠

 

依然呆坐着,无所谓……

 

漠然驻足,所向何方,我所谓……

 

漠然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