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Religion > 讲经说法 >

宗教的裂纹,信仰的区块链

author:zhoulujun@live.cn    hits:

海内外谁不知道我们少林? 我们的俗家弟子释小龙未成年就成名了,少林寺海外分店也开了,布局要趁早,我们的武术和佛教艺术,比这帮IT狗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As you Know,他们工资再高也是下等阶级

2017,丁酉年初春,是宗教界最后的幸福时刻。

此时,雍和宫的喇嘛们偶尔还能牵着女施主的手,在附近的素菜馆里相互喂饭,分享佛祖的欢悦。他们并没有想到5年后,连庙宇的运营都难以为继,曾经年收入10亿+的大寺,衰落得比诺基亚手机还快。

2017-2022年这5年里,新韭菜们都分别皈依了LOL教、守望先锋邪教、Dota 2教等一系列数以万计的旁门左道。除了收割老韭菜的棺材钱,无知女施主的脂粉钱,收入基本没有增量。佛门老法师们对于发展小韭菜们无计可施,彼此沟通都不在一个频道上,聊个毛线。

各地的佛教寺庙都出了问题,但是压力最大的是江苏和尚们,5年前规划的耗费超过250亿的牛首山二期落成了,可是信徒的生意却远不如30年前的无锡灵山大佛。那时候卖卖墓地都能发一大笔,管理费海了去。如今,为了现金流,一个殿堂级庙宇纯粹变成途牛/携程/穷游这类互联网企业的O2O据点,还在佛门安利道教的老年养生套餐,也是堪称车祸级惨剧。

  43dbf57308e445429702105c43e748f7_th.jpeg

数十亿的牛首山一期工程,南京一霸

5b7c1612055a481688d908a9ba0bc60b_th.jpeg

数十亿的牛首山一期工程,南京一霸

相比之下,淡然处世的道教早就认了命,根本不做无谓的挣扎,集体改行,在支付宝上做宗教O2O——算命。

  宗教O2O,精神抚慰师

宗教O2O,精神抚慰师

佛祖的光辉、基督的精神,都难以渗透到VR+AR的加持的游戏世界。除了那个从娃娃抓起,从母语教育开始渗透的穆斯林真主的日子还不错,其他教派的大小神仙都在反思:娘希匹,这帮人怎么就信了邪!

  没信仰,收入再高也不过是乞讨成功

没粉丝,庙宇再好也不过是旅游景点;

没信仰,收入再高也不过是乞讨成功

乱拳打死老师傅。

经书艰深晦涩,用户闲的蛋疼才会翻翻,可偏偏看不懂,描绘的虚无缥缈的极乐净土,在新技术的幻境面前真是抽象单薄,简直是负分,全是差评。

随便一个游戏,满天神佛,每一个都比你的现实泥胎更卡哇伊、更友好,云端烧香还能附赠互联网肉夹馍上门。游戏对世间的扩展和解释,不仅仅超越了千年前佛祖的智慧,更笼络了用户们的心。

曾有预言:我们的竞争焦点也必将从市场/空间份额(Market Share),逐步走向时间份额(Time Share),并最终在信仰份额(Faith Share) 上完成最终之战。

只是,时间未到,谁会信? 如果在一个信仰主导的行业,可能是聚集了一群最没有信仰的人,会怎样?

  VR世界的神佛,哪一尊不胜过泥胎?哪一座不是宏伟壮丽?

VR世界的神佛,哪一尊不胜过泥胎?哪一座不是宏伟壮丽?

深重的焦虑和持续的危机笼罩在整个宗教界上空,终于有一天,在嘉兴的南湖边,不同宗派的老法师们齐聚一堂,抛开宗教成见,协商大计。

在会议发言之前,灵隐寺新任方丈梦遗法师内心是崩溃的,在发言稿上重重的写着注脚:

对于前世今生解释权的失语,是佛教的灭门级惨案。

佛教做到互联网+ ,不是微信上卖心灵鸡汤,不是做微商,而是,重建对于前世和来世的解释权,抢回信仰是2022年佛门建设的重中之重。


《论佛门的互联网+ 和与时俱进的指导精神》 by 梦遗法师


  虽然同在杭州,他和丁磊并没有什么交集。可是,游戏碾压了自己的年收入过Billion级别的百年老庙,当年抗日战争都没有这么有破坏力。

  莫名的仇恨从心头涌起,恶向胆边生。内心特别希望回到公元1600年,像天主教对待布鲁诺一样,把所有游戏从业者统统烧死在意大利的鲜花广场。灵隐寺倒贴10个亿去做法事。

  780b924b74c34c0082120b9d4ff76a75_th.jpeg

布鲁诺的日心说动摇了天主教的核心

会议开始了,清规戒律就顾不上了,上来就是粗口:


TMD,游戏被低估了啊,各位亲!PC兴起的时候,我们看不见危机;手机起来的时候,我们看不起;等到VR起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追不上了。 这是我们宗教界没有与时俱进的重大过失!!



在研讨会上,梦遗法师当着僧众展开了凶狠的批判:


想当年,达摩祖师自印度航海来到广州,一路上做佛法直播,不断传教,走到河南洛阳的时候,就已经是网红了!不靠互联网就能圈到帝王级高级粉丝。 可是,从他老人家之后呢,各位,我们经书印得多了,套路越来越少了,1000多年过去了,还在玩老把戏。要与时俱进啊!!




虽然在同一个会,京城的龙水寺方丈——学成法师的心并不和他们在一起。他并不太屌这帮人,格局太低,扎进钱眼,浓烈的loser气质,根本不配做时代和命运的对手盘。积极发展手游和新型手办

积极发展手游和新型手办,与野路子的佛祖加盟店竞争!

学成法师发表不同意见:


我不是针对谁,但是在我心里,在座各位都是垃圾。 


我们5年前就开始搞AI和机器人了,6年前就搞手机端烧香,9年前就有网页端的供养,今年要部署机器人法事,网易的游戏里面还有我们限量开光的道具。就连我们法物流通处,都嵌了比特币二维码,直接做成了比特币O2O,客单价10万人民币起步。


我不知道你们这们多年都在干什么,不与时俱进,不光大佛门,都忙着从政府和女施主那里套利,法事O2O,尤其东北的可真是出『贫僧』啊,到处化缘,连给汽车开光都上58同城接单,我TM也是醉了。


这年头,最怕的就是念经念傻了。恩,对你们来说,确实是读经改变了命运。


死一般的寂静,虽然100多人想砸场子,但还是听他说完再动手。


宗教是社会操作系统,如果连『社会』你都进不去,你传个毛线的教? 认知定义世界,游戏定义认知。 3岁孩子就开始打游戏了,你们有几个三岁开始念经的? 信徒是一切啊!

世界观+IP 体系+社交网络         

这是宗教核心,也是游戏的核心



             

宗教的工作,都被大家看不起的游戏公司干了。只是,实现方式和路径不同。我们用线下实现,他们用线上。


我们用宏伟的建筑来堆砌,他们用美工造幻境;我们用僧人一辈子来修行,用命来浇灌,他们用技术,用VR眼镜,从3岁开始就洗脑用户、诱惑用户。

你们今天都打游戏的,你看看,我们是不是输在了起跑线上?


大家还记得PC游戏早期都用大胸妹子来吸引人么?现在呢? 都是大场景大制作,动辄满天神佛,连宇宙战争的题材都用完了。 我们呢,『色即是空』这几个字念了多少年了?


我们今天的关系网,除了原生家庭和佛学院带来的,其余是不是都是在副本/场景中勾连而成?最早魔兽世界崛起的时候,我就说过,只要用户在游戏里停留时间足够长,游戏就是在输出世界观,构建新社交平台。他们在铁炉堡烧香,还是在雍和宫烧香,区别大吗?


一直打瞌睡,体重300多斤少林寺方丈释永久忽然醒了,作为河南景点一霸,中华武术的精华,一切武侠的意淫主角,欠了欠身:


你们又聊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俺们是没听懂啊。


哪有我们的功夫来的实际?


我们是超级IP,你们谁正经八百上过电影,几个去过Hollywood?海内外谁不知道我们少林? 我们的俗家弟子释小龙未成年就成名了,少林寺海外分店也开了,布局要趁早,我们的武术和佛教艺术,比这帮IT狗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As you Know,他们工资再高也是下等阶级,hoho


自称哲学家李一道长刚刚去丁磊家安利O2O服务回来,吃得满嘴猪油,匆忙进门,只听见浓浓河南信阳口音的英语,还以为走错了门。在这一群操心生计的人里,李一道长还算吃得开的。


不好意思迟到了。 首先,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宗教是什么?

首先呢,是心灵鸡汤,是人和生死对话的方式。

然后呢,是行为规范,是让大家遵守共同的行为方式和道德。

最后呢,是世界观和方法论,是大家共同聚在一起、团结在一起的方式。


我知道你们几位高僧都赚了好多钱,我们道教穷,我们不羡慕。我们接地气。我们懂市场。你们看看,你们佛教的信徒都是谁? 以前是达官贵人,如今,老头老太太,在医院和养老院。年轻人呢,都是游客,最多到庙里来个自拍,摆个Pose,不是铁粉也不怎么花钱。老龄化社会了!各位!


死道友,不死贫道。我是没节操的,哎。在杭州好得很,我们专注高端市场,主要是在哲学层次上做心灵服务,什么BAT不都是我的好朋友好客户嘛。


你们佛教就是装逼,就是高冷,我们O2O上门,你们非要大搞楼堂馆所,还卖墓地,历朝历代,国家挺你们还好,不挺你们死的比谁都难看。


就你们少林寺,屁股上的屎还少吗,呵呵。


道长点燃一根『利群,略幸灾乐祸。


真的压抑好久了。TMD,好不容易等到佛教掉坑里了。新时代了,都不是一代人,这群中专生怎么可能玩得过互联网的狼?


慈航普度

慈航普度


远处,天高云淡,眺望远处的神迹,再想想自己,李一道长又悲从心生:信仰这门生意自从1900年后,其实就衰落了,战争、动乱、政治、科技,每一轮变化都像坦克一样碾压过来。想想师长和前辈,今天道教祖业全然面目全非,变化太快,要不是老祖宗还有几个山头、O2O服务和哲学思想,中医产品,搞搞培训班,不掌握大庙的自己,今天真的是只能去坑蒙拐骗了。


黄酒后劲大,酒劲上来了,道长多说了几句:


各位,今天喝多了,多说几句不中听的,别介意。


30年前刚出道的时候,我还可以拿着小姑娘的手看手相,15年前,我还可以和成年人聊未来,和老年人聊养生,现在呢,只能聊哲学聊心灵。


一口唾沫就能DNA检测出寿命多长,病有多少,带上VR眼镜,太上老君恨不得跪着给客户聊天,不转变思路怎么吃饭?


我们都是时间车轮碾碎的小蚂蚁啊。如今,也亏师祖保佑,留下的思想比较多,帮他们搞搞养生,做做心灵和肉体的按摩。


我们道教是不行,吃瘪吃好多年了,比不上各位家大业大,但是我们穷则思变。你们佛教是瀚如烟海,但是所有的想象力比今天科幻小说牛逼吗?前世来生说得能比计算机模拟的幻境牛逼么? 再过两年都能意识上传了,搞不好精神可以永存,经书又怎么解释?


881dfefdcfbc45d493efb023a1bd251c_th.jpeg

穿透过去现在和未来,虚拟实境碾碎了一地的信仰


道长重重的吸了一口烟,这么多年的辛酸痛楚涌上心头,挤出几滴泪:


信息不对称的路,是越走越窄。我们过去在用我们的世界观和哲学体系解释未知,可是现在用户不要解释,他们要看到!


我都60多了,我也不想找一群青瓜蛋子上门服务,我好歹也是个掌门。以前都是服务达官贵人,后来都栽了,客户越来越少,如今呢,跟小额贷款似得,全是一群走投无路的穷鬼上门。要不是我像那群屌丝律师一样努力,今天,饭都吃不上。各位,网易和腾讯的游戏以后都要归宗教事务局管了,你们的饭碗又在哪里呢?


各位,放下吧,经书上的故事,总有讲完的一天。

你能吹的牛逼,技术都实现了。

世界,不是你们的了。


。。。。


61f8f096f0e941378c68bdfb4476fa92_th.jpeg

神迹,是天人感应的见证,是信仰的固化


研讨会在一片撕逼声中散场,眼睛还红着的道长晃晃悠悠来到了门外的神迹脚下,枯坐发呆。 四下无人,只有一个扫地的看门老头。


老头笑看道长,似乎看破了酸楚:


道长还是太世俗,凡间事情掺和太多,迷了双眼,和方才那些人,并没分别。


宗教是向上的阶梯,凡间的人由此通往极乐,凡间的神由此通往神权。

宗教是团结的工具,是封禅的平台,是凡人只可信仰、不可逾越的屏障。

宗教是网络化的神经元,神圣的信仰就像区块链一样链接着每一个人,是不可抗拒的指令。


参不透本质,只在现象里面打转,拿宗教与科技对抗,只能说,你们道教的人还是读书太少,离封神之路越走越远,只配走向坑蒙拐骗。”


转载本站文章《宗教的裂纹,信仰的区块链》,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Religion/expound/2017_0331_7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