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life > body > seminal >

“精液洁癖”,洗不掉的遗憾

author:[email protected] date:2016-02-15 20:44:34

刘虹是我的同学,她和丈夫赵明结婚三四年了还没有“要来”孩子。我作为医生,对老同学做了一次刨根问底的访问。我耐心地询问:“你和赵明的房中事,如果方便的话,对我说说,也许能帮

  困惑

  刘虹是我的同学,她和丈夫赵明结婚三四年了还没有“要来”孩子。我作为 消失,有疼痛感为止。

  还可实行满灌疗法,即对于刘虹这样的性洁癖患者,可以让她坐于房间内,请其好友或亲属当助手,患者全身放松,轻闭双眼,然后让助手在患者手上涂各种液体,如清水、墨水、米汤、油、染料等等。

  在涂时,患者应尽量放松,而助手则尽力用言语形容手已经脏了,等等,督促其忍耐,直到不能忍耐时嘱患者睁开眼睛看到底有多脏为止。这时,当刘虹看到这只是一些透明液体,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脏时,这对她那“脏”概念是一个冲击和一个校正,说明“脏”往往来自于自己的意念,与实际情况并不完全相符。

1G221C38-9.jpg


转载本站文章《“精液洁癖”,洗不掉的遗憾》,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life/body/seminal/2016_0215_3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