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economics > 中欧商业评论-案例 >

Minerva:拆掉“常春藤”|中欧商业评论

author:zhoulujun@live.cn    hits:

取消教室、足球场和实验室,Minerva极大地降低了运营成本,极有可能成为教育产业里的一匹黑马。

      仔细想想,少有什么行业能比教育更传统和悠久。学生们坐在屋子里,老师在讲台上授课的形式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大学寝室、教室、健身房等硬件设施的出现大约也有百年;业内最昂贵的资产——终身教职教授是不能被炒鱿鱼的;而学费以及运营成本的上涨已经跑过了通货膨胀速度的好几倍。


     当你对美国的著名高等学府心怀敬畏与向往的时候,已经有人看不惯这种“缺乏想象力”的“不可持续”的教育模式。“哈佛是这个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品牌,而我们的目标就是取代它。如果哈佛成为全球第二有价值的品牌,我们一定会十分开心。”说这句话的,是一个名叫本·尼尔森(Ben Nelson)的美国人。


     2012年,尼尔森创办了一个名为Minerva Project的本科教育机构,它与世界上的任何大学都不相似,却有着十足的“硅谷基因”。2012年4月,Minerva获得Benchmark Capital的2500万美元种子投资——被称为“有史以来硅谷风投最大的一笔种子期投资”;2014年10月,它接受了来自Benchmark Capital、TAL(好未来)教育集团、涌金集团和真格基金共7000万美元的B轮投资。


      就像沃尔玛取代了小型连锁店,亚马逊摧毁了线下连锁书店那样,哈佛大学是否会受到来自Minerva这样新型高等教育模式的冲击?尼尔森信心十足:“我找不到比Minerva更具颠覆性的案例了。”

沉浸式体验+线上学习
4年里,学生们将在7个城市体验不同文化,与此同时,所有的课程将在线上完成。

      自最古老的高等学府之一牛津大学成立以来,大学就试图在一个地点将所有知识打包教授给学生,然而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任何物理障碍都不复存在。


      在Minerva,几乎没有任何的基础设施——唯一的一间宿舍位于旧金山。它没有教室,没有授课制,也没有美国大学生最爱的橄榄球队;所有的“课程”都是由教授以研讨会的形式通过在线平台完成的;学生们会在旧金山度过第一年,而之后的3年,他们将在全球6大城市:布宜诺斯艾利斯、柏林、首尔、班加罗尔、伦敦和伊斯坦布尔游历并完成6个学期的课程。


     “与其将他们关在象牙塔里与世隔绝,我们更希望学生可以在世界上文化、政治和经济最为活跃的城市生活和体验。”尼尔森说。他解释,在各个城市,学生将参与到各种与课程相关的实践活动,有机会接触许多当地机构和个人,了解该城市的方方面面——比如在旧金山,学生会在工程师的陪同下探究金门大桥和海湾大桥,参访Twitter总部等等。当他们初次来到一个新地方,就不得不开启“幸存者”模式,与周围的环境互动。除了一张简单的床和一个厨房,Minerva几乎不提供任何额外设施,以此来鼓励学生们熟悉当地超市、餐厅,加入健身房,结交新的朋友——完完全全地沉浸在当地文化中。在尼尔森看来,一个全面的领导者、思想者和实践者需要欣赏、融入和学习真实世界的复杂性,这是有着条条框框的大学校园无法提供的,而Minerva的目标是未来能够在20多个城市开设“分校”供学生选择。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样的“校园”缺少丰富的学习资源,也没有一所大学应有的气氛,对此,Minerva大学亚太区执行总裁罗凯(Kenn Ross)解释:“对于我们来说,这些国际大都市本身就有诸多可利用的资源,比如都有一流的图书馆,至于实验室,我们会与当地高校、研究所或公司的实验室合作,为学生提供实验场所。在这个行业,已经有太多的钱花在了没有太多关系的地方——比如奢侈的校园、体育设施等,而对实际的教育却关注太少。”现在,尼尔森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几大城市找到合作伙伴和行业精英,为学生整合更多资源。


       获得沉浸式体验的同时,学生们又如何获得知识?Minerva充分利用了在线平台,学生可以不受地域限制地参加线上研讨会,与教授和同学互动。不仅年轻人对这样的方式青睐有加,许多教授也认为互联网教学要比传统方式有效得多。


     “有了计算机和互联网,你能做到许多在传统教室里很难实现的事情。”Minerva大学的创始院长、著名心理学家斯蒂芬·科斯林(Stephen Kosslyn)教授这样认为,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前哈佛大学院长,“在线上,我们收集了学生的大量数据并以此形成了一个反馈机制,这样学生就会知道自己的表现如何。”


     Minerva的每个线上课程都采用了“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的形式——上课之前,学生们就需要完成大量的相关阅读和视频学习,然后再与教授和其他十几位同学进行实时讨论。这样做的目的是将被动学习改变为主动学习的过程。每周,每门课的线上讨论时间为4小时,而每个学生在整堂课的参与度要达到75%。据科斯林介绍,学生平均一周要花至少60个小时在学习上,并不比传统形式的大学要轻松,而期末分数也不是通过考试或论文获得的——教授会记录并分析学生参与研讨会的表现,以便判断他们是否真正已经学会了关键概念和思维方式。


     虽然看上去这种授课形式与许多风靡全球的MOOC(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比如Coursera、Udacity和Edx类似,但Minerva根本不是一家MOOC供应商——它的课程规模既不庞大(每门课只有20名左右学生),又不开放(大学有着严格的录取标准),更不仅限于线上。

……

(本篇全文发表于《中欧商业评论》2015年9月号。订购热线:021—28905977

转载本站文章《Minerva:拆掉“常春藤”|中欧商业评论》, 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oulujun.cn/html/res/money/BusinessReview/2016_0218_7084.html