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design > graphic >

写实与否,透视和光影效果是关键!

author:[email protected] date:2016-02-03 14:39:50

所谓写实与否,透视和光影效果是个很关键的部分。而西方画重视透视与光影效果,是文艺复兴之后的事。即:在没有透视及光影效果的时代,西方画也不写实。

其一:所谓写实与否,透视和光影效果是个很关键的部分

而西方画重视透视与光影效果,是文艺复兴之后的事。

即:在没有透视及光影效果的时代,西方画也不写实。

公元前的埃及壁画:

公元后的拜占庭壁画:

对比一下:唐朝阎立本《历代帝王图》。

南唐的《韩熙载夜宴图》:

是不是可以这么说?

结论之一:文艺复兴之前,其实西画和中画的人物画,大家都差不多,因为透视和明暗对比不靠谱,所以,都不算太写实。

其二:中国也不是一开始就写意的。实际上,有一个时期,其实很重写实,尤其是宋朝画院,界画、花鸟,虽然谈不到透视光影,但都很写实重视细节。比如:宋朝的楼阁但是:
宋朝之后,文人画流行,大家都爱玩山水写意,这就大大降低了工笔的地位;到明朝中后期,士大夫更懒得画工笔,大多笔墨文章,求写意淋漓去了。
那时节,画肖像的,太写实会被认为不摹古,且匠气。这是士大夫掌握作画话语权的直接结果。
而欧洲那边,在透视、明暗对比出现前,其实也不算写实。比如文艺复兴期间,博鲁盖尔这幅:
对比:

其实论”写实“,也不比《清明上河图》靠谱多少吧?博鲁盖尔这幅,都已经是《清明上河图》之后几百年的作品了。

但文艺复兴之后,一切慢慢变了。


比如,以下是画圣乔托的作品,文艺复兴前期。看着依然不算写实吧?不是他老人家型打得不准,或者构图不好,或者动作失真,主要是因为没有透视明暗对比凸显质感。

以下是拉斐尔师父吉兰达约的作品,好,但依然有些2D。

而看拉斐尔的这个,明显人体材质、开始当真了:

卡拉瓦乔是明暗对比的大师,17世纪初无数人学他:


而之后,北方画派(荷兰)对材质和光线又有了研究,比如伦勃朗

所以:透视、明暗效果和细部质感的成熟,使得西方画,是一个极其、极其、极其、极其漫长的过程。

而哪怕到了19世纪,古典油画已经在透视、结构、细部描绘方面大成后,还是有些问题。比如:

安格尔这幅《大宫女》天下知名,他自己是19世纪前期古典画派最重要的人物,一向讲究素描的精确、透视的到位。但注意这个姑娘的脊椎骨:明显长得不靠谱,违反人体基本事实了。

即是说,到19世纪,透视和明暗对比效果已经很出色到足以乱真了,但在细节方面,西方画依然有不写实的一面。

实际上,莫奈、雷诺阿、西斯莱这些印象派之所以造安格尔的反,就是因为“古典画派没有画出我们眼睛所见的东西”。即:“西方古典画派,还是不够写实。”

做总结了。

早期,大家都不用透视和明暗对比时,西画人物和国画人物,其实都不算写实。

中国自宋朝画院,重视写实过一段,但宋朝之后文人画盛行,也断了工笔匠们的念想。大家都开始刷写意+摹古了。

欧洲自文艺复兴之后,重视透视、明暗对比、细部描述,尤其是南方画派的人体构图和北方画派的细部勾勒都发展出来后,就制造出了足以乱真的3D效果。

但是,哪怕到了19世纪,透视和明暗技法已经普及,西画在构图方面依然不算写实(参考安格尔)。所以才会出现印象派和古典派的长期斗争。

一言以蔽之,公元前一千年,大家都差不多,甚至中国画还更写实些。

之后,欧洲人走了透视和细部,而中国画家走了写意的路数。

大致如此。

多图预警


身为中国画人物专业的大三学生看到这个问题不得不答。

先上结论,再展开

中国古代人物画看起来不那么写实是有先天(用线造型的传统本质)和后天(宋代以后社会主流观念对造型能力忽视)两大原因组成的。


——————————————————————分割线—————————
第一部分

为什么说用线造型是中国画传统的本质?(看到这里肯定有一大波人跳脚——扯!淡!)

从工具上解释,毛笔,在纸上留下的痕迹,几乎都是线性的。(不服!说好的皴、擦、点、染呢!!??那么多效果你当没看见?)好吧,你自己试试看,画一群人,用勾线和皴擦点染五种方法哪个最快?必须是勾线啊,实用。

且不说后面四者都是依附于线条才成立的,历史向前推进,早在毛笔产生之前,原始社会的中国人削竹为笔,用竹尖在地上书写,看吧,线性观念其实那么早就进入了中国人的思维(当然,石刀刻的甲骨文也是一样的道理)所以,用线造型,或者说线造型,是中国画的传统本质,也是中国画区别于西方绘画的最明显特征。

罗丹说,世界上不存在真实的线条。所以,中国画用线造型这事儿就已经决定了,不管再怎么努力,要想完完全全彻底的贴近现实,是行不通的。

但画画这事儿并不是越逼真就越好,与真实保持适当的远离,才是绘画的妙处所在。

用西方绘画举例


这是全力贴近真实的————写实主义的库尔贝(事无巨细完全按照看见的来哪怕很丑但只要真实一并画下来)(库尔贝是西方艺术史上最原原本本的写实主义,题主说的3D啊写实啊之类的以他为代表最合适不过了)

这是极力远离现实的————抽象大师康定斯基(我画的是啥你看不懂就对了)

这个是与现实保持一定距离并带有强烈的艺术家个人情绪的——梵高和席勒,我们可以统称为表现主义




作为参照,上几张中国古代的

梁楷,作为写意的代表

宋徽宗临唐代张萱《捣练图》,作为工笔的代表

(为什么选这两张下文再讲)


看出来了吗,中国古代人物画在面貌上和西方的表现主义最接近。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才可以探讨中国古代人物画为什么不够写实的问题。


第一部分总结:

毛笔工具带来的线性思维,对于中国画往写实方向走带来了障碍,而且不小;但聪明的古人索性反其道而行,利用线造型和平面化反而可以拓宽对人物的表现形式,这一点西方的艺术家到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才意识到。

第二部分


为什么上面选那两张宋代的画作为代表?现在回答你

其实,中国古人的写实能力是有的,而且非常厉害。但是这一点体现最好的,不是绘画,而是雕塑。


兵马俑,秦代的水准。

说书俑,汉代的水准。

隋唐以前的绘画(壁画除外)均已失传的情况下,通过雕塑我们可以直观地了解到古人的写实功底。而宋代绘画正是这种能力在古代绘画中体现最好的。

这山峰。。。

这螃蟹画的,够写实吧

谁说古人不懂解剖!!??



所以说,有造型能力的人画的变形才可以称之为变形,因为他有控制力;而没有造型能力的人的变形,只能叫画不准。

宋代画院里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能跟他们相提并论的,功力自然不用多说,所以才在宋代的范围内找最好的画。

但是这种以宫廷画匠为主的模式在宋代之后走向没落,转而兴起的是文人士夫画。简言之就是我的职业是别的我不会画画我只是画着玩儿玩儿来抒发我的高尚情操。它的本意是只要画面感觉好了造型正不正确其实无所谓。


但在这我要强调的是,文人画的兴起阶段的形依旧是很美很考究的,只不过它们很古雅不似晚期的南宋院画那样艳浮罢了。

这个阶段人物画的最好的非赵孟頫莫属了。



随着文人画占领统治地位,造型能力和写实倾向逐渐为社会主流所排斥。但是造型能力的下降对山水花鸟画的影响并不明显,而对人物画来说却是致命的。(写到这里想起来为什么老师上课总是说造型是第一位的了)



烂画的图我不想贴



到最后中国画里人物出现的最多的样子是这样

没办法,说穿了就是已经不会画人物了,哀


我不怪你们我知道你们其实都是专职山水画家。。。


(陈老莲任伯年们我对不起你,你们画得很好可是实在没办法放进来讨论写实的问题啊)


第二部分总结:

宋代以后绘画观念的转变导致画家总体的造型能力下降,写实不能。。。

————————————就这样结束了?——————————

不!!还没有


上面说的是社会主流,下面是非主流部分


早在明嘉靖、万历年代(1522—1620年间),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十五世纪初叶至十六世纪前半叶)的绘画技法传入中国。文艺复兴艺术的两大经典法宝:古典艺术和新产生的透视技法,被利马窦等一批传教士带入皇朝,在南京等大都市传播开来。西洋肖像画的技法,引起了旅居京城的中国写真画家们的极大兴趣,他们在画作中,注入了一些西洋技艺,使传统肖像画在表现技巧上有所突破,这样的肖像画一经投入市场,立刻受到了王公贵族和时人的欢迎、青睐。


我承认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惊呆了,佚名高手哇 %>_<%


明代最有影响的肖像画家曾鲸(1566—1650年),祖籍福建蒲田,长期客居南京。其画法是以“墨骨”为主并结合多层烘染,是中国传统线描与光影明暗相结合的结晶。当时在南京追随曾鲸的肖像画家就有金谷生、王宏卿、张玉珂等。美术史上称这一时期的肖像画风为“波臣派”———曾鲸字波臣,后人以其名字来命名这一画派。


这个其实很逗,古人的写实也仅限头部呵呵哈哈。。。。╮(╯_╰)╭

————————————结束了?—————————————


当然没有



上面是古代部分,下面是当代的



中国人物画能不能写实? 答案是当然可以!!

写实了就会变得和西方画一样吗? 答案当然是不!!!

我答这道题的目的,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在中国,比起其他画种,中国画人物画是最强的。

但是有太多人不知道这一点

不废话,上图



蒋兆和


黄胄



周思聪


何家英


方增先

周昌谷



顾生岳


李震坚

黄发榜(亲爱的榜爷,在木板上画)



刘国辉



吴山明(用宿墨)



吴宪生



尉晓榕



盛天晔



花俊



潘汶汛



邓先仙


吴冠华

当我写下这串名字的时候,我无比得自豪,因为我感觉到此刻我就与中国的美术史紧紧相连。

感谢每一个看完的人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


转载本站文章《写实与否,透视和光影效果是关键!》,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design/graphic/2016_0203_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