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bout > 心路历程 >

中秋,凋零?

Author:[email protected] Date:

雁城的夜,依然是如此地嘈杂,摩的依然毫无忌惮的游荡着,无暇红绿的交替。不管秋黄春绿,衡州容颜未变。只是,物是人非,在这哀叹花相似。物与我何以皆同,不再被选择,自持变与不变

雁城的夜,依然是如此地嘈杂,摩的依然毫无忌惮的游荡着,无暇红绿的交替。不管秋黄春绿,衡州容颜未变。只是,物是人非,在这哀叹花相似。物与我何以皆同,不再被选择,自持变与不变……只是不断地自欺,憧憬着虚无的虹桥能够跨过彼岸。然而一切总是那么的苍白乏力,但是还要对自己说 这只是暂时的,终究会好起来的,everyting! 尽管麻管惨痛 坚持下去就好 ­知道我们是否都是这样在彷徨,挣扎! 然后再发现一切越显的无力与空白……反反复复,恍恍惚惚……只恨人非比花落花盛,遭受重重推残还有心!或许这就是人们敬畏松柏的因由?不忧风雨,不惧霜雪。沉默,将理所当然。因为只是一棵树:清风肆意地摇摇,那就即便,奈何只是他的一个玩具罢了;白云不会为此而停留,因为他无暇顾及。悲恸叹息,附近的兄弟姐妹可能无法听到,只是说你为什么这么忧郁呢?它们,幸运没有记忆,想不起太多悲伤往事,即便,也无法感触……所以,才想死去,但是又不得行尸走肉般地活着,拖曳这具包皮的骷髅摇曳于飒飒秋风……即便不愿听闻,但秋霜因此留情而矜持吗?在这浑浊的青春,没有半点生鲜,却为何还要持续,不是说韶华不为少年留吗?

 

     夜未央,雁城却显得格外安宁,只是南华的还继续白天呻呤、痛苦……依然继续着,伴随着点滴的水声。偶尔萦绕着护士的笑声……夜曲,或许需要点缀吧?但是,他们已来不及欣赏,只是无力伸张出左臂右膀,任凭护士的针头穿皮入骨,任凭那液体的冰凉洋溢,渗透全身。盘旋于体内的每个细胞……但,无奈。有的只是,等待死神的来临……尽管不甘,或许在向前一步就是成功或还为来得及丰收成功的喜悦;尽管不屈,坚信生命之花会因信念的灌溉而绽放……但是,只有护士清理床单,迎接新患者,再着手他们的放化疗……时间,从未停留,南华附一还是南华附一,只是新盖了几座楼宇,增高了几挪病例。护士依然他们上班下班,医生依然坚持着他们所谓的疗效,重复着相同的话语,"效果好的话几年,不好的……”只是那些眼神……或许他们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更或许他们早已麻木……或许本是自然,只是我这个另类在这用残缺的词汇敖叙着……

 

    夜已深,人未眠。疲惫的双眼愿闭,却无法封闭思绪刮骨的痛楚。一次次地尝试安慰自己,却犹如在沼泽中挣揣。任何的运作视乎多余,无法改变……

 

    夜,其实不能再叫夜,只能等待仲秋之夜了。月,会和今晚一样明吗?未知,多少个中秋一样,多少个中秋不一样,只有月亮本身知道,别人无无空顾及。顾及的只是今晚的月儿有无,或赞赏或谴责,甚至至此不评。又有谁说没有关注过中秋之夜呢?谁顾及月儿的喜悦哀愁呢?或许多半疯子!月儿是月儿,顶多寄愁心于明月。失财势的伟人举目无亲,走时运的穷酸仇敌逢迎!这炎凉的事态古今一辙,有财富的门庭挤满宾客……

 

     夜,似乎还没有去的念头。中秋却有点迫不及待。其实,中秋在已来临,不是说十五的月亮月亮十六圆么?可是中秋,对我来说,已毫无意义。无法享及邀月只欢愉。更想的是哭,却不摄于泪流满面。团圆,形同虚设……好想找个地方依靠,不知道何处是港湾……不愿做林中的羁鸟,因为只是一只断线的风筝。更不希望做贝中的沙子,在痛苦拮据的生活,我没有资本,现在,除了人,还剩下什么?然而却期盼着维纳斯的赏析?幻想珍珠的传奇……恨自己,不由得地恨自己,无能,就在这一切无法改变的事实,无法脱离的世界……又何以经受丘比特的打击。或许中的,又在眼泪中度过一生,再续雷锋塔下的呻吟,孟姜女的眼泪……

 

     夜,看来无法送走。人,却再也不愿归来。不是说雁不归吗?并不只是经济的落后,发展的空间太小……只是太多伤感无法挥发……     

 

    罢罢罢……

 

    夜,继续着……


转载本站文章《中秋,凋零?》,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about/diary/2009_0921_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