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res > life > body > 说爱 > > 正文

真人讲述:如何把老婆培养成“旺夫女”

发布人:zhoulujun@live.cn    点击:

导语:怡真是朋友圈里公认的旺夫女,人人都想和她讨教几招。她说,自己并没有什么神秘的旺夫术,但照着她的经验坚持去做,每个女人都可做旺夫女。 旺夫女是怎样炼成的 人人都说怡

导语:怡真是朋友圈里公认的旺夫女,人人都想和她讨教几招。她说,自己并没有什么神秘的旺夫术,但照着她的经验坚持去做,每个女人都可做旺夫女。

人人都说怡真是个“旺夫女”。


自从她和松川结婚以后,松川的人生就像是一艘船,终于离开了束手缚脚腾挪不开的小水洼,进入了正确航道,从此扬帆远航一日千里。


松川是一位平面设计师,一直在一家小广告公司里打工,公司的业务不温不火,松川的日子也不温不火,这不是他想要的,内心深处,他一直觉得自己应该也有能力拥有更丰富更精彩更有挑战的生活,可是那种生活在哪里呢?他不知道,于是,也就这么不温不火地过下来了。


可是,好运在他和怡真结婚后接踵而至——


先是他参加国内一家知名企业的Logo设计大赛,一举夺得金奖,这次获奖让他为业界所知晓和关注,接着,国内一家著名的4A广告公司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他跳槽成功,并在那个人才济济以压力和竞争著称的公司里脱颖而出,一年之后,他顺利升任公司的创意总监,要知道,这个位置可是多少人虎视眈眈梦寐以求、在这家公司兢兢业业干了快十年也没得到的,而松川,只入职一年,就到了这个位置上,有能力是当然,但运气也是一个不可回避的因素吧。


说怡真旺夫,松川一开始也有些不承认,当然这是因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谁愿意将自己所获得的成就都归功于老婆?但后来有一件事情发生,让松川彻底信服,人前人后都称怡真是自己的守护神,是自己家的活菩萨,有她在,自己就心安。


话说春节后刚上班,公司就接到为天津一家生产方便面的知名公司推出的新品设计平面广告的任务,为了提高效率,松川和几个同事去天津和客户面对面沟通:拿出设计方案,被推翻,再拿出新的,再沟通,再被推翻,再拿出新的……如此三天,夜以继日,脑力的高速运转,大家累得不堪,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到酒店,闷头睡上一大觉,但当天就是元宵节,家家的老婆都打来电话催:“赶紧回来啊,等着你过节呢!”只有怡真,对松川说:“太累了你就别回来了,我和一帮朋友过节挺好的!”于是那一天,公司一行三人轮换着驾驶一辆别克商务车回京,其中一位因为疲累,反应不及时,在京津塘高速公路上,和一辆大货车追尾,两人当场死亡,另一人在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独有松川,因在天津滞留而幸免于难。


松川闻知噩耗,浑身发抖地给怡真打电话:“老婆,你救了我一命!”


松川婚后这一路的顺风顺水,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让身边的朋友们虽说不至于羡慕嫉妒恨,但也是很好奇,果真有旺夫这一说么?更有好事者,查了旺夫者的面相,和怡真的面相一一对应:你看她眉目疏朗,脸圆圆的,下巴肉肉的,端的是一副旺夫相啊!这事儿被越传越神,以至有时候怡真参加朋友间的聚会,总会被几个女人围住,问她:“都说你旺夫,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们吧。”


被这样问得多了,怡真自己也觉得很可笑,我旺夫?这都是从何说起啊?如果要说为妻之道,我倒是有一些心得可以和你们说一说——


当初,怡真嫁给松川的时候,松川的生活可谓是一团糟:不吃早餐,爱吃肉食,在电脑前一坐一天,熬夜是家常便饭,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中度脂肪肝了,怡真觉得这怎么能行?她一向认为一个人可以没钱但决不能没健康,钱多多花钱少少花,但要是没了健康,一切都是白搭。婚后她花大力气调整了松川的饮食结构和生活方式,每天变着花样给他做早餐,软硬兼施逼着他多吃蔬菜水果,身体力行带着他多运动,甚至为了能将他从电脑前“拔”起来,不惜血本在家里置办了台球桌。效果是立竿见影的,谁看见松川都说他婚后瘦了、精神了,最神奇的是公司的年度体检,他的中度脂肪肝也没了!设计是个很熬人的活儿,松川后来去那家知名广告公司,每接到一单设计案,都是进行一次“头脑风暴”,要始终保持旺盛的精力和活跃清醒的思维,没个好身体,是不可能顶下来的。怡真说:“如果说他的事业发展有我的功劳,最大的功劳就体现在这一块吧!”

做设计的人还有一个毛病,就是都特别“宅”,给他一台电脑,他能一个月不下楼。最初松川也是这样,怡真问他:“你那些朋友呢?总不和外界接触,不和朋友相聚,不怕自己得抑郁症吗?”中秋节,她把松川的电话号码簿翻出来,电话递到他手上,让他一一致电问候那些久已不通音讯的朋友,一般男人,婚后会慢慢和朋友疏离,松川却是在婚后,和朋友们热络起来,最后固定形成一个朋友圈。大家相约每月聚在一起踢一次球,踢完球再找个地儿一块吃吃饭聊聊天。怡真听说,举双手赞成:“太好了,能锻炼身体,还能联络感情。”每次聚会,无论多晚,怡真从不打电话催促,她说:“一个月才一次,难得,让人家玩就玩个痛快吧!”


朋友给松川带来的好处,除了让他变得开朗之外,就是让他建立起了自己的“人脉”和“信息渠道”,大家在一起聊聊,能知道很多事情。松川参加的那个设计大赛,就是通过朋友才知道的,乃至后来跳槽到那家著名的广告公司,也是通过朋友的引荐。松川说:“像我们这个年纪,再像刚毕业的大学生那样满世界发简历求职,根本就不会有结果,只能靠朋友,因为只有朋友了解你的能力怎么样为人怎么样,有个人引荐一下,和你冒冒失失跑去求职,区别大了去了!”朋友带来的这许多好处,是怡真也没想到的。


至于松川的事业,怡真说设计这一行我还真不懂,也帮不了他什么忙,我只是有一条:凡事多鼓励。比如那个设计大赛,他设计了几稿,没有特别出彩的,就没信心了,说:“算了,别瞎耽误工夫了!”我就在一边使劲撺掇:“试试呗,又不用咱花钱,获奖了当然好,如果不获奖反正也没人知道,不丢人。结果一试就得了个金奖,这还得说明他有这个实力。”


后来他现在的这家公司想挖他,他当时也挺犹豫的,因为都传说那家公司竞争激烈,个顶个都是业内高手,他担心自己不行,我也是鼓励他去:“树挪死人挪活,别人做梦都想得到这个机会,你有这个机会为啥不去?去了你才知道你行不行,如果不行,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咱再重新找工作,再说我的收入也不错,独立支撑家里的开销,坚持个一年半载也没什么问题,你还有什么可顾虑的?他听我这么一分析,觉得有道理,就去了。”


刚去新公司那阵子,他各方面都在调整和适应当中,忙得焦头烂额,我看他那么辛苦,帮不上忙,所能做的也就是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好,学会自己和自己玩,自己去逛街,自己去看电影,不用成天黏着他让他陪我,不抱怨他冷落了我,他后院平安,就可以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我能为他做的也就是这样了。



至于那一次被许多人传得神乎其神的“死里逃生”,怡真更是觉得可笑:“说得好像我能预知生死似的,其实那天我是考虑到,松川没日没夜工作了三天,太累了,虽然我也想让他回来过节,但还是觉得让他休息一下比较重要,所以建议他当天晚上不用赶回来,在酒店住上一晚,第二天神清气爽从从容容地回来不是更好吗?谁知道,这却让他逃过了一劫。”


怡真的一番话,让几个女人都没了声音,旺夫就这么简单?可不就是这么简单么!


做一个独立的体贴的大度的通情达理的妻子,给予丈夫信任、鼓励和支持,而不是一味的挑剔和指责——也就是这些,而这些,只要你想做,都可以做到的不是吗?


怡真说:“如果这就能旺夫的话,那么,每个女人都可做旺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