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res > literature > essay > > 正文

一起抵制穆斯林—还世界一片安宁—从抵制清真食开始

发布人:zhoulujun@live.cn    点击:

极端穆斯林不同,伊斯兰原旨主义赐予了极端分子足够的仇恨,足够的残暴,他们能够给美国人欧洲人带来恐惧,能够给俄国人中国人送去死亡—同时也会给俄国人,给美国人,给欧洲人,给中国人,送去足够的仇恨

为什么要抵制穆斯林

每次恐袭之后所说的那样,暴恐分子是有罪的。普通穆斯林是无辜的。

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过着平常的日子,为孩子,为婚姻,为工作而拼搏着努力着。最多就是和二战前的犹太人一样,因为宗教习惯和信仰,和社会大众格格不入,从而引来舆论无限的猜忌。他们的善良和淳朴,都是确定无疑的事实,理应得到尊重和理解。

Screen Shot 2017-02-27 at 12.19.01.png

但是,在战争和仇恨面前,事实从来都毫无价值。——犹如古老的谚语:”当战神开始怒吼的时候,第一个被消灭的就是真相。”


一个作用力一定会有等量的反作用力。

无差别的屠杀,必然导致无差别的仇恨。

无底线的残忍,必然招来无底线的恐惧。

无边的恐惧和仇恨之下,去奢求理性,就如同和一个快死的人谈论理想一样可笑。


任何冲突,只要有流血,就肯定不会有道理,只要有死亡,就一定会有仇恨。

更何况是一次又一次的流血,一次又一次的死亡。


这个时候去讨论,

你是不是和平的穆斯林,重要吗?

你是不是善良的穆斯林,有意义吗?

你是不是温和的穆斯林,有价值吗?

在血淋淋的尸体面前,去讨论这些,是何等的幼稚,何等的愚蠢。


人性和道德只存在于风轻云淡的太平年代。

而杀戮过后,唯一的问题就是,“你是不是穆斯林。”

如果你是,那么你就会被仇视,被痛恨,被厌恶,被恐惧,被报复,甚至被屠杀。

Screen Shot 2017-02-27 at 12.21.43.png

如同历史上无数次演绎的一样。

当冉闵颁布残忍的报复屠杀令的时候,你是不是善良和平的羯族人重要吗?

当十字军踏碎耶路撒冷城墙的时候,你是不是温良谦让的回教信徒重要吗?

当纳粹开始举起屠刀杀戮犹太人的时候,你是不是信仰布尔什维克的犹太人重要吗?

当塞族人屠杀波斯尼亚穆斯林的时候,你是不是善良和平的穆族重要吗?

当胡图族屠杀图西族的时候,你是不是善良和平的图西族重要吗?

当土耳其屠杀亚美尼亚的时候,你是不是忠诚可靠的亚美尼亚人重要吗?

当苏军大炮无情地轰击柏林居民区的时候,你不是善良温顺的德国人重要吗?

当美英铺天盖地的轰炸机无差别屠杀德日平民的时候,你是不是忠诚于纳粹或者军国主义的德国人或者日本人重要吗?


当仇恨萌芽,当杀戮开启,一切法律,一切道德,一切善恶,一切是非,都不存在了。只有你死我活,只有非胜即败,就像希特勒说的那样“要么你踏着我的尸体活着,要么我割下你的脑袋欣赏。“这才是战争的逻辑,这才是仇恨的力量”——相比之下,没有仇恨和杀戮的战争,如阿富汗伊拉克战争中的西方人,毫无力量,也没什么可怕的。


没有仇恨的战争,就没有力量。所以西方人中国人俄国人看起来相当软弱。而极端穆斯林不同,伊斯兰原旨主义赐予了极端分子足够的仇恨,足够的残暴,他们能够给美国人欧洲人带来恐惧,能够给俄国人中国人送去死亡——————同时也会给俄国人,给美国人,给欧洲人,给中国人,送去足够的仇恨和足够的残暴。

为什么要抵制的清真食品


清真不只是一种食品,而是一种经济掠夺与宗教扩张的手段!

不得不说,现在街上清真食品确实多,伊利、加多宝、今麦郎、鲁花、康师傅……那天我在超市买了一袋酵母,牌子叫“1”,中法合资,广西生产,竟然也是清真的,网友说,清真酵母不叫什么,还有产清真口香糖了,甚至,清真矿泉水都有了,看来清真已无处不在了

Screen Shot 2017-02-27 at 12.04.30.png

比如在超市里,果然看到的冻鸡产品都是清真的,什么六合、华都,当时记了好几个牌子,时间久了都忘了,都是清真的,有兴趣的朋友去超市时可以关注一下。以前我只知道一些地方的牛羊肉市场被回民垄断,总以为那是一种个别地方的个别现象,没想到鸡类冷冻品市场都被清真垄断了,这一刻,我下意识的想,这一现象是否意味着,我在某个快餐店或是大街上吃了个炸鸡腿,也间接给伊斯兰教捐了款呢?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我知道,挂清真牌可不是免费的。

鲁花花生油,竟然是“清真”……

康师傅方便面,也是“清真”…

伊利牛奶是清真很多人应该不陌生…

从此牛奶,我只喝蒙牛!



比如你开一家普通的屠宰场,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牛肉清真起来呢?当然要请个阿訇来诵真主之名喽,在宰牛的时候,阿訇要全程陪同,那么阿訇为什么要全程陪同呢?呵呵……因为要给他发工资呗。

换句话说,我们吃的清真食品里,有一部分利润,是要给阿訇的,根据可靠人士透露,这笔钱数额非常巨大。换句话说,我们在吃清真食品的时候,其实是在给阿訇交税……有没有一种被抢劫的感觉?反正我感觉不太好……

 然后阿訇们收了这笔钱之后,自然不会用它去建学校,资助边远穷地区,建清真寺、搞传教活动才是王道,对吧?所以我就在想,我不吃清真食品,把省下的钱捐给边远穷地区的小孩,该多好,何必用来间接的建清真寺呢?

没有贬低的意思,西北地区经济不发达,教育资源匮乏。穆斯林收了那么多钱?但是,有多少正规学校是 清真相关的钱修建的!(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买清真食品,间接出了钱!

特别是西北地区的一些城市的回族同胞,你们那边的教育质量,人均素质都很低,很多基础建设都没搞好,难道你们想靠着清真食品来实现现代化么?


普通回族,维吾尔族缺乏科学素养,最大的受益者是谁?当然是宗教团体喽,所有人都信古兰经,对近百年来科技的发展没啥了解,这妥妥的是忽悠的好对象啊,清真立法简直一箭双雕有木有?

为什么要抵制清真餐?

抵制清真餐,是因为清真产品的最大受益方是伊斯兰教,而伊斯兰教保留了大量的歧视女性,仇视非穆斯林的内容。


抵制清真餐,是从经济上控制伊斯兰教的蔓延速度,也是目前为止最合理合法的针对伊斯兰教进行影响的手段之一。

清真寺和伊斯兰教协会有了钱,可以建更多的清真寺、穆斯林文化研究中心,穆斯林学校等等,吸引更多的人尤其是汉族加入,扩大自己的队伍

队伍越大,吃清真食品的人就越多,吃清真食品的人越多,清真食品企业就越多,清真食品企业越多,清真寺和伊斯兰教协会就越有钱,妥妥的正循环。

回民组织越有钱,回民遇到事情他们就越卖力气的出面帮着解决,如此,回民的向心力就越强。

尤其是遇到回汉冲突这种事情,清真寺越有钱,组织能力就越强,当年中牟事件,山东河北西北的回民大规模千里驰援,说背后没有人组织,你信么?每一次回汉之间有个大事小情,警察都向着回民,以汉族人吃亏为结局。为什么?警察怂么?不是,警察怕丢饭碗,一来是国家那个N……的两少一宽,二来,警察办事要是不让回民沾光,立马就有回民组织去给他们的上级施压,然后上级便开始出来和细泥,警察便有可能成为某一事件的替罪羊,从而丢了工作,换你是警察,你不怕下岗?

清真饭店或是清真食品厂要求采购与生产线等关键岗位上的人必须是回民

如此,解决了回民的就业,并且,整个厂子里回民都要占一定的比例,而如果一些人因为自己是回民的身份而得利,那么,他会更加在意自己的身份,而如果汉族看到这样的身份可以让自己沾光,回汉通婚的后代便都会成为回族,详情请参照高考加分。已有的先例:《河南省清真食品管理办法》中规定,生产单位的少数民族从业人员,一般不得低于本单位从业人员总数的15%;经销单位的少数民族从业人员,一般不得低于本单位从业人员总数的20%;饮食服务单位的少数民族从业人员,一般不得低于本单位从业人员总数的25%——看清楚了,这是省级条文的硬性规定,为回族就业提供了充分保证,甚至不排除未来有汉人或满人等其它民族的人为了一个饭碗改民族的可能。名正言顺的用利益将一部分人捆绑在一起,团结扩大了自己的群众,让越来越多的回民走进政府的执法队伍,这便是为什么回民拼命想推行清真食品立法的一个重要原因。

清真食品企业多了,回民组织有钱了,就有足够的钱来支持回民中的士绅阶层,会有更多回民的孩子考进高等学府,挤进公务员的队伍,然后,利用公职为自己的民族谋私利。

民委/民宗局就是个例子,全国只要有民委/民宗局的地方,基本上都有回民,这些人的作用就是遇事给回民张目,没事儿时管国家要钱。能让财政拨款建清真寺就建清真寺为子孙争地盘儿,建不了清真寺挣个牛羊肉补贴也行啊。反正是用全民的钱为自己人谋福利,还能刷刷存在感,何乐而不为呢?

当回民的公务员多了,有权的多了,搞文化的多了,就会抢占社会资源,抢占文化宣传阵地。

兰州大学伊斯兰研究所所长丁士仁公开鼓噪八百里秦川是伊斯兰开垦的,好象回民进入中国之前,800里秦川是不毛之地、周秦汉唐都不存在似的。不要小看了这种鼓噪,现在这些观点被汉人骂娘,被回民“认为”是一种“有争议的说法”,数百年后,这些书中的观点便是可以引的“经”,可以据的“典”,未来,随着人口的增多,一旦国家有难,难免会有人振臂一呼,大吼一声“自古以来”……

一个地方,原本一个回民没有,来了一家开拉面的之后,不久就会出现第二家,第三家,然后便开始想着建伊斯兰教协会,想着管政府要地要钱建清真寺,清真寺一旦建成,这辈子甭想拆了,拆一个你得补我俩,拆个小的你得补我个大的。


并且,做为祖产,一代代传下去。他们一点点的蚕食着其它民族的地盘,但他们的主盘永远是他们的,只有他们蚕食别人的份儿,别人休想蚕食他们的。

吃清真食品的人多了,不止回民在生产环节就业率高了这么简单,清真企业越多,伊斯兰教协会清真寺等等就越会拼命推动清真食品立法,为什么?

因为立了法,就得有执法者,再小的执法单位其执法者里都必有穆斯林,这样全国范围内便可以有几万名穆斯林拥有了行政或事业编制,不但解决了穆斯林的就业,最重要的是,在天朝,执法权意味着什么,就不用说了吧,参考一下城管,那可都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兄弟们啊。一下子便让数万自己人端上了铁饭碗,换你,你不拼命给清真食品立法?

每一天,13亿中国人中有超过一半儿人不知不觉中吃着“清真食品”,间接为伊斯兰教捐了款而不自知,你或许不是故意的,但你吃的鸡肉冻制品全国范围内已没有非清真的了,全国每天有多少人吃冻鸡肉制品,可想而知。不止冻鸡肉,面粉,食用油,酵母,牛奶,方便面等等,稍稍留意一下就会发现,中国人的餐桌,已经慢慢被清真食品侵占了。

清真食品让回民沾了这么多光,如果你认为它对回民全是好事,那就大错特错了。

沾光的只是少数人,大部分人则是牺牲品。不信教的回民,出去吃饭时,也不敢吃非清真的,怕惹来闲话。加之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招工、甚至一些学校招生时也不愿意招回民的孩子,为什么?惹不起啊。没见过回民打架的,请自行补脑。少部分人的得利让大多数人成为了牺牲品,从这一点儿上讲,不让伊斯兰教在中国坐大,也是在帮那些不信教的回民同胞脱离苦海。

清真食品,是维回等民族和汉藏满等民族之前的一道隔离墙。

回民的孩子,即使不信宗教,也会因为不吃猪肉而不自觉的和其它人有了身份的区别。然后,利用非穆的善良心理,10个人中有一个穆斯林时,大家也会去清真餐馆吃饭,于是,钱让回民饭店的老板赚了,让生产清真食用油的企业赚了,让生产清真面粉的赚了,让生产清真酱油的赚了,宗教也可以利用这一渠道捞钱,让自己慢慢坐大……

以前我看炎炎南风的帖子《对德州三三一事件的思考》中这样来形容回民的宠大网络:“在这个对外界封闭的网络组织内,他们的各种信息每天在迅速流动、高效传递。清真寺自成网络,“者马体”以学习、宣教的名义在各地进行串联,年轻穆斯林的QQ群遍布各地,小学、中学、大学生一到寒暑假都要参加坊上的宗教知识培训班,穆斯林商界、学界、教界车来车往,交流频繁,探讨会、交流会如雨后春笋,阿訇**联盟、回族联盟方兴未艾,穆斯林志愿者组织在各地积极禁酒、清查清真市场,乃至建立各地牛羊肉屠宰市场的垄断地位,一期又一期的内部刊物在网上迅速传递发送……”当时读这段文字时我就纳闷儿了,他们不工作了?天天玩这个?哪来的钱呢,现在我知道了,十三亿人捐的,直接或间接的,通过清真食品捐给了清真企业,捐给了伊斯兰教。

当13亿中国人每天有许多人不知不觉的为这个宗教捐了款,这个宗教在中国坐大只是时间问题,我虽然对这一宗教不太了解,但我看到了伊拉克与叙利亚的今天,看到了许多信这个宗教的国家的现状。过去的2015年,叙利亚人民背井离乡、孤苦无依的凄凉一次次触动了我,海滩上漂着的幼儿尸体一度让我泪流不已,发自内心的,我不希望这一宗教在中国做大,遗祸我们的子孙。

清真食品像一道隔离墙,从幼儿园起便将一些孩子与另一些孩子隔开,让这些孩子从小便知道,“我们”与“他们”不一样。国家为清真食品立法,便是从法律层面上确认“我们”与“他们”确实不一样,“他们”不遵守“我们”的餐桌,“他们”便是违了法。

国家的认同,说到底是文化的认同,身份的认同。国家的长治久安,需要的是融合而不是区分,更不是隔离。国家法律应该是将“清真食品”更改为“穆斯林专用食品”,这样即可以保证穆斯林不会吃错,又可以解放那些无神论的回维兄弟。以法律的形式确认某种食品是专供伊斯兰教宗教徒吃的,而不是要求非宗教徒也必须吃的,即,如果某人父母信伊斯兰教,而孩子不信,孩子是可以吃猪肉的,从法律的层面上解放那些“无神论”的回维同胞,尤其是世俗化了的年轻人,让他们可以摆脱宗教的束缚,名正言顺的过上与其它人无差别的世俗生活,这才是国家应该做的。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