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economics > 中欧商业评论-专题 >

何必复归中庸|中欧商业评论

author:zhoulujun@live.cn    hits:

如同猎豹放弃速度、乌龟放弃硬壳。老罗不发声音,跟咸鱼又有什么两样?

       现在舆论的大危险,是遇上热门人物就群起捧之或棒之,必欲毁之而后快。即使习惯了枪打出头鸟,看到老罗孤寒无助的样子,还是让人心有戚戚焉。
       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产品,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骗局。人、事、物能脱颖而出,必有自身突出的特点。选择了“非礼勿言”,老罗恐怕不成其为老罗,世界也失去了些许风采。

企业家本就是异类

       评说理想主义者老罗的人生起伏和他企业的成败得失,未尝不可以采用自然史观点。严复翻译英国学者赫胥黎名著时,起名《天演论》自有其深意。英文词evolution译为“演化”而不是“进化”,更符合作者本意,也是达尔文主义的一个核心观点:自然变异发生的方向是随机的,简单认为生物由单细胞向着高等智人进步是一种错误,更不存在更高智慧支配这个过程。
       变异并非生物体有意识策划发生,多由于外界环境变化而做出应激举动。老罗从一开始被俞敏洪拒绝两次,到成为新东方明星老师被学生追捧,倚赖的正是自己诙谐幽默的过人口才。理想主义气质的感染力和敢言的风范,是他打动别人的有力武器。可以认为“敢说话”是老罗的核心竞争力,“理想主义”是老罗的核心价值观。他后来的事业奋斗历程,无论牛博网、英语学校、巡回演讲、出书,都与此两者密切相关。只为赚钱的公司不符合理想主义,老罗不会干;技术至上的公司少了与人交流,老罗也不会干。由锤子手机粉丝的热烈追捧来看,这样的产品和经营观确有市场存在。
       以自然史的观点来看企业发展的话,企业家和经理人是两个迥异的群体。经理人符合教科书对物种一般特点——或者说刻板印象——的描述,而企业家则是物种内不合常规的异类。企业家的主要因素是“先天遗传”(nature),某些天赋无法被替代。经理人的主要因素是“后天适应”(nurture),可以像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一样培养。坊间流行的胜任力模型也好,领导力发展模块也好,只是对按部就班工作的经理人成长有裨益,像老罗这样的企业家,是异类般的野蛮生长,常人惯用的量尺并不妥当。
      “性格决定命运”如果成立的话,企业家的性格也决定企业的发展路线。生物发展过程中不断遇到环境压力,适时作出改变是生存之道,但绝对不会放弃本身的核心特质。企业发展未尽如人意,老罗潜心反思自己的行为是好事,但因为遭人指摘而“不说话”,那就是放弃了自己的竞争优势,如同猎豹放弃速度、乌龟放弃硬壳,无疑是自寻死路。老罗不发声音,跟咸鱼又有什么两样?

核心竞争力及其附属品


       美国古生物学家古尔德主张的“幼态持续”(neoteny)是非常重要的生物学概念,指个体发育中保留某些幼年时期的特征并使之延长到成年时期的现象。人类婴儿出生后近似胚胎,无法独立生存而倚赖父母照顾,这点与其他哺乳动物都不同(小马驹出生后,摔个四方跟头就能小跑起来了)。正是保持了幼小状态,人类大脑才在出生后能持续发育,并在将来承担复杂的功能。如果这一发育过程在母体内发生,婴儿头颅会变得太大而难以出生。

............

(本篇全文发表于《中欧商业评论》201505月号。订购热线:02128905977,网上订购点击此处)

转载本站文章《何必复归中庸|中欧商业评论》,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money/CEIBS-Features/2016_0218_7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