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life > body > love >

他们为什么不娶小芳?城里女孩和农村女孩的差别

Author:[email protected] Date:

上海姑娘逃离江西农村”的事件成为过年期间刷爆朋友圈的话题。在网上热烈讨论中,不乏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农村出身的凤凰男不娶同样来自农村的‘小芳’呢?这样不仅符合门当户对的择偶观,而且相同的成长经


“上海姑娘逃离江西农村”的事件成为过年期间刷爆朋友圈的话题。在网上热烈讨论中,不乏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农村出身的凤凰男不娶同样来自农村的‘小芳’呢?这样不仅符合门当户对的择偶观,而且相同的成长经历也容易在婚姻生活中达成一致”。本文作者根据一位朋友的亲身经历,回答了这个问题,个中缘由令人唏嘘…………

农村娶媳妇,绝对是压在农民身上的一座大山!为了娶一个媳妇,有些农民要打一辈子工!为了娶一个媳妇,有些农民要到处借钱!为了娶一个媳妇,有些农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


在农村娶一个媳妇要花多少钱?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农民种一辈子地也攒不够一笔媳妇本!现在城市娶一个媳妇,有时比农村还便宜点呢!这是为什么呢?

农村婚礼

第一:农村姑娘喜欢嫁进城里。

在农村的话,媳妇是不愿意跟婆婆住一个院子的,都要单独的门院。可是,如果一个农村姑娘,能嫁给一个城里人,哪怕是婆婆一家人,挤在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心里也是美的!宁愿要城市的一间屋,不要农村的一座院!



第二:城里姑娘不愿意嫁进农村!

大部分的农村姑娘拥进了城里,追逐梦想里的生活,她们以为城里可以吃香喝辣的,但很少有城里姑娘愿意嫁进农村,因为她们无法接受农村的生活方式,甚至无法接受农村的贫穷和落后。

Screen Shot 2016-12-05 at 19.14.15.png

第三:农民挣钱不易,为了安全感吧!

在农村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如果条件比较好,又只有一个儿子的话,女方是不会要太多的,如果是两个儿子,或者更多,那是狮子大开口,能要了老命!城里人娶媳妇不一样啊,城里上班挣钱更容易点,不用担心天灾之类的!



一个朋友给我讲起她的20年婚姻,这位姐姐20年前经历过同样的年夜饭,原文如下:

  “先生,xx农村出身,勤奋能干,相爱了。第一年上他家过年,第一顿饭上来我就崩溃了,连着黑乎乎的炒锅端上桌的杂烩菜,全素(西红柿茄子西葫芦一辈子都记得),就这一个菜,主食馒头和稀米汤,没给一分钱见面礼。厕所连着猪圈,一条小深沟。饭桌菜板刀全脏乎乎。”

  “其实他外出工作这么些年,给家里不少钱的。但家里就是这样差劲地生活着。觉得没什么需要改变的。我体谅他,也体谅这个穷人家的不易,没有计较,他也说,是跟他结婚,不是他家。一年后,我们结婚了。”

  她先生家里有两个儿子,她先生娶了她。大伯子因为没有什么出息,娶了村里的小芳。两家正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我们婚后给了公婆很多钱。给公婆家盖起了新房子。但是,哥嫂把新房子霸占了,和公婆又吵又打,一吵打公婆就打电话给我们,要来和我们住。来是来了,住了两个月,住得我们夫妻吵打,闹到快离婚的地步。”

  “为什么事吵我呢?我们夫妻俩都全职工作,下班回来了,我烧饭做菜,忙不过来,让先生给带带孩子,公公就会马上摔脸子,摔门,摔筷子。我很客气地问他为什么摔打,公公说,哪有老娘们喊男人带孩子作家务的,象你这样的儿媳妇,在我们村要被唾沫星子淹死。”

  这姐姐气得笑了:“那让他回你们村娶媳妇吧,不要娶我。”

  “事情最后发展到了,若不送他们回去,俩口子就要离婚的地步。先生的哥哥打电话来怒斥我们不孝顺。教育我们该怎么怎么伺候老人,怎么怎么顺从老人的心,孝顺孝顺,以顺为孝,老人就是再作,再不对,也要顺着,因为他是爹!”

  “好吧,送了他们回去老家,“孝顺”的大伯哥和嫂子,和公婆又大打了一架。坚决不让爹妈住在新建好的房子里,尽管那房子是我们出钱给公婆建的,把两老撵到朝北的老屋里住。同一个院子里生活,做饭不在一起吃,让老俩口自己做饭。”

  “我们过年回去,婆婆已经生病发烧几个月,瘦得像根柴火,我看不下去都哭了,要求马上送医院,大伯哥训斥我,不懂农村的事,农村老人都这样的,谁没个慢性病,有病自己挨着,年纪这么大了,看什么看。——最可怕的是,我先生也附和,说我不懂农村的事。”

  我忠实地记录这个故事,乃是让很多不知道或假装不知道的人看到,在贫困的乡村中,真实而丛林的一面。

  吾族这几十年来,培育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文化价值观,自动地把贫穷=道德,粉刷高尚,“越穷越光荣”“穷人有骨气”,自动地把年老=圣化,享有特权,“他都这么大年纪了,打你几下说你几句怎么了。”于是,在很多时候,示弱是一种力量,我弱我有理,恃穷,可以行凶,光脚不怕穿鞋。

  在这位姐姐家里时,公爹横着膀子吆三喝四,知书达理的儿媳妇最多自己气得肚子咽血,而儿子也只得劝说和弹压老婆:“他这么大岁数了,我还能怎么样,他没文化,你有文化呀!”但回到了乡下,大儿媳妇没那么好说话,同在乡村成长,对丛林法则一清二楚,人情世故,利益深浅,拿捏得精准,无论斗嘴骂街,打架使泼,都是与生俱来练就的,还能调动娘家人来一起相帮,亦能说会道,在宗族或乡邻中获取同情。

  “怎么?我嫁给你们家,当初你们穷得叮当响,才给了8000块彩礼,说好的房子没有砌!现在给你们家生了儿子,你不该给我砌新房?新簇簇的房子,不给你大孙子住,给老不死的住?黄土都埋到腰了。”要问为什么那个娶了小芳的农村儿子不出来制止老婆?不像自己弟弟一样弹压呵斥自己老婆?人家很清楚该帮着谁。这母老虎一样的老婆撒泼打滚撕掉面子,争来的与他利益休戚相关。与他娃利益休戚相关。他乐得一缩头躲在后面了。何况,真的争执起来,老婆发狠了跟他离婚,他一个拖儿带女的中年男人,在农村上哪再娶个亲去?

  连续两年,媒体都在密集报道各地乡村彩礼风飙涨,农村男青年娶媳妇,平均彩礼已经不低于15万,男方还得同时在县城有房子,有车,或至少是摩托车,还被要求男方家庭最好不得有兄弟——可以有姐妹。

  最后一个附加条件尤其意味深长。

  事实上,在中国乡村,家产的继承,与女儿无关。但老人的养老送终,女儿却承担了大部分责任。我的一位医生朋友说得真切:“病床前见到伺候老人,擦洗身体的,多半是女儿。要求继续治疗,不能放弃的,多半是女儿。”

  也许女性天性柔软,更具爱心。更有可能的是,从小获得父母的爱和资源较少的那个孩子,反而更加不顾一切去争取父母的认同,或更真相的是,她们基因中已经驯化和根植了奉献、付出、牺牲的深刻烙印,她们是不被父母和家族重视的女儿,是山崖边的苦菜花,芨芨草,自生自灭,却是荒年里的粮,兄弟脚下的砖瓦,父母手里的筹码。

  但凡受过高等教育或见了世面的男性,都不会返回乡村去找一个苦菜花的小芳。因为他凭借本能也知道,找一个城市现代女性,既利于他后裔的质量提升,也有利于他新文明生活的开启,更能满足他基本的人性的需求,对于美的、时尚的、现代的、活力的、热力的鲜活生命的追求与享受。

  但这种势利的选择并不妨碍他的双重标准,对自己,当然要找最好的。对未来伴侣,则仍然要用传统约束她,要求她。作为话语权的掌握者,整个文化都会配合这一切有利于男性利益的双重标准发声。

  比如,人们更热衷于讨论那个逃饭的女孩有没有教养,这是一种荒诞离奇却又习以为常的语境:对男性没有要求。富男人吧,他养了家而且不跟你离婚,你还要怎样?穷男人吧,他那么艰难奋斗全是为了你,你就从了吧…………。女人的择偶诉求呢?物质精神身体习惯文化…………什么时候能进入主流语境?女人什么时候成为选择者而不是一个被选的物品?

  就像他们自己永远不会回去娶小芳一样,他们在男人和女人的婚姻恋爱观上,永远持有双重标准。女人永远是被审判者,而男性主导的话语,永远扮演审判者。

  而被牺牲掉的,不止是一代又一代女性的权利,更牺牲掉了我们这个种族优化和提升的机会。给女人裹脚,只能让男人跑得更慢。母亲强,少年才强,一个女性始终被物化、矮化、丑化的种族,代代衍生出的后裔,即便数量众多,质量又如何呢?去世界民族之林,竞争力又如何呢?




转载本站文章《他们为什么不娶小芳?城里女孩和农村女孩的差别》,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life/body/love/7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