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economics > Economy >

通货膨胀与金融式剥削—— 货币的剥削职能解析

author:zhoulujun@live.cn    hits:

奴隶制的最大剥削是只给被剥削者维持基本生存所需要的物资。被剥削者除维持基本生存外的一切均被剥夺了。封建地主只是以地租的形式无偿剥夺农民的部分劳动果实。从奴隶制到封建制是一

剥削的进化

奴隶制的最大剥削是只给被剥削者维持基本生存所需要的物资。被剥削者除维持基本生存外的一切均被剥夺了。封建地主只是以地租的形式无偿剥夺农民的部分劳动果实。从奴隶制到封建制是一个缓慢而巨大的进步。地主以土地的私有特权剥削农民,资本家则以生产资料或生产要素的私有特权剥削工人。地主和资本家都是以私有特权进行剥削,在本质上没有区别,只是在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在形式上不断变化而已。奴隶主控制奴隶的人身自由,剥削奴隶的劳动价值。地主和资本家只是剥削劳动价值,而不再控制被剥削者的人身自由。

资本主义早期的剥削方式是以“延长劳动时间,加大劳动强度,尽量少给工钱”为特征的体力式压榨式剥削。随着自我意识的觉醒和生产力的发展,体力式压榨式剥削演变为“8小时,双休日,买保险,适当少给工资”的可持续性剥削。随着自我意识的觉醒和生产力的发展,剥削方式进一步演变为以“股权、期权、高工资、培训”为诱饵,先发掘出被剥削者的最大价值,再剥削最大剩余价值的脑力式剥削。体力式压榨式剥削只能剥削到10倍于工钱的剩余价值,可持续性剥削也只能剥削到20倍于工资的剩余价值,而脑力式剥削则能剥削到100倍于各种成本之和的剩余价值。

通货膨胀的剥削

对于被剥削者来说,体力式压榨式剥削是收获远小于付出的不人道的剥削;可持续性剥削是收获小于或等于或略大于付出的人性化剥削;脑力式剥削是收获大于或远大于付出的乐于接受的剥削。为什么在被剥削的情况下也能实现收获远大于付出?因为劳动价值等于生产力水平与劳动时间之积,且劳动组织的劳动价值能够大于其每个成员的劳动价值之和。详细理论请参见《战争的基本价值》。

体力式压榨式剥削、可持续性剥削和脑力式剥削都是可察觉的现对现或面向未来的剥削。因为资本家必须把劳动价值变成金钱之后才能实现真正的剥削。如果不能实现价值到金钱的跨越,资本家也会破产,沦为被剥削者。被剥削者可以成为剥削者,剥削者也可能沦为被剥削者,剥削和被剥削的微循环一直都是存在的。尽管脑力式剥削已经非常隐蔽非常高明,但是面向过去的金融式剥削则更加隐蔽更加高明。

金融式剥削

一个工人工作了10年存了100万元,一个资本家剥削了10年积累了1亿元,突然有一天,1亿元只能买1根火柴。工人和资本家10年的劳动价值真的为零吗?工人和资本家10年的劳动价值到那里去了?劳动价值会凭空蒸发吗?是谁把工人和资本家10年的劳动价值全部剥削走了?

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通货膨胀只有受害者,没有受益者吗?通货膨胀的受益者是谁?通货紧缩只有受益者,没有受害者吗?通货紧缩的受害者是谁?

通货膨胀

金融式剥削模型

三人经济模型:猎人每天打3只野兔,自己吃1只,以每只0.5克黄金的价格卖了2只给商人。商人每天用1克黄金买了2只野兔,自己吃1只,然后以2克黄金的价格把最后1只野兔买给了矿工。矿工每天冶炼3克黄金,用2克黄金购买1只野兔自己吃,储存1克黄金。

在这个简单的三人经济模型中,每天有3只野兔和3克黄金用于交换和分配。交换和分配的结果是每人每天吃1只野兔,每人每天储存1克黄金。可以简单地认为猎人、商人和矿工每天的劳动价值都是1只野兔和1克黄金。100天之后,每人都有了100克黄金的储备。

矿工突发奇想,用纸币与黄金挂钩,1元纸币兑换1克黄金。经过一番游说和商量,商人和猎人同意了。从此以后,矿工不再冶炼黄金,而是生产纸币。矿工变成了银行家。三人黄金经济模型演变为三人纸币经济模型:猎人每天打3只野兔,自己吃1只,以每只0.5元的价格卖了2只给商人。商人每天用1元买了2只野兔,自己吃1只,然后以2克元的价格把最后1只野兔买给了矿工。矿工每天发行3元纸币,用2元纸币购买1只野兔自己吃,储存1元纸币。

原来每天有3只野兔和3克黄金用于交换和分配,现在每天有3只野兔和3元纸币用于交换和分配。原来每人每天的劳动价值都是1只野兔和1克黄金,现在每人每天的劳动价值都是1只野兔和1元纸币。如果1元纸币真的可以兑换1克黄金,那么猎人和商人的劳动价值没有贬值,银行家(以前的矿工)的劳动价值也没有被高估。100天之后,每人都有了100元纸币的储蓄。

通货膨胀 纸币

这时,猎人和商人要求用纸币兑换黄金。但是,猎人和商人一共有200元纸币,而银行家只有100克黄金。于是,银行家宣布2元纸币兑换1克黄金。猎人和商人最终同意了。这样,在过去100天中,猎人和商人每天的劳动价值就是1只野兔和0.5克黄金。而在过去200天中,银行家(以前的矿工)每天的劳动价值就是1只野兔和1.5元纸币。猎人和商人每天做相同的事,以前的价值是1只野兔和1克黄金,现在却只获得了1只野兔和0.5克黄金。银行家(以前的矿工)通过纸币贬值的通货膨胀,成功地剥削了100克黄金的劳动价值。虽然银行家(以前的矿工)劳动200天的结果是吃了200只野兔和拥有300元纸币,而猎人和商人劳动200天的结果是吃了200只野兔和拥有150克黄金,但是银行家(以前的矿工)剥削到的劳动价值的确是100克黄金。因为,猎人和商人劳动200天的结果本应该是吃了200只野兔和拥有200克黄金。

银行家又突发奇想,宣布恢复1元纸币兑换1克黄金。银行家又经过一番游说和商量,最终用300元纸币从猎人和商人手中购买了300克黄金。这样一来,银行家劳动200天的结果就是吃了200只野兔和拥有300克黄金,而猎人和商人劳动200天的结果就是吃了200只野兔和拥有150元纸币。又过了100天,猎人和商人都有了250元的纸币,而银行家却宣布要1万元纸币才能兑换1克黄金。这样一来,猎人和商人劳动300天的结果就是吃了300只野兔,而银行家劳动300天的结果就是吃了300只野兔和拥有300克黄金。按照三人黄金经济模型,猎人和商人本应该各拥有300克黄金,但是他们现在1克黄金都没有。虽然银行家手里只有300克黄金,但是银行家通过纸币贬值的通货膨胀和纸币升值通货紧缩成功地剥削到了600克黄金的劳动价值。

实际情况远比三人经济模型复杂,但是三人经济模型可以很好地说明如何通过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来悄无声息地剥削所有的人以前就已经创造出来并认为已经属于自己的劳动价值。

津巴布韦 超额纸币

劳动价值的高估与低估

一个强大的公司的前台接待员甲的月工资是1万元,另一个强大的公司的前台接待员乙的月工资是5000元,一个小公司的前台接待员丙月工资是400元。前台接待员甲、乙、丙三人每月的劳动价值真的如此悬殊吗?

由于劳动价值难以精确计算出来,所以劳动价值被高估或低估的情况必然会发生。经济景气时劳动价值在总体上就会被高估,被高估的价值泡沫往往通过通货膨胀回归真实价值。经济萎缩时劳动价值在总体上就会被低估,被低估的价值往往通过通货紧缩回归真实价值。如果一个国家的劳动价值被高估,那么该国的货币就会贬值。如果一个国家的劳动价值被高低估,那么该国的货币就会升值。

上面只是正常的货币贬值升值和通货膨胀紧缩的情况。如果人为操纵货币发行或货币贬值升值,就可以实现金融式剥削。一个国家也可以通过操纵货币贬值升值来实现对其他国家的金融式剥削。金融式剥削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可以剥夺已经创造出来并已经私有化的劳动价值或劳动成果。

股票、股指、外汇和期货等的短期行为都是合法的“抢劫”行为。在短期的零和游戏中,几乎不创造任何价值。通过操纵股票、股指、外汇和期货等进行的盘剥只是金融式剥削的入门级手段。因为,股票、股指、外汇和期货等的涨跌其实质就是买方和卖方手中的货币的贬值或升值。通过资本市场对特定的人群进行金融式剥削显然远不如通过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对所有的人进行金融式剥削。

通货膨胀 物价上涨

货币史表明

夏代、商代直到春秋时期都选用天然贝充当货币,因为贝壳分布在广阔的水域里,奴隶们等老百姓可以肆意捕捞用来到市场上换取货物,官府和贵族极难控制货币的发行和流通量,造成官府和贵族肆意剥削老百姓财富困难。随着金属冶炼技术的提高和生产力水平的发展,金属铜、铁等产量大增,最重要的是冶炼车间为官府和贵族所有,自然官府和贵族选用铜来充当货币,这样官府和贵族就攫取了货币的铸币权和发行权,方便了他们剥削老百姓。最具说服力的案例是“淘金潮”:1825年左右,英国爆发了第一次经济危机。1847年的危机非同一般,首先一个特征就是危机持续的时间已经比繁荣年代长了,其次这次危机没有放过任何国家,第三个结果——全面政治革命,1847年-1848年,世界上出现了第一个共产党——共产主义者同盟,诞生了《共产党宣言》,刚刚出现的工业城市一时间几乎都掌握在新兴的无产者手中,危机的年份开始比“正常”的年份都多。1848年,圣弗朗西斯科发现金矿,1851年,墨尔本也发现金矿。这两个地方当时都是山高皇帝远的无ZF状态,而且金矿埋深不算太大,不用太大投资就能直接挖矿石。甚至不打洞都能在河床里面淘金。于是全世界的穷汉子蜂拥而入,许多海船到了美洲和澳洲,夜里一半低薪水手逃下船去淘金,船长一觉醒来连船都开不走。他们希望能一夜翻身。美洲牛仔们有刀有枪,澳洲历来就是囚犯流放之地,居民凶悍无比,这样的地方,不管是先占矿脉的地主还是后来的财团,都没法把金矿变成少数人的财源,只能眼睁睁看着近百万好汉满地发财。以前美国有个最大的地主叫苏特尔,从旧金山到萨克拉门托,小半个北加州都是他的。后来他的地上发现了金砂,淘金热就开始了,那些淘金者只认金子,什么私有财产权全不当回事,在他的土地上到处乱闯乱抢,当时整个加州全乱了,一个法官判决淘金者应该给这地主赔偿,然后法庭就被砸了,那个法官差点被吊死,地主的一个儿子也给打死了,跑到华盛顿天天恳求国会大老爷们做主,从林肯到议员见了个遍,上访15年,问题没解决,唯一的成果是财富被律师们骗得精光。这可怜的家伙后来穷的叮当响,欠一屁股债,最后又老又病死在华盛顿一个小旅馆里,那叫一个惨。垄断财团绝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个大地主掌握这些黄金成为跟它们相匹敌的竞争对手,所以这个大地主必须悲剧!这就是资本场丛林法则的竞争。这种淘金潮对世界有啥好处?没啥好处,黄金不能吃不能穿,从整个世界的角度来说,粮食没多一粒,棉纱没多一根,倒是少了成千上万的精壮人口搞生产。有害无益。但是对淘金潮对资本主义的世界有啥好处?救命之恩。资本主义缺的就是需求,需求就是货币。在金本位时代,黄金就是购买力!淘金潮收获的黄金都分散到了无数淘金者的身上,他们拿出来的黄金就是响当当的购买力。这就好比上帝雇佣了这些人口,给整个资本主义注入硬通货,于是购销两旺,经济危机一下子就缓解了。于是1847年爆发的经济危机缓解了,西方经济重又繁荣了。苏特尔们等的领地被共产了,淘金人的黄金流通量中和了资本家的过剩商品并推动其重启机器设备。淘金者的黄金的效应就是催化剂和润滑剂,极大地提高了无产阶级的流通速度和通量量,极大地提高了资本家工厂的开工率。这么多淘金人通过淘金拥有了黄金的铸币权和发行权,官府和资本家们就不能肆意地剥削老百姓,老百姓用淘来的黄金换取市场里“过剩”的商品,老百姓的消费能力提高自然地扑灭了这场规模空前的经济危机。随之带来一个令官府和资本家们头痛的问题,那就是黄金币值下降,他们以黄金计价的财富缩水,黄金通货贬值,财政出现了危机,长期下去这还了得,这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的。英国人为了南非金矿打布尔战争,出动了40万军队。官府和资本家们一愤怒,“人民黄金”淘金潮就被扑灭了,用枪杆子助官府和资本家们跑马圈地,黄金矿区的资本秩序在帝国威权下建立起来了,货币的铸币权和发行权又被资本家阶级独占了,又可以舒服地运用货币工具肆意剥削老百姓了。

秦统一中国后,秦始皇于公元前二一○年颁布了中国最早的货币法“以秦币同天下之币”,规定在全国范围内通行秦国圆形方孔的半两钱。货币的统一,结束了我国古代货币形状各异、重量悬殊的杂乱状态,是我国古代货币史上由杂乱形状向规范形状的一次重大演变。秦半两钱确定下来的这种圆形方孔的形制,一直沿续到民国初期。这个案例充分体现了铸币权的独裁专制,货币充当商品交换媒介的自然要求,货币文化是最传统和最源远流长的文化,这从黄金到今天都是民众最接受的货币、直到北洋政府时期都是以金属实物货币为主等可资证明。富商大贾操纵铸币权,富比天子,肆意运用货币工具剥削老百姓,威胁中央财政安全,自然是中央政府所不能容忍的。公元前113年,汉武帝收回了郡国铸币权,由中央统一铸造五铢钱,五铢钱成为当时唯一合法货币。从此确定了由中央政府对钱币铸造、发行的统一管理,这是中国古代货币史上由地方铸币向中央铸币的一次重大演变,汉武帝中央政府收回铸币权并独占才开始了由中央政府运用货币工具剥削臣民的先河。此后,历代铸币皆由中央直接经管。铸币权收归中央,对稳定各朝的政局和经济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

 

西汉晚期,王莽建新朝,托古改制,滥发货币。王莽上台后为解决国家经济危机而铸行的一种大钱叫“大泉五十”。一枚“大泉五十”重量仅及西汉五铢钱重量的二个半,却要当五十个五铢钱用。意味着每发行一枚大钱就要从百姓手中夺走四十七个半五铢钱财富,这必然引起人民不满,于是民间仍用五铢钱交易。为此王莽以重刑酷法规定:凡敢私藏五铢钱者将作为犯人充军戊边。由币制混乱可见王莽统治不得人心,必垮无疑。东汉末年,董卓进京毁五铢钱,更铸小钱,引起通货膨胀,货币制度再陷混乱。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分裂时期,战争频繁,政局动荡,社会经济遭受极大破坏,中央政府为了省铜,五铢钱越做越小,有“鹅眼”、“鸡目”之称,一枚钱改二枚,面额却大,百当千用,更引起了商品经济秩序混乱。这些措施也反映了中央政府铜冶炼业还不发达,铜产量还不高,满足不了铸钱需要。这种状况说明了铸钱原料必须具有稀缺性属性,不管是受客观因素制约还是人为因素营造,极易人为制造通货贬值;铸钱原料必须为官府独营或富豪专营,老百姓不得涉足,使得老百姓无法也无力自造货币。王莽的重刑酷法措施间接说明了中央政府运用货币工具盘剥老百姓财富,中央政府运用铸币权来解决财政危机,富豪用发行权和流通权聚积财富,受剥削的永远是老百姓。

秦汉以来所铸的钱币,通常在钱文中都明确标明钱的重量,如“半两”、“五铢”等等(二十四铢为一两)。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李渊决心改革币制,废轻重不一的历代古钱,取“开辟新纪元”之意,统一铸造“开元通宝”钱。宝文钱体系用铜铸币。“开元通宝”革命秦汉旧制,钱文不书重量,是我国古代货币由文书重量向通宝、元宝的演变。“开元通宝”钱是我国最早的通宝钱。此后我国铜钱不再用钱文标重量,都以通宝、元宝相称,它一直沿用到辛亥革命后的“民国通宝”。唐高祖武德年间621年铸行“开元通宝”钱,结束了秦汉以来以重量铢两定名的钱币体系,从而开创了唐宋以后以“文”为单位的年号, “开元通宝”开创十进位制,每枚重二铢四为一文钱,积十文钱重一两,即十钱一两“以钱代铢”。开元通宝在唐代铸行二百多年而使币制长期稳定。安史之乱后,唐肃宗为对付财政困难,铸造大钱,称“乾元重宝”。这是最早称“重宝”的钱,一文重宝当开元钱十文,引起通货贬值,物价飞涨,盗铸严重,人心不安。至晚唐唐武宗废佛,取佛铜大量铸“会昌开元”钱,使延续了半个世纪的通货紧缩现象才有所缓和。开元通宝钱开创了信用货币的先河,表现为实物货币不再用其重量表达币值,而是把官府信用赋予了币值。这又说明了铸钱原料的铜供应量对货币经济的影响,铸币权独营的重要。

五代十国是军阀割据混战分裂时期,由于政权林立,货币五花八门,是一个货币混乱时期。钱制的混乱复杂反映出割据战乱带来的经济恶化。两宋时期生产力水平是世界最高的,商品经济和货币经济最发达的。北宋时,随着商品经济发展迅速,货币流通额增加,北宋太宗时,年铸币八十万贯,以后逐渐增加。两宋时期铸币铜铁钱并行,因铜器比铜币值钱,有毁钱铸器现象,造成铸钱的铜料紧缺,官府为弥补铜钱的不足,在一些地区大量地铸造铁钱。据《宋史》记载,当时四川所铸铁钱一贯就重达二十五斤八两。在四川买一匹罗(丝织品),要付一百三十斤重的铁钱。铁钱如此笨重不便,北宋创印的纸币“交子”就在四川地区应运而生。宋真宗时,在官府的许可下,由成都十六家富户共同经营钱庄。两宋时期造纸和印刷技术飞速提高,商品经济发展水平雄傲世界,产生的纸币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纸币。由于钱庄的富商挪用吞没现钱,交子的兑换不能保证,常引起争讼,官府遂禁止商人发行。1023年(仁宗天圣元年),改由政府发行交子。北宋的纸币主要有交子,南宋有会子、关子。由于纸钞是纯粹的信用货币,官府每遇财政危机就滥发货币,造成多次币制崩溃。这说明了铸币材料在生产力发展水平持续提高的情况下必然失去天然稀缺性属性,因而更显铸币权和流通权的重要性,更显货币的信用性。作为铸币材料的纸张供应没有天然的稀缺性且制造成本低,而只能用重刑酷法措施人为制造稀缺性,这为官府运用货币工具盘剥老百姓创造了更为便利的条件。两宋时期纸钞币制频改现象说明了纸钞不再是一种实物货币,而变成为一种纯粹的信用货币,也是信用金融制度的开端,这为官府和富豪运用货币工具盘剥老百姓大开方便之门。

元代币制以纸币为主 元代曾铸行过少量铜钱,但货币主要流通纸币。这在中国古代是较突出的。元代的纸币称为钞。原钞本不许挪用,纸钞发行量有严格限制。但元末政治腐败,皇室奢侈,军费开支浩大,财政入不敷出,政府只好靠滥发纸币来弥补,引起物价飞涨。加上黄河改道泛滥,天灾人祸,故称“开河变钞祸根源”,可见滥发纸币与元朝灭亡很有关系。纸钞是种纯粹的信用货币,如果脱离了实物货币的锚石,就是币制的崩溃,可见纸钞是官府和富豪盘剥老百姓的最廉价的货币工具。

明朝由纸币政策转以银为主,以铜钱为辅的体系。 发行纸币在货币史上虽是一个进步,但历代统治者无不利用它来剥削,掠夺人民而使纸币纸策崩溃。如明朝初朱元璋就推行纸币政策,发行“大明宝钞”与铜钱并用。但大明宝钞不定发行限额,也没准备金,很快就导致通货膨胀,故明中叶嘉靖年后,宝钞已不能通行,民间主要用白银和铜钱。明朝中叶起,在对外贸易中外国商人用他们的银元购买中国丝、茶、瓷器等,使各种外国银元开始在中国流行。明朝创立银本位制,但对外贸易顺差输入的白银占了较大比重,中央政府被以东林党为代表的富豪阶级掌控,从而丧失了或削弱了对货币的铸币权和流通权,这导致国库空虚而白银大部分储备在富豪家,富豪掌控和操纵银的流通权,以至于皇帝向关外满清用兵和平叛农民起义竟筹措不到军饷,东林党打嘴炮却铁公鸡一毛不拨,最终国家财政崩溃,王朝覆灭,李自成进北京抄富豪们的家竟抄出了约7000万两白银,满清抄江南富豪们的家抄出的白银更多数倍。由此可见,货币不能沉淀而要流通周转且周转频率越快越好,如此商品经济运行更有效率。这也反证出流通货币必须锚定在一种全社会都认可的实物上,方能抑制通货膨胀。蒋介石政府发行金元劵把锚石定在美元上,可美国华尔街可是不见利不放贷的,濒临灭亡的蒋介石政府自然借不到美元,金元券崩溃就是必然的。

清朝延续了明朝的银本位制,对外贸易顺差输入的白银同样占了很大比重。清朝前一百年以银锭为主币,征税一两以上必须收银,清朝各州县每年分夏,秋两季征收田赋,完粮必须是足银。因中央不铸造统一流通银两,民间使用的银子未必是足银,各地银锭形式、成色、平码不同,因此每逢纳税前由银匠和银铺将民间散银熔铸成足银上当。一些银匠勾结吏役趁机在银两成色,分量上苛剥百姓,造成许多复杂的社会问题。清朝民间商务大数用银,小钱用钱,钱、银并行。到清道光年间,从签订不平等《南京条约》开始,赔款用的银元都是“洋钱”,当时中国本国还没银元。清朝后期银锭开始向银元转化。清初不印纸币,后由于国家困难,印发“户部银票”,简称“官票”。以后又发行“大清宝钞”,简称“宝钞”,面额复杂,很快就急剧贬值。到咸丰末年、官票已成废纸,宝钞一贯仅值二三文。同治以后,停止使用纸钞货币,仍行铜钱。清朝末年,清王朝经济困难,国库空虚,为筹措军需费用,不得不一改长达二百年不印发纸币的初衷,于咸丰三年(1853年)印制了清王朝建立以来的首种纸币户部官票。清代发行的纸币品种复杂,有官钞和私钞之分,官钞即由官府金融机构发行,私钞由民间金融机构发行,纸钞又可分铜钱票(可兑换方孔铜钱)、铜元票(可兑换铜元)、银两票(可兑换白银)、银元票(可兑换银元)四种。发行纸币开始有库银准备金、钞本作凭证,凡愿将官票兑换银钱者,与银一律并准按户部所定章程兑现。凡伪造者依律治罪不货。户部官票的背面,在市场流通中依次签字花押。无论怎样严格纸币信用,但由于纸币的天然的信用属性,但凡遭遇财政危机无一例外都是崩溃。中央政府必须在货币经济的全过程都发挥独裁专制作用,不能既有官府铸币权又有富豪铸币权,还要千方百计抑制富豪们的货币流通权。纸币具有天然的商品缺陷,天然地没有实物货币的保值职能,最后都无一例外地走向崩溃。没有强大的国防力量,无论货币经济如何发达都是没有保障的,满清帝国占世界GDP近一半又有何用?

民国初年“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被定为国家银行,仍延续银本位币制,向全国发行兑换券。后因袁世凯称帝引起了讨袁战争。接着各地军阀进行混战,财政状况极为恶化。二行在1916年停止兑现,引起了粮食和各种商品价格急剧上涨,使劳动人民蒙受了很大损失。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与三十年代之交,中国因受国际金价及银价波动的影响,白银不断外流,银本位币制难以维持,国民党政府于1935年实行“法币改革”,规定中央、中国、交通三行(后加中国农民银行)所发行的钞票为“法币”,同时禁止银元在市面上流通,并强制将白银收归国有。1937年抗战前夕,法币发行总额不过14亿余元,到日本投降前夕,法币发行额已达5千亿元。到1947年4月,发行额又增至16万亿元以上。1948年,法币发行额竟达到660万亿元以上,等于抗日战争前的47万倍,物价上涨3492万倍,法币彻底崩溃。鉴于法币恶性膨胀,国民经济面临崩溃之势,国民党政府于1948年8月19日再次进行币制改革。规定以黄金为货币本位,开始发行“金元券”(每金元含纯金O.22217克),以一比三百万的比率,收兑急剧贬值的法币。然而金元券却以更快的速度膨胀,前后不到十个月,发行总额达1,303,O46亿元,比原规定的发行额20亿元增加六万五千余倍,物价比币改初期上涨一百七十万倍。解放前夕,上海银元一元可换金元券16亿,各地纷纷拒用,逐以银元代替流通。大陆解放前夕,金圆券已形同废纸,民间多已自动重新使用银元。国民党政府乃恢复银本位币制,在重庆、广州一带发行银元券,规定金元券五亿可向中央银行兑换银元券一元。以纸币充当流通货币,无论是与白银挂钩还是与黄金挂钩,通货膨胀都是无法避免的,最终都要走向崩溃。

民国时期,各军阀割据政府都不尿中央政府的铸币权,自行发行货币,导致中央政府财政困难。如山东韩复蕖政府阻挡南京政府在其管辖区投放货币、设置税务机关、拒缴捐税等;山西阎锡山就更过分了,竟连铁路轨距都是窄轨。土地革命时期,各地共产党武装割据政府创立了自己的铸币权,共发行了一百五十余种纸币和十余种布钞。抗日战争开始后,八路军和新四军挺进敌后,开辟了大片敌后根据地,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这些根据地为发展农业生产,防止和抵制敌伪钞的侵入和流通、免遭日伪剥削,保护根据地人民的财富,都分别设立了自已的银行,发行了货币。蒋介石政权与日伪政权为了实现摧毁对方的战争经济体系,都仿印对方的货币,用伪钞在对方统治区套购实物商品,破坏其经济活动。由此可见,铸币权是每个主权政府最重要的经济主权之一,如果铸币权丧失或被削弱都会使政府统治地区遭受惨重经济剥削。这些实例也反证了货币具有剥削工具的功能。

精神自由和物质自由

一个资本家通过剥削积累到巨额财富后,突然发现金钱对他来说只是数字,并无实际意义,于是他开始捐赠。金钱若不使用,它就没有价值。当劳动价值以金钱的形式凝固时,它就已经贬值了。劳动价值只有在流通中才能保值和增值。私有制最大的危害是凝固劳动价值,使劳动价值贬值。一万个工人生产的一万件衣服被一个富翁买走放在家里直到被扔进垃圾站销毁,其实质就是劳动价值被凝固直到销毁。生产过剩和过度消费不但不能推动社会的进步,反而会造成劳动价值的贬值、通货紧缩或和通货膨胀。然而私有制必然造成过度消费和通货膨胀。人类进步的历史就是通货膨胀的历史。私有制使商品的单价越来越高,科学技术的进步使商品的单价越来越低。因为劳动价值等于生产力水平与劳动时间之积,而商品的价格与劳动时间成正比,与生产力水平成反比,与通货膨胀成正比。

商品的价格≈劳动时间X通货膨胀水平/生产力水平≈劳动时间X私有制程度/生产力水平,而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又会缩短劳动时间,降低私有制程度。所以,商品的实际价格大于等于劳动时间X私有制程度/生产力水平2,小于等于劳动时间X私有制程度/生产力水平。

当科学技术足够发达,生产力水平足够高时,商品的价格就会趋于为零。这时,一般等价物(货币)就将消失,基于一般等价物(货币)的剥削和私有制也将消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剥削和私有制的消失。只有实现了物质自由和精神自由,剥削和私有制才会最终消失。因为货币的消失不等于物质自由的实现,物质剥削的消失不等于精神剥削的消失,物质私有制的消失不等于精神私有制的消失。

剥削和私有制一般都是指物质剥削和物质私有制,其实精神剥削和精神私有制是普遍而广泛地存在的。只是显著的物质剥削和物质私有制所淹没而已。当实现物质自由时,才会明显地感觉到精神剥削和精神私有制的存在。但是,在实现物质自由之后不久就会实现精神自由,或许精神自由会在物质自由之前实现。

每个人“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物质欲望博弈的最终结果就是物质自由和精神自由。物质自由和精神自由是每个人最大限度地实现“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最佳状态。

转载本站文章《通货膨胀与金融式剥削—— 货币的剥削职能解析》,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money/Economy/2016_0227_7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