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SpecialTopic > literature > 格言新说 >

    2006年6月上11期格言新说 “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Author:zhoulujun@live.cn Date:

    朋友的敌人是敌人,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有些是,但多数情况下却未必,甚至还是更为凶残暴虐的敌人。  大宋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曾气

    朋友的敌人是敌人,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有些是,但多数情况下却未必,甚至还是更为凶残暴虐的敌人。

     

      大宋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曾气吞山河,所向披靡,哪晓得随后在剽悍的北方游牧民族面前,却总是挨打受气。于是宋王朝不断割地赔款,不断俯首称臣,最后干脆彻底玩儿完。

     

    当初,在一鼓作气搞定了10个小国后,北宋开始了对辽和西夏“收复失地”的战争。战争进行了半个多世纪,到11世纪中叶才暂时停息。在这以前和以后,宋王朝都只能屈辱地靠每年送钱送物勉强维持住彼此间极不可靠的和平。

     

    1115年,女真人建立金国,立即向辽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北宋政权大喜过望,以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遵循“远交近攻”的祖传秘方,马上派赵良嗣前往联络,随后又于1120年另派人渡海去与金国订立了更具体的“海上盟约”,约定宋、金双方南北夹击混账透顶的辽国。

     

      岂料金军刚刚攻占了辽的首都,俘获了辽的天祚皇帝,气都没有歇一口,随即就乘胜进攻昨天的“朋友”北宋。愚蠢而懦弱的宋徽宗这才大梦惊醒,后悔莫及,急忙把帝位传给他的儿子宋钦宗。然而,一切都迟了。仅仅一年以后,金兵就席卷了淮河以北的广袤土地,开进了开封城。可怜的徽、钦二宗做了阶下囚,数年以后便死在了遥远的异国他乡。12世纪20年代中国土地上的这一幕,留给了世人一个极惨痛的教训:敌人的敌人可能还是敌人,甚至可能是更致命的敌人。这一幕还演出了一个“惊人的重复”:公元975年,当赵匡胤势如破竹地灭掉了软弱的南唐,将南唐后主李煜押送到北方的开封城时,他绝对想像不到,一个半世纪以后,他的后辈也要重走这一完全相同的“囚徒之旅”——何其相似的朝廷,何其相似的命运,一个北宋,一个南唐。

     

         无情的历史惩罚的是老犯同样错误的民族,不幸的是“惊人的重复”一再重演。100年来,“金国”的铁骑对宋朝人民的反复掠夺和野蛮屠杀所激起的巨大仇恨,北宋的亡国和徽、钦二帝被掳所带来的奇耻大辱,使南宋的君臣人民都冷静不下来。眼前的敌人又一次掩盖了远方的敌人。于是,南宋与蒙古约定“夹击金国”,却由此拉开了长达40年的“灭宋之战。对狡诈的蒙哥和忽必烈等人而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个口号他们只是口头上叫叫,他们心里想的一直都是“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如若不然,南宋断不至于那么快就沦于比金更残暴的蒙元之手!


    转载本站文章《2006年6月上11期格言新说 “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literature/moto/2016_0218_7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