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res > life > education > > 正文

钱学森为什么认为特异功能是真实的?

发布人:zhoulujun@live.cn    点击:

我一直非常好奇为什么钱学森会坚信特异功能。直到我读了七七八八的一些英文历史书后,我从钱学森早年的美国工作经历中发现了一条很隐秘的线



我一直非常好奇为什么钱学森会坚信特异功能。直到我读了七七八八的一些英文历史书后,我从钱学森早年的美国工作经历中发现了一条很隐秘的线索,能够很大程度上解答钱学森的神秘主义源头,下面楼主将娓娓道来。


1钱学森坚信人体特异功能


1979年,在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三年之后,《四川日报》报道了四川大足县一个叫唐雨的小朋友能用耳朵认字的神奇故事,从此开始各种能人异士不断出现在大众媒体上,“气功热”和“特异功能热”在神州大地成为风潮,不仅是普通百姓奉之若神,还有一大批位高权重的中央老领导和国宝级的大科学家对“特异功能”表现出极大的热忱。


杂志右下角就是可以“耳朵识字”的唐雨


在科学家中,对“特异功能”持最坚定支持态度的就是钱学森。当唐雨 “耳朵认字”的考察报告发表之后,第一时间便得到了时任国防科委科技委副主任的钱学森的关注和支持。随后钱学森将精力全身心的放在研究人特异功能上,钱学森1980年2月在上海组织召开第一次人体特异功能研讨会。

但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对于社会上的气功热十分不感冒,提出要限制特异功能的宣传。钱学森对胡耀邦的批示置之不理,继续大张旗鼓宣传他的人体科学。在1982年10月召开的人体科学筹委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钱学森作了题为《这孕育着新的科学革命吗?》的报告,郑重的宣称气功和特异功能是一种值得深入研究的人体科学,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的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钱学森也还曾坚定的表示:“我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理论是密切相关的。”

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随着的最知名的那位气功大师的倒台,“特异功能”在中国成了人人喊打的西贝货。而钱学森却一直坚持研究,写了大量关于人体科学的学术论文,最全的是由上海交大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字数达108万。尽管大众和学界对于钱学森热衷于人体科学持着不解和嘲讽的态度,但钱学森一直坚持,直到去世。



「1980年代在胡耀邦的坚持下,中宣部对特异功能和气功的态度是“不介绍,不宣传”。这使得相信特异功能的钱学森很不满意,于1982年5月5日给老朋友、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信中说:我也向您表白我的判断,我并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理论是密切相关的。」

倒很像中医粉们的说法,有假的,有骗人的,但是真正的中医是好的。哈~


从1979年到1999年的气功和特异功能热,全国上下都在信这些。这种时候大部分人都不能免俗的,能勇敢地提出反对意见说大家都是错的的人毕竟是少数。所以也没法怪他。


要不是1999年的那次事情,现在哪轮的到中医做第一。很可能我们现在生了病不是去喝中药调理一下,而是像下面图中这位一样找人发发功。毕竟发功才是真正的便宜,完全不需要花钱,靠人体自己的气就给你治好了。而且你怎么知道没有真的呢?人家很神的。你没给治好是因为你碰到了骗子,真正的气功师你没遇到,所以你才变成气功黑的。




MIT科学史系主任David Kaiser写了一本书:《嬉皮士如何拯救了物理学》(How the Hippies Saved Physics)。该书第一章便开始对二战后美国物理学界对量子力学的主流态度的批评。因为直到二战中,学生们在学习量子力学会花相当多的时间在量子力学创立过程中大量出现的概念问题上,而二战后,美国物理学界的主流便对这些哲学问题丧失了兴趣。

该书认为二战中物理学发挥的巨大作用使得美国政府在冷战伊始投入了大量资金资助物理学研究和人才培养;而到了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政府和军方在物理学上的投资大大下降,物理学家开始过剩,一些物理学家甚至只能找到常规的并不涉及到物理的工作。与此同时,嬉皮士运动的大本营旧金山UCB学校,出现了一个关注量子力学基本问题的非正式小组,称为基础物理小组,其成员包括第一个用实验验证贝尔不等式的John Clauser ,学习核物理的Elizabeth Rauscher,还有另一位George Weissmann,物理系教授Henry Stapp ,失业物理学家Fritjof Capra,UCB旁听生Saul Paul Sirag ,公司打工的Nick Herbert。

该小组主要感兴趣的是量子力学与意识的关系,他们认为,意识自古以来就是极为神秘的东西,有种种传说:灵魂,鬼,心灵感应等,虽然传统科学认为这是迷信,但也许有量子力学的解释?于是,基础小组的成员就此开始他们的大胆探索。该小组曾做了一个通灵实验。

后来小组成员联系了斯坦福研究所的Harold Puthoff and Russell Tang,后两人做了一个心灵感应实验:给一些被试者编码的卡片,让他们说出这时冥想所“看到”的场景:而那些编码预先都设定了对应的地点,比如斯坦福附近的咖啡厅或者停车场,而一些观察者则前往这些地点是否符合心灵感应到的情景。

我觉得惊讶的是,他们在《自然》杂志和其他一些著名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声称,实验“符合”的事例数远大于随机偶然符合的概率。这些研究引起CIA的兴趣,而苏联也在进行相似的研究,于是他们大力资助了斯坦福研究所,试图通过心灵感应,“看到”苏联秘密军事设施内部的情况。

这些实验中,最轰动的是“基础物理”小组里一名以色列的“特异功能者”尤里·盖勒。据说他不仅能通过心灵感应感知事务,还能拼接意念控制物体:把汤匙折弯。发明隐变量理论的波姆,著名科幻小说家克拉克Arthur Clarke等也见证过尤里的表演。但不久后魔术师James Randi没用特异功能,做了一个同样使汤匙弯折的魔术表演。。。。所以你看,这种特异功能论在美国也曾有过市场。

而基础物理小组活跃的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我国也兴起了特异功能的热潮。于是有了你们所说的钱学森。。。但是这可能与当时国际上特别是基础物理小组发表的一些论文不无关系,因为这些论文似乎给了心灵感应、特异功能等找到了某些科学依据。。。


所以,政治上自保可能是一个原因,而国际上同行的“论文帮助”,可能也是个原因。。



《妖言水浒》有一段话,很值得思考.


关于北宋末年养生学为什么这么热门,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那年头的领导退休后,依然能得到由朝廷按级别发放的致仕金。
   我们知道,在古代,太师、太傅、太保这三个级别的高干,合成“三公”。
   据坊间传言,大宋朝廷光每年的三公消费就有百万贯之多。
   这些老家伙越活越爽,舍不得死,听说什么人的仙法能延年益寿,就赶紧招到府上试试。
   殊不知这种行为有巨大的广告效应——从方腊到罗真人,刚开始都是这么打出知名度的。
   有人可能不理解,养生学在北宋民间为什么也那么流行呢?
   诚然,一群顿顿离不开地沟油的人这么注意营养学,的确令人费解。
   更何况大部分人还买不起房吃不起肉,活得跟孙子一样。
   他们为啥对这种人生还这么留恋?
   这个问题要从文化的角度来解释。
   我们知道大宋人普遍信奉的人生观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不管活得多憋屈的人,都觉得自己是在为日后上别人攒经验呢。
   所以他们坚信只要撑着不死,将来就有能自己不受欺负只欺负别人的那一天。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北宋末年,百姓已经生不起病了,随随便便一个感冒也能让你倾家荡产。
   因此大家生了病只能寄希望于神医、半仙、气功大师,没生病时不得不未雨绸缪,疯狂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